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人有一隻眼就夠了!光輝燦爛的中國共產黨怎麼能承認(圖)
 
張目
 
2004-3-18
 
【人民報消息】兩會剛剛開過,討論了這,討論了那,但是沒有討論一下,一個中國女人值多少錢?這也許是一個荒誕的問題,但是這確實是個很大的問題。這個問題太難回答。

如果是宋祖英,那就貴了,光一個中國大劇院那個墳包就有幾十億,還不要說她到悉尼等國家去開走調兒音樂會花銷的,在北京搞了兩場音樂劇就用去幾百萬元。如果是那些在城市人的視線之外,在全世界的視線之外,被人販子從四川、雲南、貴州等省拐出來的18歲左右的農村少女,那就便宜了,長期以來在中國的售價是2-5千元!

改革開放20多年來,粗略的估計,不是一萬兩萬個少女這樣被賣掉,甚至遠不止一百萬兩百萬個少女這樣被賣掉。而是有數千萬中國少女這樣被賣掉!這麼大數量,兩會代表們竟沒有人提出來,因為她們是被遺忘的角落──農民的一員。

是中國女人不值錢嗎?為什麼販賣人口這麼盛行?因為農村太苦,農村女孩子拼著命也要跳出苦海,誰也不願意嫁給農民窮漢子,自己苦一輩子,讓孩子也窮一輩子。結果不但沒有跳出苦海,反而到了苦海的底層。

在東部人口稠密的農村,許多村莊裡買來的媳婦,竟然占一半左右!可以說,在這些農村地區,凡是家裡沒有一萬元積蓄,無法在附近找到媳婦的莊稼漢,都不得不找人販子買一個少女做老婆。

沒有人要買,這些缺德的買賣怎麼會與時俱進地蓬勃發展?哪個人願意花錢買老婆呢?是什麼樣的環境逼出來的?萬事要尋根,中共是否應該問問自己了!

那些被賣的女孩子都生長在「紅旗」下,沐浴在共產黨的「陽光雨露」下,但實際上呢?《中國農民調查》不敢報導出全部調查來的事實就已經讓人潸然淚下了。

江澤民率領的貪官污吏極度的揮霍、貪婪、豪奪,幾百萬,幾千萬都已經不算錢,花銷和轉移的錢數要以「億」來計算,如果他們能少貪一點,給農村一點含金量,讓農民有生的希望,那麼當人販子欺騙她們,可以到安徽、河南、陜西找到幾百塊錢一個月的工作時,就不會不顧一切地跟著走了。甚至按照人販子的特別交代,不敢告訴任何親友。

誰都有親人,當自己的孩子不明不白地失蹤時,那種撕心裂肺的痛苦,有誰會在意?

報導說,這些女孩子被當成牲口一樣地賣給一個貧窮的男人,往往是有缺陷或者比自己父親年歲還大的男人,價格還不如一頭母牛!然後就在買主家的嚴密監視下,長期被強姦,做牛做馬,生兒養女,從來不敢奢望任何自由和人身權利,直到貧病交加,默默無聞、悲慘地死去。有一個報導更驚人,說發現一位被拐賣的是金髮碧眼的外國女孩!

也有逃跑的,有一篇報導說,一個女孩子逃跑成功了,可她耐不住思念孩子的痛苦,又跑回去看孩子,於是她那瞎了一隻眼的丈夫竟把她的兩隻眼活活摳出來,說:「咱們倆只有一隻眼就行了,省得你再跑!」

沒有人注意她們的苦難生存狀況,報紙和雜誌只是偶爾報導一些人販子被抓的消息,讚揚公安機關英明果斷。當局卻從不統計有多少少女淪為奴隸,從不敢觸及這種拐賣女奴狀況是怎麼造成的?根本原因在哪裏?怎樣才能解決這些問題?因為一層層搗根就搗到江澤民的輝煌「成就」了。

據媒體報導,北京崇文門保姆市場曾經非常熱鬧,許多農村女孩子到那裏找工作。後來北京市公安局發現,有大批女孩子就在那裏被人販子一車拉去賣掉了,總數以萬計,僅僅被拐賣到山西忻州地區的女孩子就有幾千個。

後來這個問題被大幅度報導而引起上面注意,大約在1995年左右,北京打拐處與山西公安廳、忻州公安局合作,出動400多名公安、武警,突擊忻州山區的幾個村莊,救出了幾十個被拐賣的女孩子。但是貧困而驃悍的山民被激怒了,買老婆的錢使他們負債累累,花錢買來的老婆是他們的唯一財產,老婆走了,誰承擔他們的損失呢?孩子沒有了娘,今後的生活怎麼辦呢?於是數千人手持武器圍剿追擊共軍,且抓住很多共軍作為人質以交換被救出的老婆。

在這場搏斗中,很明顯,地方政府站在農民一邊,「持不同政見」。山霧彌漫中,北京打拐處和大批軍警只有倉皇逃竄,最後還是靠當地政府「談判」,交換了彼此扣押的人質。並且當局從此再也不敢到忻州山區打拐,任由那裏買賣少女。

為什麼地方政府和中央口徑不一樣?為什麼江氏集團所在的省沒有這些問題?因為江澤民不一刀切,使越窮困的地區越窮,越富的地區越富。社會極不穩定。

販賣奴隸,尤其是拐騙人販賣為奴,本是重罪,是應該處以極刑的。允許一點奴隸制的《大清律》尚且明文規定:拐騙人販賣為奴者,斬立決。

為什麼買老婆的買家各地都有,使拐騙人口的人販子殺不絕呢?一個現象出現了,不能就事論事而要挖根尋源。看看關於胡錦濤和溫家寶的訪貧問苦的紀實報導就清楚了,江澤民這十幾年都幹了些什麼。

爭鳴1月刊透露,二OO三年十二月中旬,胡錦濤帶領中央部委幹部,分六路到山東、河南二省農村視察搞調研。山東省委書記張高麗安排他到淄博、萊蕪等經濟發展較好地區,但胡堅持去荷澤、聊城地區。在那裏胡錦濤造訪了兩個縣的縣委書記和縣長的豪華住宅。胡錦濤說:縣幹部住的豪華住宅恐怕比解放前的大莊園主,也毫不遜色。這錢從哪裏來的?這是從農民血汗中占有的。這是什麼性質的問題?」「說明白些,是違法犯罪,是欺榨農民,要逼農民上梁山,造共產黨的反。」溫家寶看到礦工的生活,驚訝萬分,說和幾十年前沒什麼兩樣。

農民買老婆是中共的恥辱,女孩子被拐賣是中共的罪惡。中共什麼時候反思一下為什麼農村會發生這樣的事情?他們唯一所做的事就是掩蓋。

其實掩蓋是最愚蠢的,當紙裡包不住火的時候,就是在逼農民造反!中央「一號文件」的出爐就是沒有辦法的辦法。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