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主席,看了這些照片老婆不急宋祖英也得跟您急(多圖)
 
鄂新
 
2002-9-29
 
【人民報消息】江主席,網上說,目前透露出來薩達姆侯賽因有五個替身,是否還有更多就不得而知了。人家說這五個人與薩達姆真人的差距甚小,是用高科技技術才分辨出來的。至於差距小到什麼程度,您看完您自己這些圖片,俺再告訴您。


左圖2001年3月有囊皮的是您。右圖6月的是您?宋祖英認可嗎?


2001年4月13日您在古巴與卡斯特羅在一起


您今年4月6日和5月31日講話時頭髮黑白稀疏咋兩樣?


左圖1998年的是您。右圖2002年是您作「5·31」講話?


左圖1999年您緊摟葉利欽撒嬌,右圖2001年5月28日您見他陌生?

再看看您的好幫手羅幹在「天安門自焚」事件之後這一年多,給您的忙越幫越亂,漏子越捅越大。


三個王進東這麼不同,您瞧羅幹弄的蠢事!


您再瞧瞧人家薩達姆的照片,這些網友們都看了,今天只是給您看的:



您能分辨出哪個是真哪個是假薩達姆嗎?

功夫不負苦心人,您想知道人家下了多大功夫才達到這種效果嗎?讓我慢慢告訴您:

據《海外星雲》 報導,最近,沙特《雜誌》周刊帶著這一疑問專門走訪了曾任薩達姆長子烏代新聞秘書多年的阿巴斯·賈納比,和一位不願透露姓名的薩達姆前顧問及參與為替身整容的有關醫生。他們披露了薩達姆遴選和使用替身的一些鮮為人知的內幕。

明令平日對待替身要像對待總統一樣

薩達姆是使用替身的始作俑者。挑選工作極其機密嚴格,須由總統親自主持決定。替身一旦確定,通常安排在總統貼身衛隊中,要求隱姓埋名,嚴禁使用真名,並明令平日對待替身要像對待總統一樣。現薩達姆有數名替身。

薩達姆在使用替身問題上經歷從簡單到複雜的演變過程。據薩達姆前顧問說,以前只要求替身大體外形相似,旨在使人們以為薩達姆坐在這輛或那輛汽車上,不允許群眾接近,就無法辨別真假,這在當時作為安全警衛措施已經綽綽有餘了。到了兩伊戰爭後期,薩達姆開始認真考慮遴選與他酷似的替身,用於去前線接見官兵,鼓舞士氣。1990年8月2日,伊拉克軍隊占領科威特後,為表現總統親臨視察,對替身的需要更加迫切。海灣戰爭後,伊拉克遭受以美國為首的西方盟國前所未有的封殺,特別是1996年,薩達姆長子遭暗殺致殘,「克隆」出薩達姆的替身已刻不容緩。薩不僅為自己也為其子烏代和庫賽挑選替身。

形似神似口音也似

薩達姆的替身,不僅要求外形長得與薩達姆一模一樣,而且舉手投足、言談舉止、喜怒哀樂都要別無二致,看不出絲毫破綻。薩達姆出身的「馬吉德家族」成員是其替身的首選對象。眾所周知,薩達姆與其叔阿裡·哈桑·馬吉德極其相像,因而薩達姆與一些堂兄弟長相也頗為相似。薩堂弟薩達姆·卡邁勒曾在反映薩達姆生平、題為《漫長歲月》的影片中飾演薩達姆。在薩達姆家族中挑選替身,好處是訓練時間可以大大縮短,特別是薩達姆家鄉蒂克里特口音,外地人很難模仿。

自然,為使替身酷似薩本人,需由美容醫生對其精雕細刻。例如,在替身臉上移植一顆黑痣,做到與薩達姆臉上的黑痣一樣;對其下頜骨神經進行手術,使其下嘴唇像薩達姆一樣稍向右歪;為解決替身比薩年輕的問題,在其臉上、下巴、脖子等部位製造一些皺紋。經過美容醫生之手的替身,幾乎與薩像一對孿生兄弟,其照片可堂堂正正地掛在總統辦公室內。

說到這兒,我得多一句嘴,媒體說您死了,有人說再觀察觀察,結果您為了留任擺在街上的那張海報用的是十年前的照片,這不就給人以口實嗎?有人就說,看來現在的江澤民不是十年前的江澤民。這一個不留神造成的影響多壞!連累到江綿恒連十六大代表都沒當上。

剛才說到哪兒了?噢,說到替身的照片可堂堂正正地掛在總統辦公室內。

有一位伊拉克畫家曾為巴格達各大廣場牆壁畫過多幅薩達姆總統的宣傳肖像,他還因此得到薩達姆贈予的獎品。為了畫像,他多次見過總統,有一次還長時間素描總統臉部,憑畫家對人物觀察的職業敏銳力,應該說對總統外貌的了解是十分清晰的。他對記者講了這樣一件親身經歷的故事:在伊拉克目前特定歷史條件下,他因持有碩士學位而被禁止出國。為了獲得特批,他與總統辦公廳聯繫,要求見總統,最後終於得到了安排。他說:「會見開始時,我敢肯定在我面前的人是地地道道的薩達姆□侯賽因總統。但是,當我仔細觀察他面部的細微特徵、聆聽他的聲音時,我可以斷定他不是薩達姆。尤其是他沒有立即對我提出的要求做出決定,更加堅定了我的判斷。他只是對我說『只要真主願意,一切都會好的。』無疑,假如真是總統,同意與否,他會當即答覆,無需模棱兩可。」

我又得多囉嗦一句,看來下多大功夫,假的永遠也成不了真的,總有露餡的時候。

替身處處真假難辨

薩達姆在其軍政活動中,廣泛嫻熟地使用替身,有的用在處理日常禮節性事務,有的旨在鼓舞士氣,有的意在迷惑敵人,進行宣傳戰、心理戰,達到政治和安全的目的。

據阿巴斯·賈納比介紹,通常出面接見民眾的「總統」不是薩達姆本人而是替身。因為類似的接見往往要持續10多個小時,需要耗費大量體力和精力,無論總統的健康和精神狀況,還是時間,都不允許他這樣做。而用替身完成此類簡單機械的工作則比較合適,無需立即對群眾提出的問題做出決定,事後再由有關人員處理。

薩達姆前顧問說,在伊拉克占領科威特期間,伊電視臺播發的薩達姆佇立在科威特海岸遠眺的鏡頭肯定是替身。經技術處理,將薩達姆在另一場合接見高級指揮官時的畫面剪接到替身巡視科威特城,好似總統確實親臨一線督戰。這位顧問確信,在當時戰火紛飛的科威特,總統絕不會拿生命冒險。1991年1月17日後,在盟軍對巴格達狂轟濫炸的最初日子裡,伊拉克媒體刊登的薩達姆視察巴格達市區的照片,也是使用替身的傑作。

關於替身最有名的一次露面發生在1996年夏季。當時,伊拉克電視臺等媒體大量報導了薩達姆總統暢遊底格裡斯河的盛舉。其實,電視上出現薩達姆渡河游泳的鏡頭就是由替身代勞,只是採用薩達姆真人站在岸邊的鏡頭作為襯托,好象薩真是在橫渡底格裡斯河,而非替身。在這次游泳活動中除了警衛人員外,未允許任何群眾接近。

據接近薩達姆的一些人士證實,在今年1月6日建軍節閱兵式上檢閱的「總統」也是替身,至少大部分時間不是真身。顯然,薩達姆總統的身體條件不可能允許他從早到晚一動不動地站立10多個小時(只在中間稍作休息),這是其一。其二,出於安全考慮,也不會讓薩長時間露面。由庫賽掌管的安全機構擔心埃及總統薩達特在檢閱臺上遭暗殺的事件重演。

說到這兒我得給《北京青年報》上點眼藥水。

西方民主國家懷疑咱也是邪惡軸心,這些媒體也不避嫌,比如北京青年報誇獎得了淋巴癌的薩達姆闢謠的形式很特別。文章說「當然了,謠言還是要辟一辟的。薩達姆每次出面證實自己身體依然健康的方式和手段也非常特別。在1991年海灣戰爭結束後,每當西方媒體鋪天蓋地說薩達姆病倒的時候,他總是揀這些媒體炒得眼看要「糊」的時候不緊不慢地出現了。有那麼三次,薩達姆是以游泳橫渡巴格達的底格裡斯河來使西方媒體對他健康的傳聞不攻自破的。」

文章還愚蠢地說:「伊拉克文化新聞部秘書長薩拉姆告訴記者說:「世紀大閱兵那天,全世界都看到薩達姆站了整整5個小時檢閱我們英勇的伊拉克軍隊。最讓大家拍案稱奇的是,薩達姆單手托槍連開了140余槍!我敢說這種事連許多年輕人也做不了,光是這一樣也足以讓那些荒唐不經的所謂新聞報導不攻自破!」」

薩達姆也不是他們親爹,他們急扯白臉地幹什麼,您說這幫人是精是傻?

羅哩囉嗦地說了這麼多,我要說的都說了,您明白了吧?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