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翁之意不在酒,賣國賊轉守為攻
 
世事洞
 
2002-9-26
 
【人民報消息】江氏政治流氓集團就所謂「攻擊」鑫諾衛星事件發起了三波攻擊浪潮,一次比一次擴大,讓人感到顯然在貫徹某種迫切的政治意圖。

和前輩打賣國賊袁世凱一樣:自己打倒自己,江氏倒行逆施給自己埋下無數定時炸彈,切中要害有五:一是冒充江上清烈士之子,隱瞞其父江世俊日偽宣傳官員身份,這個小炸彈,引來留蘇被克格勃脅迫加入蘇聯K·G·B 遠東局,是混進中共黨內的階級異己分子與民族敗類。此為絕密:叛黨、叛國。

二是由這個小號定時炸彈引發的更大的定時炸彈,害怕俄國揭破其歷史瘡疤,而倚俄、媚俄、親俄,1999年瞞著全黨,全軍,獨斷專行黑箱操作,把尼布禁條約歷史鐵定的邊界線以北廣袤疆土又加上江氏新割的600塊地區奉送俄國,又單方面從新劃國界命令國防軍後撤100公里作緩沖區,且單方面向俄開放領海、領空,予俄海空軍用以訓練及航行。此為華人共憤。

三是做賊心虛,賣國理虧,風聲鶴唳,草木皆兵,三百萬武警鎮壓全國,把憲法保護的守法公民誣為15種氣功邪教19種信仰邪教,摧殘民主萌芽,反革命冤案無數,以人民為敵,以「人權惡棍」「新聞公敵」而洋洋自得。此為八分樹敵。

四是仇視民主改革與世界主流,利用王偉「詐死」煽動全民反美,繼承已亡蘇聯衣缽,步入軍備競賽,罔顧民生。此為驅民水火。

五是投機商,小人得志,拆白黨騙術行權,結黨營私,金錢收買一切,極權壓制一切,縱貪控黨,滋邪壓正,腐化治軍,縱子暴富,帶頭腐化,把十億工農拋給市場任其破產、失業,自造社會危機:掏空銀行,隱瞞危機,國計民生,千瘡百孔,又不幹正經事。

由投敵賣國兩個歷史包袱引發的神經質、迫害狂、庸人自擾,要消滅無數離休高幹、共產官員、普通黨員賴以治病延命的法輪功,造成黨內潛在大分裂,最高當局七個常委夫人都曾是學員,黨內以下更不勝數。玩弄法律,蹧蹋法制,濫判、濫捕、濫殺無辜,狂犯反人類罪,鎮壓一再升級,又一再失敗,竟導演一部「天安門自焚案」,忙中有錯,羅幹不仔細審查,留給聯合國教育發展組織去審查,破綻叠出:燒不壞的汽油瓶,被V形物擊倒在地的劉春玲慢鏡頭……,加工重播,越描越黑,搞成三個不同面孔的王進東!此為末日猖狂!

第一波大炒鑫諾衛星,主要為掩蓋江氏暗殺劉春玲黑手黨老大栽贓手段,恐慌得急燒北京網吧,妄圖禁錮全國網吧。

第二波大炒所謂「攻擊」,為江氏訪美撈「不退」資本鋪路,江家「網友」們要求明確:「請美國協助中國取締法輪功」,「請問布什:這是不是恐怖主義!?」

第三波是在天津有線教育電視播出「江賣國」——出賣相當100個臺灣的領土給俄國之後。

江氏最初對策是裝聾作啞,悶聲防止擴散,怕越描越黑,但互聯網上揭發賣國事實如雪片,江綿恒堵不過來,越傳越廣,江氏尤怕黨內各反江派別所為,十六大被轟下臺,或落得個似袁大頭當上皇帝反而以賣國賊本來面目死在歷史鐵門坎。

歷史前車,令心懷鬼胎者膽寒,以攻為守,轉守為攻,但賣國條約事實俱在,造成了這三波大反攻的致命弱點:

虛張聲勢,煞有介事,底氣不足:言不由衷,吞吞吐吐,有難言之隱,大帽子下面無內容,言之無物,言過其實,裝腔作勢,誇大其詞,空頭廣告:只賣包子皮,不敢露餡。

前兩波:攻擊什麼「反動內容」不敢說,原來只是一幅「集體坐禪」的照片。有何反動?什麼「猙獰的幾個大字」也不敢說,原來只是「法輪大法好」五個字。有何猙獰?

這第三波:什麼教育電視插播的「反動」內容?那更不敢透露半點。

防民之口,甚於防川,江氏強權壓得黨內喘不過氣,操縱下屆選舉,竟敢規定得票率,北戴河預選試探江氏走卒皆票不過半,江氏本人不敢參加,但七名政常委中,黨內調查威望最壞,這尚且在賣國事實未被揭發之前。早在1999年簽約當時,互聯網早已貼滿:「出賣國土者,殺無赦!」「全黨共除之!」「全國共討!」現在「江賣國」網上大量史料已經傳開,即使炒爛鑫諾衛星,江氏喊破嗓子,豈能逃脫前輩賣國賊袁世凱亡於秘簽《亡國二十一條》的既定歷史命運。

出於黨內奪權需要,江氏彈壓首都,調有五萬軍隊,三萬武警,外加兩萬特警,只為鎮壓共產黨本身,江氏在北戴河會議以四比三在政常會受挫後,顯然在以強權奪取寶座,李嵐清挺江態度都不夠明朗,海外網上立即拋出花案,揪小辮示警,網上特務見勢不妙也紛紛以反共貶江姿態為江作垂死掙扎,什麼「兩害相較取其輕」,號召大家挺江滅胡,說江氏昏聵這樣反而會縮短中共壽命,足見江氏走卒見大勢已去,所出的不得已之招數。

而狂炒鑫諾衛星掩蓋賣國罪行更是病篤亂投醫,此地無銀三百兩,欲蓋彌彰;是天安門自焚案的繼續,作假後患無窮。衛星公開的數據極其有限,只有信號、頻率、方位角等項,外方無法操控,說白了只有衛星自己的發射站才能干擾自己,否則《美國之音》江共何必用民樂干擾?看到臺灣老老實實地搜索天空,共特們只會竊笑!而且小氣之極,唯恐替法輪功宣傳,只給5秒、27秒一閃而過,只限一張集體坐禪照片,且只露五個字,絕不敢提「自焚是假」,「賣國是真的」,標出「法輪大法好」,還是假炭疽菌粉末夾在法輪功資料裡的餿主意,恰好留下栽贓烙印。

江氏一生一步一個腳印,歷史就是歷史,塗抹造假成功者古來無有,和自焚案弄巧成拙一樣,「鑫諾」案不過是江氏敗亡前,留給歷史的一場鬧劇。

京、滬、深、廣四大櫥窗,眩人耳目,掩蓋不住軍隊內訌,東北罷工,湘、贛、川、魯暴動,「五一」遍地百萬人示威,貧民饑餓,鋌而走險。什麼「新時代共產黨宣言」、「立黨之本」,剽竊來兮,徒勞壯膽,賣國爆光,定時炸彈隆隆作響,賣國賊能不絕望膽寒,垂死掙扎?!他自己早已聽到歷史的迴聲:

「爾曹身與名俱滅,不廢江河萬古流!」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