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灣為中國大陸樹立了最要中共命的兩個榜樣
 
作者:橫河
 
2004-3-22
 
【人民報消息】臺灣選情本來就是世界關注的焦點,又突然冒出了個槍擊事件,使情況更為複雜。現在判斷槍擊者的身份還為時過早,網上有人討論過幾種可能。個人看法,重要的是槍擊者的理由及其來源。是偶發事件也好,是蓄意策劃的也好,其表現形式是極端民族主義。中國大陸文革結束以後,尤其是89年64以後,共產主義信仰徹底崩潰,民族主義就成了共產黨統治合法性的救命稻草。所以這麼多年來,媒體、教科書都是有計劃有目的的煽動極端民族主義。槍擊事件肯定不是臺灣的利益所在,無論是藍營還是綠營,也不是大陸人民的利益所在。按照案件的動機原則,最樂意看到臺灣大選陷入混亂的應該是中共當局。

這就要回過頭來看臺灣問題的實質是什麼了。從歷史和現狀看,臺灣問題有三個方面:按中共當局公開宣傳的順序依次是:臺獨、大選和公投。但對中共當局的重要性來說則正好倒過來,依次是:公投、大選和臺獨。

先看臺獨。臺獨牽涉到兩個問題,一是把一塊土地從中國的版圖上劃出去,二是在劃出去的土地上有一個獨立的政權。中共其實從來就沒有在乎過將土地交給鄰國。1949年以來,從中共手裡失去的國土和滿清末年丟失的一點也不會差,唯一的區別是滿清割地求和是打仗打不過人家被迫放棄,中共是沒人打主動奉送。周恩來親手簽訂的出賣國土的條約何其多,一直到最近,還有江澤民正式確認歷次不平等條約被俄國占領的140多萬平方公里的土地,這還不算西藏南部被印度占領的約兩個浙江省大小西藏最富饒的地區。顯然在這裏土地不是關鍵因素。那麼政權呢?從1949年以來,臺灣就一直事實上存在一個政權,不是今天才發生的。外蒙古獨立帶走了一大塊土地,建立了一個政權,也沒見中共咬牙切齒的。五十和六十年代兩岸確實處於敵對狀態,但那僅僅是內戰的繼續,後來很長時間實際上是相對平靜的。那麼現在臺灣有什麼特殊的呢?

事情的轉折是從國民黨轉型開始的。最近這十幾年,臺灣發生的最大的變化,就是走向民主,從國民黨一黨專政變成了多黨參與的真正的民主選舉。改革開放以來,中國老百姓先是看到了「生活在水深火熱之中」等著我們去解放的臺灣人民創造的經濟奇蹟,然後又親眼目睹了臺灣的民主轉型。中共刻意宣傳的「民主不合國情」的謊言頃刻瓦解。原來我們中國人也能自己選總統,而且天也沒有塌下來。

公投比選舉又進了一步,是全體選民就某一事件進行投票。這是真正民意的體現。在大陸,剛鬧騰完「三代表」入憲,也不知是誰授權它代表的。反正被代表的也發不出聲音。臺灣竟然用公投的方式來檢測民意,這不是明擺著出「三代表」的洋相嗎?

同文同種僅一水之隔的臺灣為中國大陸樹立了三個榜樣:中國人可以建立一個富裕的社會,中國人可以實行民主制度而不會大亂,中國人可以享受包括宗教和信仰自由在內的普世人權。後兩者才是中共欲置臺灣於死地而後快的真正原因。對中共來說,公投的內容並不重要,大選誰上臺也不要緊,公投和大選本身才是最要命的。

臺灣民主已經走過了很長的一段路,很成熟了,這次藍綠陣營對事件的冷靜處理就充分說明了這一點。槍擊事件還在調查中,無論槍手是誰,受誰指使,大選誰上臺,臺灣人民的民主之路是不可逆轉的。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