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已严重失血 蒋彦永悲天悯人
 
作者:常安
 
2004-3-12
 
【人民报消息】十五年来,说起六四,人们谈得最多的是北京街头的屠杀,是鲜血,是坦克和机关枪,以及以身挡坦克的王维林和一些学运领袖,当然还有在六四屠杀中失去儿子的丁子霖,还有香港百万人大游行,还有学生领袖们的被捕、判刑、逃亡……。

今天,我们谈论六四,有一个人的名字不期然闯了进来,他就是蒋彦永医生。在之前,我们知道蒋医生,是与非典型肺炎(SARS)联系在一起的。因为他向传媒的投书,戮穿了中国卫生当局隐瞒疫情的弥天大谎,导致新上台的胡温政府改变「瞒骗惯例」,直面疫情,直面舆论,直面世界,从而使中国赢得了抗非典的胜利,也赢得了世界的信任。而蒋医生也因为他的勇敢讲真话,获得了世人的普遍尊敬,称之为「民族英雄」,并成为「时代杂志」和「亚洲周刊」选出的风云人物。

但现在我们谈蒋医生,却与六四事件联系在一起。这一新的不同的形象,比非典英雄更加鲜明更加完美当然也更加伟大。他的致中国人大等的「为六四正名」的上书,使人们再一次回到六四现场,回到挤满枪伤病患和死者的医院,回到北京街头疯狂的屠杀场景,回到六四之后的清算现场。

蒋医生再一次用他亲身的经历以及他了解的情况,揭露出在六四镇压中,统治者是如何丧尽天良地用国际禁用的「开花弹」屠杀无辜学生和市民,统治者又是如何处心积虑地妄图用谎言掩饰罪恶扭曲历史,当然他也对那些早已扭曲了人性的统治者给与了无情的批判。

蒋医生以他精湛的医术,曾用手上的手术刀医好成千上万的病人;今天,蒋医生以他的笔,想医好中共统治的历史伤口,想医好中共文化中的讲假话陋习,想医治好中华民族「健忘症」,想医治好上万上十万上百万因六四而受伤的心灵。这,又何仅止于「讲真话」那么简单!

「大医医世」,蒋医生可以当之无愧地称之为「大医」。

然而,我们知道,蒋医生医术再高明,仍有医不好病人的窘况。他在其著名上书中,便讲到其一段「一辈子也无法忘却的」故事:「一位死者是一个身体非常强壮的摩托车运动员,他当天下午在丰台练车,晚上回到五棵松路口,还没有下车就被子弹射伤。……他的左腹股沟处有一很大的弹孔,大量的血不断涌出。这个部位无法上止血带,用手和敷料也压不住出血。我们尽快给他输血,但血的供应已十分困难。由于出血量太大,他的血压很快就掉下去了,接著出现严重的休克,呼吸也越来越困难。我眼睁睁地看著他张大著嘴,挣扎著呼吸,最后完全停止了呼吸。」

目前的中共统治,就像那位摩托车运动员一样,已经严重失血(土改四清反右文革六四等等),死亡已是旦夕之间。

蒋医生抱著悲天悯人的心情,要想要中共的统治止血。呼吁中共别学「违疾忌医」的齐王,不然病入膏肓,就是蒋医生这样的国手,也是束手无策的。

 
分享: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励和支持。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PayPal在线支付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