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正处在历史时刻,一场巨变即将发生!(多图)
 
————汕尾屠杀促使体制内官员退党 学者讨论中国和平转型
 
2006-1-12
 
【人民报消息】超过七百万大陆人士冲破中共的重重封锁,通过大纪元宣布退出共产党组织。这预示着一场没有共产党的历史巨变即将到来。

过年好,你退党了吗?

以往人们在新年期间见面时,会互相说一些吉利的话,比如“新年快乐”、“恭喜发财”等,今年,可能某些地区会以“过年好,你退党了吗?”作为新年流行问候语。因为退了党的人都知道,退党能保命,退党能保平安。当上天清算共产党时,那些退了党、退了团和退了队的人,不用当中共的陪葬品了。平安,这是人最大的期望,“退党”成了一句吉利话。

2005年3月以来,中国大陆平均每天有2万多人通过封锁在大纪元网上发表声明,迄今已有超过710 万人宣布退出中共相关组织。据了解,还有很多没有条件突破封锁上网的中国大陆民众通过在各大街小巷、公交通要道、地铁站点、公共场所张贴各类三退声明的方式退出中共组织。

据中共610办公室主任、公安部副部长刘京今年在一份秘密文件中说:『仅从去年12月到今年5月底,我有关部门累计发现,境外有关《九评》的网站有248个,我阻断网民对相关《九评》网站的点击8000万次,阻断退党等电子邮件近3000万封……至于阻断的电话次数,现在大概难以计算……』在五月底以后,又有多少千万人给海外发来退党邮件?!

中共对外宣称的六千万党员还剩多少?

退党,这是以和平的方式解体中共。人心早已背离中共,中共挣扎不了几天。



2004年12月至今每月累积退党人数统计图。(大纪元)



2005年5月,哈尔滨市区的街道电线杆上的三退声明。



2005年3月20日夏清莲女士张贴在吉林地区的党报《江城日报》报廊的退党声明

《九评共产党》正凝聚着中国的正义力量,几十年来被中共迫害的信仰人士、知识份子、民运人士、下岗工人以及长期遭受不公待遇的农民等正通过各自的方式快速推广《九评》。

中国人权大律师高智晟公开宣布:“退出这个无仁、无义、无人性的邪党。这是我人生最自豪的一天。”高智晟的夫人也在大纪元网站发表退党声明。

辽宁著名学者郑怡春、安徽知名民运人士张林、南京作家杨天水等知识份子,无惧威胁和迫害,公开用真名宣布退党。

一位重庆大学的教师对高智晟说:“高律师,你的退党不应该一个人先退了,应该等等我们,其实有很多人暗地里都想联系到你,想联名和你一同退!”

据全球退党服务中心发言人高大维博士介绍,广东汕尾屠杀惨案发生后,有一大批体制内的官员表示对中共彻底绝望,打电话到海外要求退党。

一位中共地委书记说:“对于我们来讲,什么制度都不会给我们(特权阶层)这么多的优惠,什么制度都不会让我们(特权阶层)过得这样好,但是我们决不会死心塌地的跟着共产党。”

大陆社会矛盾的激化,中共政府和军队内的彻底腐败,早已使军心不稳。《九评共产党》深刻揭露了共产党的流氓本质以及血腥的杀人历史,使越来越多的现役和转业、退伍军人以各种形式的脱党与中共决裂,令中共完全无法控制。在中国大陆许多地区,企业军转干部、退伍军人正在组织集体退党,7月1日,来自河北、山西、辽宁、吉林、黑龙江的47位前中共军官在大纪元声明退党。

在天灭中共的天象之下,《九评共产党》使中国人看清了中共的邪恶本质,中国人的胆气壮起来了,从维权到退党,老百姓开始挺直腰板,对中共政权说:“不”。

可贵的读者们,你退党了吗?还没退的,赶快抓紧退了。

北京人退党居全国首位
  
据大纪元记者王珍综合报导,动态网统计数字显示,从2005年2月至2005年12月,在中国大陆31个省、市中,通过动态网退党人数,北京市名列第一,约占全国总数的10%;黑龙江、辽宁、山东、河北依次列第二至第五名,分别为7.4%、7.3%、6.4%、6.1%。
  
北京一位消息人士说,现在北京大部份单位党费收不上来,只能从工资中硬扣。
  
北京市政府一位离休的老局长看过《九评共产党》后就不参加中共的组织活动,也不交党费了。“保鲜”小组成员到他家来游说,老局长说:“我为党奋斗一生。可是文化大革命差一点把我整死,再看看现在你们这帮人把国家弄成什么样了,你不知道很多人都退党了嘛,还保什么鲜?”

在老百姓眼里,共产党已经成了腐败的代名词。对于当局强制性“保鲜”活动,北京国家机关事物管理局的一位干部说:“我根本就没把共产党当回事,我们自由讨论时,都在研究共产党还能执政多长时间。”早些时候,有朋友把退党500万传单和大纪元声明给她看,她对那位朋友说:“您帮我发个声明,我也退了。”
  
近年来和很多国营企业一样,北京首钢有不少职工被迫下岗和内退,大家怨声载道。 “保鲜”一开始,当官的不敢见这些职工党员,只是通知他们到工厂领本书、签个字就算“保鲜”合格。可是还是有好多党员不去领这本书。
  
到2005 年11月,厂方就硬性规定,凡是没领书的,每人从工资里扣200元。一位内退职工质问:“是不是要‘保鲜’哪,这共产党贪官把首钢搞成什么样了……,我们这些老钢铁工人,不到50岁就一脚踢出去,每个月给几百元钱,还美其名曰内退。知道吗,现在已经有600万人退党了!‘保鲜’有什么用?”

“不能等着当陪葬品”

不只是体制外的民众要退党,体制内的官员更清楚中共已经烂到什么地步。很多人想的是如何办理“三退”,在中共被清算时,不要受牵连。

在东北吉林地区,一中共支部有50多名党员,支书领头不交党费。中共中央搞“保鲜”,各地设立“督导组”,专门负责督促各地保鲜运动。这个支书找到督导组负责人说:“你把我这个党员给我退了!”对方问:为什么?

该支书答:“你自己说,共产党员和干部都干些啥?共产党在百姓心里是个啥?都抽巴完蛋啦,再‘保鲜’也没有用啦。赶紧给我退了!”

督导组负责人:“不交党费就不交吧,不参加学习也可以,党员就别退啦。咱就不提退党要降工资、要降职的事啦,你手下还有50多号人,是不是得考虑影响啊?”书记反问:“啥影响?共产党不行了,别影响了我!”
  
还有基层官员说:“我在政府里大小是个官员,也亲眼看到贪污受贿、买官卖官、借裁员搜刮民脂民膏。我早知道共产党气数已尽了,这些官员都没有好下场。我也入过党,有退党保平安的好事快办理,把我家俩孩子的团队也退了,我不能等着陪葬去。”

部份民众用真名退党

十几年前,人们欣喜地目睹了苏联及东欧民众觉醒,貌似强大的共产党阵营几个月内土崩瓦解的过程,此后共产政权只剩下中共、朝鲜、古巴等几个不成气候的小政权。

如今中共的解体怎能不全球瞩目?就像当年没有多少人预见到苏联及东欧共产党迅台,西方社会对当今中国大陆退党引发的巨变似乎也缺少敏感度。据分析,其中主要原因之一是他们对化名退党,也就是退党的真实情况仍在观察。

据全球退党服务中心发言人高大维博士介绍,过去数月里,各地退党服务中心陆续接到了部份大陆民众用真名真姓送出来的“三退”声明。在南方某省,一次就有140人用真名集体退出中共组织。

高大维说:“我们用化名帮他们发表声明的同时,在绝对安全的前提下,向一些民主国家的政府政要、国会议员、媒体,出示了这些来自中国社会各阶层、有据可查的退党名单和声明,以及张贴在中国城市乡村的退党声明照片和图片等,现在越来越多正义的国家、政府、媒体和民众开始重视和支持中国发生的“三退” 大潮。”

学者讨论中国和平转型

与此同时,部份专家开始讨论中国和平转型和“后共产党时代”的中国。美国华府学者、大纪元专栏作家章天亮撰文强调,《九评》和退党运动的意义远远不仅是解体中共而已。
  
他指出,《九评》与退党的建设意义在于:对于现状采取‘好的留下,坏的去掉’的态度。对每个共产党员的个体来说,留下他的人性,去掉他的党性。对于每一个党外人士来说,留下他的良知,去掉他的党文化的洗脑。对于这个国家来说,留下他的政府职能,去掉他‘党的领导’。“《九评》与退党,对于中国人、对于各级党员、对于整个国家进行剥离‘中共邪灵’附体的操作,这种剥离是无痛苦的剥离,是个有百利而无一害的过程。”
  
他认为,《九评》和退党所凝聚的正义力量也为中国的“后共产党时代”准备了过渡政府。因为退党的人是有良知、有理性、有眼光和有勇气的,中国未来的政府重任只能落在告别中共的先行者肩头。
  
章天亮指出,“后中共时代”的中国更需要其他“有志有德”的人参与公共生活的管理。退党人数达到700万,对于胡锦涛来说“神和人民给你的时间是有限的”,对于其他人,包括中共的各级党员、中国的知识份子、普通民众乃至希望在未来政府有所作为的人,所剩的时间何尝不是有限的呢?

北京律师高智晟相信,在不超过六年的时间里,“自由、民主、法治的社会制度必定会在中国建立”。

对于部份人士担忧没有共产党统治后,中国会怎样?全球退党服务中心发言人高大维博士反问,在中华五千年灿烂文明史上有多少个大唐雄风、康乾盛世,相比之下中共这只西来幽灵才在中原盘踞了几天?而当今世界上所有富强的国家,有哪一个是共产党的独裁暴政?

李家街宣传栏上的退团退队声明



2005年3月6日,大连市李家街宣传栏的退党声明



2005年3月6日,大连市市民观看李家街宣传栏的退党声明

2005年是中国人觉醒的一年,退党大潮是人类历史上最震撼人心的精神觉醒运动。希望每一个宣布退了党的人,把《九评》和退党的消息传播给每一个自己所爱的人,告诉每一个您认识的人。中共的解体瞬间即成。

 
分享: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