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找祖英當劉曉慶替身 小宋醉酒大說黃段子(多圖)
 
肖慶慶
 
2004-3-24
 
【人民報消息】廣西恭城瑤族自治縣2月21日舉辦了一個第二屆桂林恭城「桃花節」,為了轟動效應,請來了江核心的相好宋祖英出席開幕式演出,出場費數十萬元。這件事雖然大家都知道,但沒有泄露出去。

劉三姐怒斥「桃花節」


劉三姐扮演者黃婉秋
這事還是全國政協委員黃婉秋在政協十屆二次會議上披露的,她憤怒地質問:「難道有明星出現了,你們的經濟就會發達了嗎?老百姓就擁護你們了嗎?有這幾十萬元,為老百姓做點實事不好嗎?你要是做得好,還需要用這種事情來給自己添脂抹粉?」這也就是說把江澤民的二奶請來面子不小咧,當然他們不敢公布是花了大價錢。

黃婉秋因六十年代在電影《劉三姐》中飾演主角劉三姐而聞名全國,今天她能說出這一番話,真如同耿直的劉三姐再現。為什麼走調兒的宋祖英這麼火呢?當然和江澤民是分不開的,請來了宋祖英就等於是請來了「三個代表」。所以宋祖英走穴走得勤價碼給的高,全倚仗「三個代表」。不信,哪天「三個代表」倒臺了,看誰還請宋祖英!

新華網說請宋祖英是「劫貧濟富」


不倫不類的音樂劇花了幾百萬元
當新華社記者知道這事後,3月18日,以《「公款追星」影響壞 「劫貧濟富」危害大》為題報導了這件事,說當地政府「劫貧濟富」。「貧」當然指的是當地民眾,「富」 當然指的是江澤民的「代表」宋祖英。

時代是不一樣了,過去誰敢提和江澤民有瓜葛的事情啊,陳希同卡拉OK時跟江澤民爭宋祖英當歌伴都進了秦城監獄,更不要說擋了宋祖英的財路。誰心裡都明白,不歡迎「三個代表」的「代表」就是不歡迎「三個代表」,打狗還要看主人嘛,現在全國形勢還真有點微妙。

報導說,為請明星大腕前來捧場助興,舉辦方不惜「公款追星」,動輒「砸」進幾百萬、上千萬元。這個縣總人口28萬,這次邀請的幾位明星若按出場費60萬元計算,則全縣每人無償「濟」明星兩元錢。這點錢對大牌明星自然算不了什麼,但對當地仍不太富裕的農民來說,則是半瓶農藥、半斤種谷、五個作業本。

恭城瑤族自治縣是一個山區縣。80年代前,該縣糧食不能自給,每年要國家統銷,全縣農業總產值只有1.9833億元,糧食產量9.25萬噸,農民人均收入只有402元。

新華網供認,不用各種手段賄賂貪官身邊的人,那還想往上爬啊,李長春當廣東省委書記時見了深圳市委書記黃麗滿沒有那燦爛的笑,能有今天?所以農民吃得上飯吃不上飯不打緊。

江澤民淫蕩不避嫌

1966年8月1日生於中國湖南省古丈縣的宋祖英,比1926年8月26日出生於江蘇省揚州的江澤民整整小40歲!按照法定婚姻年齡,江澤民足可以做宋祖英的爺爺,但他給宋祖英一張小紙條稱自己是可以保護她的「大哥」,於是宋祖英拋棄了自己的丈夫、「大哥哥」羅浩投入了江爺爺的懷抱。雖然離了婚,但宋祖英的婚姻狀況中還是「已婚」,不知這個「已」是指的哪一位。

江澤民淫蕩從來不避嫌,美聯社、路透社經常把他貪婪地望著不同美女的不同照片擺出來秀秀。2003年12月26日江澤民出席了「中國出了個毛澤東──紀念毛澤東同志誕辰110周年大型音樂會」,在那個晚會上江不但不回避,而且還在眾目睽睽之下帶頭給宋祖英唱的評彈《蝶戀花-答李淑一》猛勁鼓掌,讓旁邊的保鏢們捂著嘴樂。

找宋祖英當劉曉慶替身


江宋亂!
金陵晚報2月23日報導,自離婚後,陳國軍一直沒有走出劉曉慶的「陰影」,他拍戲挑選的女主角,別人都說長得像劉曉慶,陳國軍不贊成這種說法,他說:「因為我是劉曉慶的前夫,別人就總把我劇裡的女主角往劉曉慶身上靠。曾經有人神秘地帶我去學校看一個女孩子,說她長得特像劉曉慶,現在那個女孩也出名了,她就是宋祖英。」

竟有人說宋祖英長得特像劉曉慶?難道江澤民追劉曉慶不得,找宋祖英當劉曉慶替身,而報復劉曉慶不讓她有立錐之地?

宋祖英醉酒要說黃段子

據海南日報記者2004年1月10日透露,在參加海南見義勇為義演的活動中,宋祖英把自己關在一個單獨的化妝間裡,不和任何外人接觸,即使是在後臺候場的時候,左右依然有護衛跟隨。面對記者提出的採訪要求,宋祖英彷彿沒有聽見一般,沒有任何反應。而就在一年前,跟隨「心連心」藝術團來海南時的宋祖英還是那樣親切隨和,其前後反差之大,讓記者驚詫之余感嘆不已。

這和趙安、張俊以的案子家喻戶曉有關。據央視的人透露,有一次大家要合夥把宋祖英灌醉了,想從她嘴裡套出點秘密來,沒想到她酒量很大,一直不醉。但她卻很興奮,把自己和江澤民的事踢裡吐嚕都說出來了,走的時候,一向在人前很矜持的宋祖英搖搖晃晃站不住,她一邊哈哈大笑一邊嚷嚷說:我會說段子,我要給你說個段子,哈哈哈......

什麼是段子?


江澤民的黃段子!
《解放軍報》2001年3月21日出文章報導說:當前,一些社交場合盛行說「段子」。這些「段子」大多是低級趣味、庸俗粗鄙的東西,有的「段子」明顯含有政治性色彩。值得注意的是,一些幹部似乎對此很感興趣,不僅喜愛聽「段子」,為之捧場喝彩,而且時常充當主角,率先登場獻「藝」。

江澤民大概是有點急了,「含有政治性色彩」其實就是指的江宋亂的傳播。

段子的威力

報導說,這種不講身份、不分場合、不顧影響的說「段子」之風,不能任其發展了。不顧場合、不講身份地說「段子」,危害極大:其一,會敗壞黨的形象。黨的形象體現在黨員的言行中,是由共產黨員的言行塑造的。如果共產黨員特別是黨的幹部熱衷於那些低級趣味、庸俗粗鄙的東西,很容易在群眾中傳播開來,造成不良影響,損害黨在群眾心目中形象。其二,會降低黨員幹部的影響力和號召力。幹部在很大程度上是靠其人格的力量來影響和帶動群眾,實施組織領導的。如果黨員幹部在講臺上誇誇其談大講馬列主義,日常生活中卻品德不端正,言行不檢點,正式場合與非正式場合出現巨大反差,表現出 「雙重人格」,就會使其品德受到懷疑,從而大大削減幹部的人格力量,降低幹部的影響力和號召力。

《解放軍報》說的真對,宋祖英的「段子」真敗壞了「黨」的形象,損害了「黨」在群眾心目中形象,降低了「黨」的影響力和號召力。所以「黨」只好把自己的兒子、姘頭都拉進軍隊,以維持他的權力。

有人背地裡說,我也知道宋祖英唱的比有些人差多了,幹麼非高價請她?不就是噁心江澤民嘛,只要她肯來,往臺上一站,那就是老江的一個黃段子!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