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慶紅的憂慮
 
作者:鄭貽春
 
2004-3-16
 
【人民報消息】據報導,負責港澳事務的中共國家副主席曾慶紅於中共人大、政協兩會在北京舉行期間分別與香港的民建聯、港進聯和自由黨的領導核心會面。據與會者透露,曾慶紅在與香港政治人物會面時表達的信息顯示:二零零七年、零八年在香港實施普選的機會不大。曾慶紅對港人要求二零零七年及零八年普選特首和普選立法會感以憂慮。

從中共一貫秉持的立場來看,曾慶紅的憂慮,不能不說有極權專制主義強辭奪理的理由在。其所表達的憂慮,應該說有中共的一黨專政、一黨獨裁而壓制民主、取締自由、渺視人權、否定法治的無恥特點。作為上海小癟三江澤民的大內總管,他曾慶紅究竟是怎樣一躍而成為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家副主席的呢?對於這一點,中共紅朝的大衙內曾慶紅,他一定比其他任何人都更加清楚!作為政權上海幫的主要幹將,曾慶紅十多年來一直就像朱明王朝太監總管一樣地兢兢業業,使出渾身解數地獻媚於江澤民這個龍袍加身的共產皇帝,並侍奉左右,可謂是耍盡了陰謀詭計,一天到晚、年復一年地玩弄權術。就這一點而言,曾慶紅確實表現了黨官僚毫無人性的唯黨權至上的黨性。他積年累月的無恥終於開花結果成頂戴二品,也是可以俯瞰天下的了。他之所以能夠竊取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家副主席的權位,完全是中共太上皇江澤民鼎力支持的結果。作為一個百分之百、貨真價實的竊國大盜,曾慶紅所具有的憂慮,不過就是一個竊國大盜的憂慮而已。這,正像中共所說的那樣,乃是首先應該清楚和必須加以指明的正確輿論導向。

其次,我們還應該了解,作為極權專制主義者,曾慶紅對香港的民主自由是要千方百計地予以抹殺的,也是要不惜一切代價地予以堅決否定的。英勇的香港人民在二零零三年七月一日舉行了聲勢浩大的、反對並抗議二十三條立法的五十多萬人的遊行示威。人數之眾,史所罕見。對於香港人民捍衛民主自由的堅定立場,極權專制主義者如曾慶紅之流,註定是要加以完全徹底地抵毀的,甚至使出渾身解數,也要鴕鳥似地隱藏其驚慌失措的虛弱本質的!對於二零零四年元旦十萬港人要求重建華下臺和普選特首的示威遊行,一向代表人民無商量的中共中央、一向強姦民意的中共頭目豈能不瑟瑟發抖、縮成一團?又怎能不變成隨時可以刺人的刺胃?曾慶紅對港人表達的民主自由訴求的憂慮,說到底不過就是刺胃身上的一根刺罷了。

香港人民要爭取民主、自由,中共的社會主義朝庭--中共中央就要千方百計地阻擋,並用種種理由加以唐塞;香港人要求普選特首,中共頭目如曾慶紅者,就感到老眼昏花,頭暈腦脹,血壓升高手冰涼,就自然而然地和必然地表達出極權專制主義者必然具有和必然存在的憂慮。因為曾慶紅非常清楚地知道,如果香港的特首通過競選的方式產生出來,那麼傀儡特首如董建華者,就再也沒有任何欺世盜名的和渾水摸魚的市場了,中共中央這個社會主義封建小朝庭的聖旨也就只能成為廢紙一堆了,竊國大盜的北京統治者們所發布的重要講話、頤指氣使的命令和人治多多的批示等等,都將成為人們不屑一顧的垃圾了。如果香港的民主自由之訴求可以得到完全徹底的實現,那就勢必會對仍然處在政權奴隸制下備受欺淩、備受奴役的十三億大陸人民產生極其巨大的和極其深遠的影響,腐朽沒落的共產極權統治不但會日薄西山、奄奄一息,而且還會像茫茫的黑暗一樣被民主自由的曙光所驅散、所征服、所消融凈盡。在中國大陸茍延殘喘半個多世紀的共產王朝豈不是要分崩離析,並以其迅速坍塌的方式顯示其流氓無賴的必然而可恥的下場?

再其次,極權專制主義者是不肯輕易地退出歷史舞臺的。曾慶紅對港人要求二零零七年、零八年舉行普選的憂慮,就是不肯退出其本應早已退出歷史舞臺的一個不大不小的證明。正像其主子江澤民不肯退出歷史舞臺,而非得要緊握槍桿子並做太上皇一樣,曾慶紅哪怕從維護政權上海幫的蠅蠅茍茍的小集團利益出發,他也是要緊緊地把持對於中國大陸、對於香港、澳門的統治權的;就跟他的那些政權上海幫的狐朋狗友一樣,曾慶紅也是要緊緊地把持著代表人民無商量的統治霸權與紅朝強權的!

當包括港民在內的中國人民真實地表達對於民主自由的訴求和願望時,曾慶紅就要冒出他的憂慮之感了。如果受奴役的人民被共產強權沉重地壓抑而不能表達他們的心之所願,如果中國大陸和香港、澳門、臺灣等地的人民都萬馬齊喑究可哀,即都被中共的黨控媒體給完全徹底地消了音,都成為噤若寒蟬的一片蠻荒之地了,也就是說,當墳墓般的死寂成為無所不在的可恥的社會主義社會時,曾慶紅就想必不會像現在這樣地表達他的憂慮了。因為曾的罪惡目的很清楚,他就是要壓制民主,而實行專制;否定人權,而實行極權;蔑視人權,而維護皇權。中共頭目如曾慶紅者,也可能或必然地會唱著子虛烏有的政治文明之高調,但實際上的所作所為卻是兔子尾巴長不了的政治野蠻和宮廷內玩弄權術的骯髒無恥。面對愚民和奴隸,中共這個反人類、反文明、反現代化的陰謀統治集團是決不會憂慮的;只有面對決不做奴隸的、大義凜然的、不屈不撓的、覺悟了的人民,中共反動集團及其頭目才會表現出害怕民主自由的憂慮。只有讓無恥的中共黨魁始終不渝地處在憂慮之中,處在日夜無寧和失魂落魄的恐懼之中,包括廣大港民在內的中國人民才能夠贏得最終實現的民主自由和無限光明的前途!

最後,需要強調的一點是,不能因為極權專制主義者的憂慮而停止對於民主自由的不懈追求,恰恰相反,一定要旗幟鮮明地表達對極權專制主義者憂慮的憂慮。曾慶紅的憂慮,剛好從反面證明了廣大港民訴求的正義和民主自由的偉大力量。讓極權專制主義者盡其所能地憂慮吧!讓共產紅朝在盡情的憂慮中走向窮途末路吧!要知道,極權專制主義者之所以憂慮,乃是因為害怕失去他們非法攝取的權力,乃是害怕覺悟了的人民擁有不可讓渡、不可剝奪的選擇領導人的權利!只要保權維黨,哪怕戴著花崗岩的腦袋去見馬克思,他們也一定會風聲鶴唳、草木皆兵的,他們也不肯放棄他們惶惶不可終日的陰暗而狹隘的心理的!

包括廣大港人在內的追求民主自由的正義之士,對曾慶紅憂慮的憂慮,就是要打破社會主義封建統治的思想束縛和有形與無形的重重禁錮,要當仁不讓地、大義凜然地和衝破一切阻礙地追求民主自由的政治文明,並最終實現中華民族現代化的民主制度的宏大建構。

二零零四年三月十四日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