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熔基爆內幕!整劉曉慶是用高射炮打蚊子
 
林淩
 
2002-7-29
 
【人民報消息】近來各個網站的焦點除了江澤民留任問題,就是劉曉慶被拘捕的事情。劉曉慶的名氣可真大,連朱總理都發了話,不過她不是鳳凰衛視的劉海若,雖然都姓劉,可是待遇卻是天壤之別。

中共動用了那麼多特務、會計師,甚至由新華社發稿,總理髮話,這個劉曉慶總共有多少身價值得政府花那麼多的加班費?看新華社的報導,似乎抓住劉曉慶就疏通了中國的經濟命脈,中國的經濟搞不好都是因為劉曉慶偷稅漏稅所造成的損失。新華社報導說,北京市地稅局已經充公了曉慶文化藝術有限責任公司的196萬元人民幣存款。這196萬人民幣就夠給一個軍長家裝修一個廁所的!江主席用十年的時間整劉曉慶就為了這?!

下面讓我們看看《動向》7期所透露的一點點內幕。

近日,中共中央、國務院召開了「清查國有資產資金流失會議」。朱熔基承認:2000年、2001年,每年資金外流五千五百億至六千億元,占國民生產總價百分之六.二。扣除這筆外流資金之後,中國國民生產總值年增長率只有百分之一。

放空炮的會議

七月五日,朱熔基主持了中共中央、國務院召開的「清查國有資產資金流失會議」。出席會議的有:中央金融工委、公安、外貿、審計、海關、特區辦、港澳辦、中央駐港澳聯絡辦,以及部分省(市)負責人,共三百餘人。

朱熔基在會上宣布中央政治局決定,面對嚴峻的金融、經濟局面,加強中央金融工委的工作,由我(朱熔基)任中央金融工委的顧問,不設任期;增加羅幹、王忠禹二同志為中央金融工委副書記(溫家寶為書記,羅幹為常務副書記)。

資金外流「勢頭迅猛,觸目驚心」

朱熔基在會上說:國有資產資金外流狀況,我用十二個字來概括.「勢頭迅猛,觸目驚心,舉世無雙」。我作為政府總理、共產黨員、人民公僕,心情是很沉重的,有愧於黨和人民賦予的重責。我承認有不可推卸的瀆職過失,我會在任期屆滿時向黨中央、全國人大作出一份責任交代。

任期屆滿時作出交代是否太遲了? 不可推卸的瀆職過失能不能現在彌補呢?

朱說:國有資產資金外流勢頭繼續「禁不止流、堵不止流」金融危機最易在某時某地即時爆發。一旦爆發,會波及社會全局,牽引社會上各種尖銳矛盾互動並發。

為什麼國有資產資金外流勢頭繼續「禁不止流、堵不止流」?是誰這麼大的膽子呢?怎麼沒有24小時去監視那些造成「禁不止流、堵不止流」的源頭呢?看來劉曉慶造成不了金融危機,也不可能牽引社會上各種尖銳矛盾互動並發,那麼為什麼中共用高射炮打蚊子而不去打老虎呢?

朱的支票兌現率有多大

朱熔基說:我今天向出席會議部門的同志,一作出初步檢查,二再次打聲招呼:中央下了極大決心,徹底清查國有資金、資產外流和外流渠道,外流後落到哪些人口袋。堅決打擊資金、資產外流和洗黑錢活動,這已提到了中央政治局、國務院國務會議的重點議事日程上,決不是什麼階段性的工作,更不是什麼刮一陣風。中央有足夠的資源、人力,更有時代責任、法律權力賦予的使命,執行部署打擊資金外流的工作。

朱熔基連江綿恒伸手向大慶市要了七十萬的小不丁點的案子都不敢管,他對匯報的人說:「你沒說,我也沒聽見。」如果這些錢是通過江綿恒外流的,外流後落到江氏口袋裡,中央能對江綿恒象對劉曉慶一樣嗎?能「太子犯法與庶民同罪」嗎?

朱熔基提出了工作重心和清查打擊的範圍是:打擊權貴經濟活動;打擊國有資金、資產外流;打擊洗黑錢活動;打擊政府部門、國有企業單位搞假賬、報假表,打擊商界、富豪蓄意逃稅;打擊政府部門搞假審計活動。

真要清查,先清查江綿恒而不是劉曉慶,百姓才相信中共要給自己動大手術,否則空頭支票開多了還不如不開。

資金外流、洗黑錢的五大庇護站都是官辦

朱熔基在會上還點了資金、資產外流和洗黑錢的五大庇護站:
(一)商業銀行等金融機構;
(二)海關、經貿、公安、外貿部門、對外經濟等部門;
(三)在香港特區、澳門特區的中資機構,在歐美、日本和東南亞等國家的中資機構;
(四)現行監督機制和審計監察機制;
(五)黨政部門、黨政幹部的特權。

總理終於吐了真言:中共是資金外流、洗黑錢的庇護所。真正該查的不是劉曉慶而是中共的各級「人民的公僕」。

每年資金外流六千億元

據悉,國務院、審計署原提交二OO一年國民生產總值為十一萬三千六百四十億元,增幅為百分之八點二,二月下旬又降減增幅為百分之七點八。最後朱熔基大筆圈掉了百分之零點五,約近八千億元,批上:還是留有餘地,經審計覆查後可以補上。在「兩會」上作政府工作報告前,朱熔基在國務會議上還說:保守些好,百分之七點三增長數,我負全責每年資金外流六千億元。

朱熔基指出:問題就出在國有資金、資產通過各種渠道無止境外流。經中央金融工委、中央整頓和規範市場經濟秩序小組、審計署等部門調查,2000年、2001年,每年外流國有資金、資產五千五百億元至六千億元,相當於國民生產值百分之六點二左右,是全年固定資產投資的六分之一。也就是說,國家投資的六元中,就有一元外流,扣除外流之後,前年、去年的國民生產總值增幅僅百分之一點二和百分之一點一左右。朱熔基說,這就是為什麼年國民生產總值不能充分體現出來;相反,貧富兩極分化繼續擴大,下崗職工、失業人數增加而得不到社會保障,社會市場通縮、疲軟,內需死結解不開,社會民怨高漲。

這是江澤民時代的「優越性」

在地球村時代,資金在國際流動是正常現象,為什麼在中國成了這麼嚴重的問題?

在資本主義制度下,資金是私有的,流動來流動去,還在主人手裡。它流動,無非是找利潤。某處利潤高,就流過去,可以賺更多的錢,賺來的錢還是自己的,原來的資本就增加了。在中國,社會主義制度下的資金是「國家」的。具體操控權在負責官員手裡,他有權支配自己所管轄的企業,包括使用非法手段把資金轉到國外,轉到自己家族名下。誰來監督他呢?上級機關,審計署,中紀委,檢察院,等等。但這都是外在力量,他可以跟這些監督者捉迷藏,把資金從國內弄到國外,從國家名下轉到私人名下,從而使自己成了億萬富翁。

江澤民集團由國內到國外,建立起安樂窩。這種「有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這種「四項原則」,其「優越性」比資本主義強過百倍,這就是為什麼「禁不止流,堵不止流」,這就是江澤民「三個代表」的核心內容,這就是為什麼高射炮只能打蚊子劉曉慶而不能打老虎江綿恒。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