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智晟:亲人危难之际 特务恶行紧逼
 
──2006年8月12日绝食日志
 
2006-8-13
 
【人民报消息】只因将中共反动势力残酷镇压法轮功信仰者的血腥事实,以公开信的方式呼吁中共领袖胡锦涛、温家宝正视并制止这种惊骇天地的暴行,我和我的家庭遭致迄今时达 259天的、在中共中央政法委、公安部、安全部、司法部主导下的非法打压。其中,中国公安系统操纵下的、针对我及我一家的不间断的跟踪、监视、骚扰、恐吓、围困等一切非法及远离文明的手段无不用尽其极。尤以最近几十天来中共公安、特务针对我一家的野蛮恶行已至无处不在、无所不为的地步。

7月30日夜,中共特务在我的家门口、在我的亲人面前施暴,险些夺我性命。而这是在十几天的时间里我所遭遇的第三次暴力殴打。8月4日,带着浑身的伤痛,我赶到了山东东营市姐姐家里,此时的姐夫已至生命的最后阶段。

昨天下楼去医院,发现车上贴了一张纸条,特务们又要耍蛮作恶了。他们以27号楼(姐姐家所在的楼)全体居民的名义,勒令我尽快的离开这里,“否则”的后面是三个惊叹号。楼下的居民告诉我的大外甥说:“他们(指特务)在你舅舅的车上贴了张纸条,不知要干什么?”姐夫生命的最后阶段,中共特务们向我发出了这种有悖人性的威胁!

今天,特务们又假社区负责人之名告知我,不允许我的车停留在楼下,而特务的车和其他居民的车就都停在楼下。

我自幼丧父,家境贫穷程度难以词说。大哥在我们的成长过程中所起的作用令我们没齿难忘。对大哥一家予力所能及的帮助成了我们在任何情形下都不敢忘怀的心愿!我一家兄弟姊妹相互关爱之情是在当地令人钦羡的美谈!

中共反动势力非法停止了我的律师执业权利后,我丧失了像过去那样在经济方面帮助大哥一家的条件!最近,我出钱在紧邻熊猫环岛的大型购物中心“爱家”地下一层为大哥的两个孩子买了两个卖菜的摊位。为了实现这一目地,耿和奔走了近一个月。我们满足了业主的所有条件,为了防止中共特务捣乱,在这两个摊位直至交由大哥的两个孩子经营十几天后,由于大侄子有病,我才去看了一次!不出所料,中共特务的不光彩行径也据此开始!我去过的当天下午,在那里当保安的小侄子即被赶走,我们忍下了这口恶气!他和他的哥哥一起去卖菜。8月10日,6名穿制服的警察走进了摊位管理办公室,不几分钟,管理办公室人员来找我的侄子说:“公安部来人下了命令,你们的两个摊位必须强行收回,不准你们在北京卖菜。”更荒唐的是,因收留我四弟的儿子学习理发技术,而遭致北京市公安局竟20名警察非法拘禁、非法盘问了十几个小时的黄老板在那里经营两个摊位的侄子也同时收到同样的命令,几个孩子哭作一团。

耿和前日显然是气愤至极,她在电话中的原话是:“我们不能再忍了。对公安部步步紧逼的无耻恶行我们是一忍再忍,我们用血汗钱养活着这群畜生,他们整日就用这种见不得人的下流手段来伤害我们。孩子们靠卖菜为生,已经是这个社会上伏贴到地皮上养家糊口的人,这些畜生还是不放过他们!这次我豁出去要和他们抗争到底!”对她的愤怒,流着眼泪的姐姐叹息道:“即便是犯罪,也不能这样株连九族!为什么非要把人往死里逼呢?”

把人往死里逼的还远不止以上。8月6日,我来到姐姐家的第三天,我赶到河口去看望在那里的油田上班的两个外甥女。当天晚上,住在大外甥女家里,人还未坐稳,家里的电话即被掐断。更荒唐的是,当天晚上,家里做饭的燃气被停,家里实在无法做饭。经多方考虑,我对此对外保持了沉默。8日上午,两个外甥女又分别打电话给他们的妈妈,都哭哭啼啼的说让舅舅再到她们那里去一次,孩子们的理由是说,看到自己的舅舅浑身是伤,尤其是看到舅舅身边不分昼夜的被二三十名不明身份的人包围着,感到舅舅随时都有可能被那些人给害死!说她们越想越怕,必须让舅舅再到她们那里住一夜,我大笑着答应了她们的要求。

8月8日下午,我在“鲁BZ0234”、“鲁E62396”、“鲁 GS5588”、“鲁EW1175”四辆特务轿车的“护送”下,再次赶赴至五十公里外的大外甥女家。车开到外甥女家楼下时发现,一辆车牌号被报纸蒙上的警车和前次在那里负责跟踪盯守我的“鲁EE2212”、“鲁EE3395”、“鲁EE3326(或62)”、“鲁E78082”五辆车已“恭候”在那里。这次特务对我的“关心”较上次比更加的“无微不至”。当天天气非常炎热,我们刚进家门打开空调,不到一分钟家里的电就被掐断!小外甥女的检查发现家里的电话信号也被掐断。下午五时,孩子们张罗着做饭时发现,家里的燃气也被停供,我们被迫举家外出吃饭!有意思的是,那里是油田企业,做饭用的燃气是由企业自己供给,从未出现过断气的情形。技术上必须断供整栋居民楼的燃气,才能达到断供我外甥女家的燃气的目地,如此一来,由我而被断燃气的消息在整栋居民楼、后又在整个小区传开,闹的楼下沸沸扬扬,许多居民整日好奇的等待在楼下,要一睹我这位“危险人物”的尊容。以至在9日下午,在我下楼准备离开时,楼的两头挤满了好奇的居民。我不忍心就这般离开,走过去停下来,他们迅速的围拢过来,在众特务的围观下,我和居民们进行了一段很有趣的对话后才离开!

中共公安系统,在公安部主导下,以令人难以理喻、难以历数的非法手段对我及我一家进行了历时八个月的、系统的、不间断的逼迫。其间,他们的不可理喻及野蛮手段无不用尽其极。但这八个多月来,我的揭露、批判始终停留在对该系统的个案、个体或某一群体的层面上。中共公安的头子们可能将之视为我对他们的惧怕,公然变本加厉,发展至跳将之前台,公然施以断我亲人活路的恶行,不仅对我个人施以数次暴力殴打,在我亲人生命的最后阶段,竟发展到断我亲人的家用电、电话和做饭用的燃气的地步。

中共公安系统的最近行径表明,我和我的亲人在这个世界上存在的本身,即使得他们如梗在喉、寝食难安。表明了公安部这次露骨的派出大群穿着制服的去非法阻止我亲人卖菜为生的恶行背后发力者已丧失了起码的理智。,在此,我再次呼吁他们的理智,不要把我的那些原本不问世事的亲人逼上绝路。要知道,将恶行做绝者,同时也是在堵绝自己的后路!

2006年8月12日 在中共黑帮围堵我全家的第259天于山东东营姐姐家中

(根据录音记录)

 
分享: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