正告充當中共文字打手的蒙特利爾《華僑時報》
 
2006-9-9
 
【人民報消息】今年八月十八日,蒙特利爾《華僑時報》發表了誹謗法輪功的所謂的“正義特刊”,多達三十二版,同時在加拿大各大城市免費發行。

作為《華僑時報》社長親自赤膊上陣,在好象被中國人民的鮮血染紅的首頁上發表文章。言辭激烈,無根無據的一通喊,似乎其天生就是“正義”。可那以“種善因得善果”為大標題的頭版上一句善意的言辭都沒有。從第一句話開始,通篇都是對法輪功師父和修煉者的侮辱謾罵,有辱作為一個報社社長和讀書人的形象。

從“正義”特刊上,看不出有絲毫中華傳統文化定義的“正義”的影子,卻讓人看到辦報人連最基本的氣功以及人類幾千年傳統的修煉文化的常識都沒有。

從古到今,修煉界都把小腹視為煉功很重要的部位,丹田就在這個地方,少年兒童都明白運氣也好、結丹也好、能量聚集也好,只要是和氣功修煉有關的事,往往會和丹田聯繫在一起。可周社長卻欺騙讀者說法輪功師父講“法輪在人的胃部旋轉”。胃在哪?上腹啊!如果周社長不承認不懂生理衛生知識,那我們只好說一個根本不了解氣功或法輪功最基本知識的人怎麼有權評價和批評它呢?

不懂基本修煉常識,不知道從哪裏聽到“白日飛仙”“開天眼”等名詞,沒等到弄清楚是怎麼回事,就急忙把它們放在第一段用來謾罵法輪功的創始人。“開天眼”不是法輪功的說法,《轉法輪》中講的是“天目”,也就是現代科學所研究的“第三只眼”。“白日飛仙”也不是法輪功的話,中國古代史書上、和道家修煉書籍上倒是有“白日飛升”,而且是記載頗多的一種客觀現象。

法輪功師父講解過古書中和其它修煉形式裏提到的“天目”、“白日飛升”的原因,因為很多法輪功學員在修煉法輪功前就曾練過很多功法,或研究過佛道修煉的書籍,他們在剛走入法輪功的時候所具備的修煉知識就比周社長現在的不知多多少,很多人以前也對這些知識有所體會和認識,同時也想進一步了解這些事的原因,所以法輪功師父才對當時聽課的這些氣功愛好者講到這些,因為法輪功師父的講解令學員們非常信服,所以後來才有這麼多人修煉了法輪功。在氣功修煉的知識上周社長像是自信的在以自己幼兒園的水平攻擊愛因斯坦的相對論是邪說。

“特刊”很熱衷談“圓滿”。在法輪功修煉中的圓滿是什麼?圓滿了的人即已“修成無私無我,先他後我的正覺,”(《佛性無漏》),在早期學習班上有學員提問“什麼是圓滿?”法輪功師父回答就是心裏沒有自己了,完全為別人活著了,到達這個境界就是圓滿。法輪功學員們用真善忍要求自己努力做一個關心他人、為別人著想的人。法輪功師父時常告誡學員修煉就在心性上下功夫,好好提高自己的道德品質,社會上多一些這樣的人有什麼不好呢?

一個人要是能達到這樣的境界,當然就是佛家所講的覺者(古印度語佛陀)──通過修煉覺悟了的人;道家所講的真人──返本歸真的人。至於這麼好的人將生活在什麼境界中,是在修煉結束後才會達到那一步。你可以不相信,我可以相信,那是個人的自由,卻沒有人有權力反對別人做好人而且相信這個境界。就和基督徒相信天國,和尚相信“彼岸”,相信這些狀態沒有錯吧?

人會因為沒見過天國、沒有看到基督徒在你面前表演變成天使,而謾罵耶穌和基督徒嗎?人會因為沒見過“彼岸”、沒有看到佛教徒在面前表演變成佛陀,就笑話為此而天天打坐的古籍的古代聖賢是“騙子” 嗎?為什麼“特刊”要為“圓滿”“白日飛升”等名詞攻擊法輪功師父和法輪功修煉者?“特刊”與中共惡意中傷如出一轍,把“圓滿”蓄意說成是“自殺”,“殺人”即可“圓滿”,可見辦報人用心險惡。周社長真的這麼沒有教養嗎?是誰教唆這樣做的?看來甘願充當中共的迫害打手才是真。

篇幅有限,不想一一列舉那幾千項各國政府頒發給李洪志先生的獎,也不想一一描述各國對各地法輪功學員個人和團體的表彰,大家都知道在加拿大,現任總理哈柏大選獲勝後不久就在法輪功學員義工為主的新唐人電視臺上向華人祝賀新年,前總督伍冰之在任的時候、現任總理哈柏在世界法輪大法日都給法輪功學員發過賀信,周社長所謂“西方社會心存疑慮”從何談起呢?

修煉法輪功有益健康,是被億萬修煉者所證實的事實,而且還使家人受益。與出家人不同,法輪功修煉者並沒有放棄家庭,斷絕親情。法輪功所講的“放棄對親情的執著”反而要對家人,對朋友更好,對所有的人都好,說的是“孝敬父母、管教孩子都是應該的,在各種環境中都得對別人好,與人為善,何況你的親人。對誰也一樣,對父母、對兒女都好,處處考慮別人,這個心就不是自私的了,都是慈善之心,是慈悲。”(《轉法輪》)

在社會中大家都見過有人因為和父母的感情不好而不願為他們養老送終;因為愛人的拋棄而尋死覓活;因為朋友的忘恩負義而心存報復。然而無數瀕臨破碎的家庭因為一方或雙方修煉了法輪功,修煉者不再計較以前的恩怨、不在要求對方對自己好而是主動善待對方而使家庭和睦。可是在最近7年中,中共的迫害卻直接或間接造成了無數法輪功修煉者的家庭破碎。有些勞教所的警察為了完成中共的指標,逼迫法輪功學員在洗腦書上簽字,還脅迫不煉功的親屬和法輪功學員離婚以施加轉化壓力。

法輪功師父要發財可太容易了,每個弟子給1元人民幣,就是一千萬美金!但法輪功師父卻沒要過錢。這樣的師父能不令人尊敬嗎?

跟著這樣的師父修煉的弟子們也都默默地努力在社會上工作,用勞動所得支持自己生活的同時,還在為別人的未來負責,化解中共的宣傳在社會上造成的仇恨和不和諧因素,用自己省吃儉用的錢年復一年的講真相。這些修煉者不可敬嗎?

當年為請釋迦牟尼講法,有人鋪金遍地買下竹林精舍供奉釋迦牟尼,佛陀的信徒們出家不再為社會工作,靠化緣(要飯)為生。釋迦牟尼要求出家人剃度,斷絕與世俗間的往來,他自己也舍下了妻兒。佛教徒有他們的精神追求,這種做法是無可非議的。

如果周社長在2500年前辦報紙,是否會攻擊當今釋教的始祖,說尊者斂財,製造乞丐,破壞家庭,不利社會安定團結呢?法輪功今天的表現又有哪點能讓周社長這麼大打出手呢?

還要提醒周社長,華僑時報被起訴的案子有一些波折,現在還在上訴和審理過程中,引用一個沒有最後定案的法律文件,對你這篇結論性的文章是不合時宜的。

三十二頁的報紙,對法輪功學員在中國大陸7年迫害中無數的被迫害致傷、致殘、致死的血案只字不提,即使拋開中共和法輪功的對錯不談,中共指使警察把人打成這樣對嗎?為真兇掩蓋罪惡的“正義特刊”正義何在?

“特刊”很顯然配合中共對海外輸出仇恨、為迫害法輪功搞宣傳有目共睹。文中特別強調特刊用的都是海外的事,但誰都能看出來蒙特利爾的《華僑時報》社長周錦興與中共唱的根本就是同一首歌!

此特刊與中共的惡毒攻擊如出一轍,這難道是巧合嗎?卻發現這不過是給中共使領館當個走卒把仇恨輸出到加拿大。看來我們很有必要把這份周刊送到皇家騎警那裏,和中共迫害法輪功的官員名單一起備案。

這份“特刊”的發刊辭最後一段鼓動性的話語,令人不禁想起了芙蓉鎮裏王秋赦的呼喊:“運動嘍!”,而且還獅子大開口,以印這種荒唐大字報為由,向讀者斂錢!

此“特刊”不過是在中共摘取活體法輪功學員器官震驚國際社會並受到難以承受的壓力的時候無力的用重覆謊言來回應。在天滅中共的歷史關頭,華僑時報積極主動地充當中共文字打手,等待它的將是什麼呢?

(明慧網二零零六年九月九日)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