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收看:原东航机长在美寻庇护(3)(多图)
 
2006-8-16
 



8月11日晚,总部位于纽约曼哈顿的新唐人电视台的热点互动热线直播节目邀请东航机长袁胜,就他在美寻求庇护这一突发事件,与观众互动。人权律师叶宁(左三)和新唐人时事评论员李天笑博士(右一)应邀到节目现场。

【人民报消息】(新唐人热点互动采访报导)

联结收看

主持人:我们再接一下大陆打过来的电话,大陆的王先生请讲。

王先生:袁先生,你是很幸福,我们还在里面关着,所以你在外面一定多多把我们这边的情况讲出来,谢谢。

主持人:谢谢王先生。那我想再问一下袁先生,您听到刚才几位,尤其是从大陆打来的王先生,他的话好像是非常意味深长的感觉,能不能讲一下他所说的话,他所想表达什么样的意思呢?

袁胜:大陆其实有很多像我这样的人,他们是没有我这样的条件和机会,有的可能出来的欲望比我还要强烈,他们都向往自由,因为在那里就好像铁筒似的强迫关押下,还有在那种统治下,他们活着都非常忍气吞声,都想到自由的空气中来,所以他们都想出来,但是中共政权管的特别严。

他们没办法,也释放不出来他们那种能量,心里那种无可奈何,他们看到我出来,我有这种条件和机会,他们心里觉得我是比较幸运的。

主持人:那您觉得您出来之后能为这些人做什么呢?


主持人安娜。(人民报)
袁胜:我出来以后,应该多为他们考虑一下,然后让人们了解更多的真相,这样才能尽快结束国内的迫害,不能获得自由的人早日获得自由,我会尽力去做。

主持人:我想问一下叶宁律师,下面是李博士。刚才这位大陆观众今天打了电话就是让人很深思,我想问您一下就是您听到他所说的之后,您有什么样的感受?

叶宁:我觉得这是集权统治的特有现象,而且这种现象往往是极权统治灭亡前夕出现的特有现象。我们看到有非常多的情况,是人民用脚来选举他的政府,这种情况,曾经发生在苏俄东欧当中,在东欧首先开始于东柏林,最后最明显的是罗马尼亚。

在罗马尼亚的齐奥塞斯库这个极权统治集团倒台的前夜。当时世界体奥林匹克体操运动员科马内奇叛逃、投奔自由,接下来就是更有趣了,齐奥塞斯库的家属,向西方投奔自由,请求政治庇护。

那么这种事情是履见不鲜的,我们看到在前苏联,斯大林的女儿斯维特兰娜,也向西方政府要求政治庇护,这种行为是应该予以鼓励的。

西方国家在创制政治庇护这样一种制度的时候,从法国大革命开始,它就包含一种鼓励人民,就是说被压迫的人民投奔自由,这样一种法律思想。

那么这个情况,为什么我认为袁先先的这个行动,是符合《大纪元时报》发动的《九评》和“退党”的这个浪潮,因为这个《九评》也好,退党的这个浪潮也好,它都是一个和平的、合作的态度,号召人民用脚来选举,对中国共产党这个极权统制,投下这个一票。

那么当所有的人民,特别是像袁先生这样的优秀的人才,都用脚来选举共产党的时候,那么共产党丧钟就敲向了,一场和平的、不流血的、天鹅绒式的革命,就是以这样的方式展开的,这样的一场革命,对中华民族和对整个和平自由的人类,具有至关重要的作用,它是有战略意义的。

主持人:我们又有一位大陆的观众朋友来电话,是中国大陆的刘先生,刘先生请讲。

刘先生:我是中国上海的。我非常高兴,我给你们打过电话,上次也是你和李博士主持的节目,我要对袁机长解脱大陆的统治,表示祝贺。我以前也在航空公司工作过,所以袁机长应该还是幸运的,还是非常幸运的。

因为在中共这个制度下,有很多受欺骗的民众,是没有这个机会,包括我在内。我是个基督徒,又是国民党的后代,因此受到中共的迫害的。但是呢,我会做出我自己的努力,我现在能做的就是把《新唐人电视台》、《美国之音》的网址,把这个网址提供给更多的中国民众,让更多的中国民众,也看到真实的外部世界。


原东航机长袁胜。(人民报)
所以说如果哪一天我不能给《新唐人电视台》打电话了,可能我就是遭到了中共的迫害,我就希望你们《新唐人电视》为我呼吁,我是上海的刘先生。

我认为中共这样的打压是不得人心,肯定是不得人心;不得人心的政党,肯定是迟早会垮台的。最后我希望,袁机长保重身体,我现在只想说你已经离开中共的高压统治,你现在已经到了这片自由的国土了。

主持人:谢谢刘先生,你刚才提到了,希望《新唐人》为你呼吁,我们《新唐人》所有员工,一直在努力的做这件事,希望把我们中国人真正内心的声音表达出来,让更多的人都知道,真实发生在世界上的各种情况。

我们现在还有几位观众朋友在线上,我们在接一位纽约的CINDY女士,CINDY请讲。

CINDY:我想恭禧袁先生,中共是过街老鼠人人喊打的,所以你不要理会这个事情。我希望大家都要关心他的家人,希望能够帮助他的家人,过得安全一点,也可能让他们出来团聚,其它没什么。

主持人:谢谢CINDY,那我们现在再接下一位观众朋友,下一位是休斯顿的魏先生,魏先生您请讲。

魏先生:我首先说一下,对袁先生的勇气,表示敬意。共产党今后还会到你家里,去做那个让你回家的工作,所以你要有思想准备。

因为你一踏上它的土地,它想怎么做就怎么做,你们那个单位的领导,其实说白了,他也顾不了你,可能就是上级领导叫他这么说,他也没办法,然后就来做你这个工作,你一回去,他能说什么,他也管不了。

所以说,就是思想一定要有比较清楚的想法,不要被他们那种花言巧语,这是共产党的一套,它们的功夫在这方面很深的。

另外一点我要想提醒一下,从现在起它们可能会在国内,拼命向你泼污水,比如说阶级犯罪,或是什么名堂啊,不能在国内待下去,跑到国外去啊。


人权律师叶宁。(人民报)
所以你也不要太被动,它们这种宣传,你要想办法出来说明,让大家都知道,它们是一个什么东西。所以我再想提醒一下,就是说也不要太被动,还是要主动,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我就想提这些建议,假如你有什么朋友,你要尽量跟他们聊一聊,假如有机会和你交往的圈子。

主持人:好!谢谢,那我们谢谢这位休斯顿的魏先生。刚刚这位魏先生提到了一个很有意思的问题,他谈到说可能会泼污水,那说到这个,我想起来有两个例子。

一个例子就是我曾经采访过一位严正学先生,他原来是北京艺术村的村长,因为他的一些行为,比如说他做一些画展,揭露社会的一些阴暗面,所以就被当局盯上了。

他最后被以什么样的方式被起诉?就是说他偷自行车,然后被劳教了两年,后来他就觉得说你们怎么下流到用这种的名义来搞我,后来警察说,你就谢天谢地吧!说我们有三招,第一招就是这个,这是最便宜你的,第二招是什么,就是我们要找一个女的,做为记者去采访你,然后最后就说你做了什么什么,然后你就百口莫辩。第三招就是你用公用汽车的时候,往你包里放,不用多放,就放50克的白粉就够了,说比你现在要重很多。

那我想问您们几位,就是说,也为袁先生做一个参考吧!你觉得下一步,中共方面它有可能做出什么样的事情呢?

叶宁:我想从中共以前对政治的意识型态、宗教或民运人士所做的种种泼污水的行为,就能够看出中共的这种诡计。

不过实际上,就是说中共的倒台需要两方面,一方面就是说要支持民主、支持自由的这一方面的推动,就像《大纪元时报》、《新唐人电视台》所作的这种史无前例的创举,袁先生今天也做了。

另外一方面的配合还需要中共方面的这些蠢货,像机场上的那个小青年,就是这么一个蠢货实际上是给中共帮了一个倒忙。

我觉得要促成中共这个政权的倒台,这两方面的努力都是需要的。一方面支持民主和自由人士的推动,另外一方面,还需要中共阵营里面这些蠢货、笨蛋、傻白痴们起来给中共这个政权帮倒忙。虽然他们的出发点可能是替中共帮忙,但是最后等中共醒过来的时候,会赏他们一嘴牛粪。

主持人:那我们现在看到在海外的媒体上已经有一种说法说:他是因为腐败。但是他的同事说他怎么可能去贪污腐败?他没那个条件。那我想请问一下李博士,您认为下一歨中共有可能会做什么?


新唐人时事评论员李天笑博士。(人民报)
李天笑:我估计可能会有两种手段会耍出来:一种就是叫做政治化的问题非政治化解决,就是利用这种流氓的、泼污水、诬陷的方式,这是非常常见的,比方说用女色、或是经济问题、或者甚至是一些其它方面的一些问题,把原来你是因为退党的问题它们要把你抓回去,现在它们用非政治的东西来套他的帽子,这是一种可能。

这个就是刚才讲的严正学,在其他的自由知识份子方面还有很多,比方说刘水,甚至原来的刘晓波先生,他是因为登记结婚没有登记上,结果判他非法同居三年;还有那个赵昕也是说他出入娱乐场所被那个殴打,最后也将他泼污水,这是一种方式。

另外一种就是说非政治化的问题把他政治化。这个也是中共经常用,而且是长期用的手段,比方说在文化大革命之前,就用反革命罪,现在是用改善了叫做“颠覆国家政权罪”、“泄漏国家机密罪”等等。

这个就可以完全扣在跟政治完全没有关系的问题上,比方说宗教信仰的问题,还有一些社会问题,比方说老百姓的上访,要求自己的权益问题,它可以把它打成说是危害国家利益。袁先生的案子它完全可以采用这样的方式。

中共这个流氓政权,它的性质,我觉得是什么花招都会耍出来。

主持人:那我们现在先接一位中国大陆的孙先生的电话,孙先生您请讲。

孙先生:您好,我现在正在网上断断续续的看着你们这个直拨,我对于他的勇敢跟向往自由的精神,感觉到敬佩和羡慕。希望他不会听一些大陆的谣言或是鼓动让他有动摇之心,千万不能有这种动摇之心。那么另外一个呢,希望他能把中国最基层的老百姓的痛苦多说一些,让世界都知道中国老百姓处在什么样的生活当中。

主持人:谢谢孙先生,那我们再接下一位,下一位是波士顿的毕先生,波士顿毕先生您请讲。

李先生:您好,我姓毕,是从波士顿打电话来。是这样的,今天我们本地的《世界日报》头版,登了一则关于袁先生投奔自由的事情,他里头就是根本不提《九评》、退党这一类的东西,他基本上就暗示有什么经济问题或是有什么其它的问题。

我就想知道袁先生是不是有计划要求《世界日报》要道歉,或是要求要保留追诉权?就是说这个媒体很明显的做出这种评论式的报导,根本还搞不清楚它就评论了,而且好像有些话根本不是袁先生说的,是其他人说的就套在他身上讲。我想知道这一点,谢谢。

主持人:谢谢毕先生,那请问一下袁先生您有没有这个打算去起诉《世界日报》对您所进行的不实报导?

袁先生:有可能,因为我刚来对美国的法律也不是很清楚。

主持人:我想叶律师有可能帮助你。

袁先生:对,现在正好有叶律师在,到时候我谘询一下叶律师。因为当时我来的第一天嘛,有四个《世界日报》的记者想来采访,当时没同意他们。

我后来听到一些关于他们第二天对我的不实报导,这好多都是不真实的,而且今天也碰到《世界日报》的记者,后来我跟他说这件事情,他也想了解一下他们的同事,因为这样对一个自由社会、对大众都是不负责任的。

主持人:谢谢。那我们现在接下一位洛杉矶的张先生的电话,张先生您请讲。

张先生:您好,我想给袁先生讲句话。我衷心希望你可以静下心来在这里长久的生活,并且有一个计划也去学校读书,也锻炼身体、炼你的功,这样就够啦!也不要太过于在意哪里迫害你,这里怎么支持你,这么一些比较好,谢谢。

主持人:谢谢张先生,说到这我觉得就是很有意思的现象,刚才这位观众朋友也谈到,就是袁先生说他还没有接受这个《世界日报》记者采访,《世界日报》就说袁先生说什么什么,那为什么会有这种现象发生?在美国这都是违法的。

李天笑:当然我想《世界日报》在很大程度上在金钱方面它被中共渗透的也是很厉害的。所以我觉得在这个报导方面是很偏向中共这方面的。

比方说我知道中共的领馆跟《世界日报》有联系。所以在这方面对于袁先生来说,被他们无名采取这样的暗示的手法来进行污衊,我觉得保留控诉的权利,在法律上对于自己应有的权利应该进行捍卫,我想是应该这样。

主持人:那再说到袁先生现在所发生的这一切事情就是因为他讲了《九评共产党》还有“退党”的事情。现在在《大纪元》网站查了一下,已经有超过一千两百四十四万的人退出共产党、共青团和少先队,还包括红卫兵、红小兵。

现在还有很多人不敢相信退党人数的真实性,包括民运人士他是非常的反对共产党,他也不相信,但是我今天看到章天亮先生刚刚发表的一篇文章,他说:中共对袁胜事件的反应,进一歨在舆论和公众面前,将退党大潮真实化了。问一下叶律师您怎么看他的说法?

叶宁:因为中共和1949年建政时期相比,处理各种问题的时候已经学得圆滑多了,因为中共如果像当年抓阶级斗争一样,主动出击什么都要管的话,中共是不堪重负、管不过来,因为它现在面对的敌人太多。

而中共现在它采取的是有选择性的重点打击的方式,那中共之所以对《九评》和退党,对这个事情能够暴跳如雷,从中共这种本能的反应当中,我们可以看到《九评》和随之而来发起的“退党运动”确实是触到了中共的痛脚、打到了中共的七寸,从这里反映出退党也威胁到了中共统治的生死存亡问题。

主持人:我们的节目时间即将结束了,还不到一分钟,那我想请袁先生藉这机会向您的同事、您的朋友、领导还有家人说两句话。

袁胜:非常感谢大家打电话来支持我,和谅解我的朋友,各地朋友都有,谢谢你们的支持。另外我祝那些和我在一起的同事,祝你们幸福,不要再受到迫害。祝我的家人和我的亲人朋友也不要在中共的强压下遭到迫害,希望他们都平安,谢谢。

主持人:也祝您好运,感谢三位参加我们今天的节目。非常抱歉今天有很多的观众朋友在线上,但是我们因为时间的关系没有来得及接你们的电话,那希望你们继续关注我们其它的节目,我们也会继续跟踪报导关于袁胜先生的最新内容。感谢您的收看,下次节目再见。

(据新唐人电视台《热点互动》节目录音整理 2006/8/15 11:50 PM)

 
分享: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励和支持。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PayPal在线支付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