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代民谣顺口溜──抹杀“千秋功业”的“恐怖渠道”
 
2002-8-22
 
【人民报消息】民谣的历史究竟有多长?恐怕自有生民以来就有民谣了吧。但由于文人雅士认为它出自下里巴人之手,难登大雅之堂,故历史上从未给予其恰当位置;而当权者则视之为抹杀“千秋功业”的“恐怖渠道”,或曰“妖言惑众,图谋不轨”,因此严禁有加,决不允许任其滋蔓。于是,在所谓的“正史”、“文集”中我们便难觅其踪。

有些侥幸逃过文化围剿的民谣,偶尔流传至今,使我们得以一睹这民间文学的创作风采。如汉末的“举秀才,不知书;举孝廉,父别居;寒素清白浊如泥,高弟良将怯如鸡”、又如元末的“天谴魔军杀不平,不平人杀不平人。不平人杀不平者,杀尽不平方太平”,等等,即使在今天,其中仍然闪烁着民众的睿智,再现着当时的“民气”。

在中国历史上出现过多次民谣创作的繁荣期,有正有负。负面性民谣多出现在末朝末代,暴君昏治,奸臣当道,贪荣娼盛,民不聊生时期。而具正面意义的民谣,多出现于“明君将治”或各朝代顶盛时期。如“要吃粮,找紫阳”就是一个正面性民谣的突出例子。

也许人们会问:为什么民谣屡弃犹存,屡禁不绝,具有如此顽强的生命力?其实道理很简单:民谣无拘无格,顺口即成,是低层民众对人、事物、社会、政权及最高统治者表达喜怒哀乐的最好工具,特别是当民情无法上达,舆论渠道滞塞之际,民谣则更起着“骂天”的有效功能。故民谣能够千古不绝,概源于斯。

有趣的很,当今我们不仅迎来了一个民谣创作的繁荣期,而且是一个超繁荣期。谁人不知各种民谣如今已或正堂而皇之地闯入街头巷尾,甚至闯入机关学校,成为大家宣泄愤懑情绪,消愁解闷的工具了。大家或在茶余饭后,或在街谈巷议时,说上几句时下或俚或雅的顺口溜,然后心照不宣地相视而笑,轻松一下。

民谣为什么深受欢迎?一句话:民意在焉!

最近,大陆又流行一首新民谣,叫《多字歌》,其辞曰:
  
翻开杂志美人多,扭开电视广告多。拿起报纸套话多,看篇文章署名多。
买本新书错字多,出门办事收费多。领导视察小车多,饭店吃饭公款多。
大街来往着装多,友人聚会名片多。下海经商骗子多,年头岁尾检察多。

听后令人拍手叫绝。真是“卑贱者最聪明”啊!喜笑怒骂皆成文章,有意思!

前几年在社会上流传一首着民谣,其辞曰:

吸烟基本靠送,喝酒基本靠贡,工资基本不动,老婆基本不用。

还有一首旧瓶装新酒的民谣可以称得上颇近“温柔敦厚”之诗风,虽然是一首老牌民谣了,重温仍然觉得很新鲜,转引于此,以飨诸公。其辞曰:

为官不怕喝酒难,万盏千杯只等闲。
鸳鸯火锅腾细浪,生猛海鲜走鱼丸。
桑拿洗得周身暖,麻将搓到五更寒。
更喜小姐肌如雪,三陪过后尽开颜。

记得那时甚至一些搞创作的知识里手听后都啧啧称奇,佩服这位民间诗人的创造力!

有些民谣曾红火一时,如一首叫《反贪》的民谣,当时尽人皆知,其辞曰:

老虎作报告,狐狸拍手笑;老鼠喊口号,苍蝇蚊子戴手铐。

一些严重的社会问题没有解决,就难免有这方面的民谣产生。现在农民、工人怨气很大。为什么?请听一听他们是怎么说的,

农民说:干部下乡,鸡鸭遭殃;小车一响,乡长心慌。

是不是这样?“干部”们心里自有分寸。

工人说:工人流血又流汗,工厂赚了几十万;买了一个乌龟壳,里面坐个王八蛋!

是不是这样?“老板”们自己最清楚。

现在腐败渗透各行各业,公安机关亦不例外,警匪一家已是司空见惯,有民谣形容:

公安局的新楼是:嫖客打的桩,妓女灌的桨,赌徒砌的砖,君子上的梁。

公安的奖金是:老江发的枪,走私犯捐的款,贪污犯划的帐,劳教所加的班,下岗工人的坛坛罐罐,法轮功的血和汗。

在目前诸多腐败现象中,屡禁不绝、欲演欲烈的“吃喝风”令民众扼腕切齿。那么多工人下岗,那么多农民尚未脱贫,那么多儿童和青少年失学,而那些为官一方的当权者却任意挥霍纳税人的血汗钱,照吃不误,心肝何在?无怪民谣中对之进行了辛辣的讽刺和无情的鞭挞,有道是:

革命的小酒天天醉,喝坏了党风喝坏了胃;
喝得机关没经费,喝得老婆分开睡;
老婆告到纪检委,纪委说:
该喝不喝也不对,我们也是天天醉。

当然,在痛恨腐败同时,人们自然会联想到中国目前的最高统治者江泽民,人们希望“爆竹声中除旧岁”,但这位不知趣“九十公斤大佬”硬是认为自己功盖苍天,因此民间出现了一首《看》民谣,对其进行绝妙的嘲讽。由于版本许多,现推荐其一:

往前看,朱容基独自埋头干。
往左看,李鹏根本是个笨旦。
往右看,李瑞环说老了不干。
往后看,胡锦涛悄悄往前站。
往上看,李大师法轮还在转。
往下看,老邓看阿斗把气叹。
焦急看,曾庆红无法往上窜。
闭眼看,贾庆林牵涉远华案。

向东看,走私船悄悄在靠岸。
向南看,小姐要钱什么都干,
向西看,是一群群的穷光蛋,
向北看,下岗的职工千千万。

往家里看,夫人太子忙把钱赚。
往机关看,贪污的干部过大半。
往怀里看,宋祖英就要大戏院。
往海外看,自己的洋相出不断。

往臂弯看,金正日要把主子换;
往脐下看,陈水扁挺身向外窜;
往屁股看,印度瞄好了原子弹;
往肘腋看,日本崽将历史改篡;
往背上看,普京只将利益来算;
往正面看,小布什强硬怎么办?

烦也干!恼也干!核心地位怎肯放!

最后让我们以前期在大陆盛传,并令中南海胆寒的民谣结尾吧:

壬午八一,赤龙当毙;风火四起;法临大地。

 
分享: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励和支持。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PayPal在线支付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