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江留任失敗嫁禍法輪功 宋祖英一演唱暴雨就澤民(多圖)
 
姜青
 
2002-8-26
 
【人民報消息】CCTV《焦點謊談》的主持人走馬燈似的換了好幾撥兒了,和外交部發炎人一樣,時間長了,誰的神經和嗓子都受不了。可是看目前《焦點謊談》的主持人翟樹傑那搖頭晃腦的表演,還能挺一陣子,也許他比羅幹還不怕短壽。

8月25日新華網和CCTV的《焦點謊談》都刊登了一條消息:今年3月1日(農曆正月十八)上午11時許,位於陜西省鹹陽市西蘭路長途汽車站南邊不遠處的鴻賓旅社210房間裡,發生了一起奇怪的兇殺案。

(左圖:受害人買新萍 )29歲的女服務員買新萍被人用尼龍繩勒死在北邊床上,口袋裡裝的剛剛發下的235元工資也不翼而飛,身上留有明顯打斗的傷痕。報導說,3月1日鹹陽市公安局秦都分局廣場派出所民警接到報案後立即趕赴案發現場。根據現場跡象很快確定,11時左右離開210房間的兩名新疆籍女子有重大犯罪嫌疑。警方依據旅社登記冊上留下的身份證號碼,迅速與新疆警方取得聯繫,證實其中之一名叫林春梅,另外一名因為沒有登記姓名一時無法尋找,一直到今年7月,警方才查明,林春梅的另一名同夥名叫溫玉平。

(右圖:有刑事犯罪前科的溫玉平 )新華網8月25日西安分站記者王世煥、趙卓昀報導說,42歲的溫玉平本是阿克蘇地區建築公司一位工人,後調到新疆生產建設兵團第七團玉爾滾加油站任出納;1997年因經濟問題被開除,2000年8月14日因盜竊罪被新疆生產建設兵團金銀川墾區人民法院判處有期徒刑3年,緩刑4年。是一名刑事犯!

(左圖:有刑事犯罪前科的林春梅 )CCTV報導說,林春梅今年38歲,1986年畢業於新疆財經學院,曾任建設銀行新疆烏蘇市支行核算部主任,1999年12月17日,林春梅因擾亂社會秩序被勞動教養,2001年2月14日,林春梅被解除勞動教養,建設銀行烏蘇市支行給她安排了工作。2001年6月,林春梅寫了辭職申請,離開了烏蘇市。也是一名刑事犯!

7月份北戴河中央工作務虛會議前夕,江澤民還對中共高官嚴令「七不准」,8月21日江澤民就被迫把紅地毯讓給了胡錦濤,由中國國家副主席迎接了坦桑尼亞聯合共和國桑給巴爾總統卡魯姆。自從胡錦濤踏上了紅地毯,江澤民就惱羞成怒,鬧得洞庭湖這些日子都跟著不得安寧,隨時都有決堤險情。

21日江澤民這股子邪火沒地方撒,25日就找上了法輪功。說這兩個圖財害命的有前科的刑事犯是「法輪功」頑固分子。


有人懷疑,這兩張模糊不清的受害人圖片上是買新萍嗎?買新萍到底死了沒有,如果是真死了,她是如何死的?

不少朋友說《焦點謊談》的這個節目疑點甚多,尤其記者採訪死者的姐姐和母親時,她們竟象述說別人的故事一樣,別說對失去親人痛不欲生了,就連一絲絲難過的表情都沒有。這不符合常理啊!只有盼著她快點死,好繼承她遺產的人才能這麼冷酷無情!

還有,新華網報導說:「當她們離開二樓時,買新萍的丈夫劉青春為她送藥正好在樓道內等候,但他萬萬沒有想到就在同一時刻,自己的妻子被「法輪功」分子勒殺。」《焦點謊談》上怎麼沒有劉青春的鏡頭和痛陳呢?好象買新萍根本沒有丈夫一樣!

「謊談」上說,介紹溫玉平練習「法輪功」的是新疆阿克蘇「法輪功」人員尹海燕。 電視鏡頭上「法輪功」人員尹海燕說:「她說她是李洪志的大弟子。」 記者問:「這是誰說的?」 尹海燕說:「這是溫玉平自己說的,她說她是李洪志的大弟子。李洪志帶著她獨修,我給她弘的法,她挺感激的。」 如果尹海燕是「法輪功」人員,怎麼可能如此不敬地直呼師父的名字呢?既然溫玉平是大弟子又是獨修,歷史上這種人都得師父主動找上門去教的,怎麼會需要一億眾學員中的一個普通學員尹海燕「給她弘的法」呢?

「謊談」上說,從2001年的6月到2001年11月,林春梅、溫玉平、尹海燕三個人一直在一起繼續修煉「法輪功」。記者問:「法輪功」書籍、經文是從哪裏來呢?」 尹海燕說:「那時候沒有啥經文,就是一本書《轉法輪》。」

為此我到明慧網上去查證,自江集團1999年7月20日公開打壓法輪功後,法輪功創始人2000年5月22日發表了第一篇經文《心自明》,2000年發表文章和講話11篇,2001年發表22篇。李先生從2000年5月至2001年底共發表了33篇經文和講話,而尹海燕竟說「那時候沒有啥經文」,她們是法輪功學員嗎?

我也看了新華網西安分站記者王世煥、趙卓昀8月25日的報導,不想去分析裡面的漏洞,我看那整個就是一湖臭水。如果我再象以往那樣逐字逐句地指出哪裏哪裏是謊言,我感到我是在侮辱網友,好象別人都是瞎眼的癡呆症患者,而只有我心明眼亮。我只想把法輪功網站明慧網的網址給有興趣的網友,再把法輪功創始人出版著作的網頁給大家,不為別的,為了方便您查找,看看人家李先生的書上是怎麼寫的,是怎麼教導他弟子的,而中共喉舌又是如何說的。現在《轉法輪》在大陸都炒到400元人民幣一本了,原價是12元。為什麼這麼高價還有人買呢?

政治局七個常委都看過法輪功的書,不光是《轉法輪》,連法輪功創始人發表的每一篇經文都一起討論的。李先生連續發表六首詩時,七個常委連續六天挑燈夜戰,有的還回家下令說不許家裡人跟著江澤民胡言亂語,可見法輪功怎麼樣,他們心裡跟明鏡兒似的。

常委們都知道海外已經有60多個國家的人民在習煉法輪功,美國、加拿大等各國各級政府給予了法輪功近一千份褒獎。但常委們不公開和江澤民對著幹,因為當初鎮壓法輪功是江澤民提出的,定法輪功是邪教也是江澤民宣布的,現在江拉的這一褲兜子稀屎沒法兒處理了,大家都站在旁邊看熱鬧,這也是江不敢下臺的原因,他知道只要一下臺就沒有好果子吃。

(左圖:整齊坐在雨中的河南觀眾在聽宋祖英演唱。)

可是老百姓實在太盼著他下去了,先不說別的,這些天每個人的心都懸在洞庭湖上,每個人都比任何時候都怕下雨。可江澤民的名字注定就是要給中國人民帶來水災的。別說他,就是在他懷裡打滾兒的宋祖英這些日子也千萬別去洞庭湖大壩上進行慰問演唱,因為她一唱就下雨!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