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电视台的一项报道触目惊心
 
作者:张耀杰
 
2002年7月26日发表
 
【人民报消息】2002年7月21日,中央电视台《新闻30分》和《新闻联播》用不同篇幅播出了同一条新闻《偷油也用高科技,“加油机”成“偷油机”》。据报道,“四川省质监局日前接群众举报,位于成都至都江堰高速公路路口的‘玉堂加油站’实际加油量不足,‘偷油’现象严重。……记者跟随质检人员进入了这家加油站幷给监测车加油,……加油机走了21.32升,而公平计量罐测出的容积值是20.2升,……”

面对这样的结果,加油站站长要求重新测试。执法人员以20升油量对加油机再次进行了检测,结果是同样一台加油机这次居然准确无误地读出了加油量。经过5个多小时的紧张调试和检查,执法人员发现电脑键盘上用于预制加油的“H”键经过修改已经具备了随意改变和复原加油系数的新功能。通过电脑操纵加油系数,可以使加油机的实际加油量比显示读数少5%左右,其误差值可以超过国家规定标准的90多倍。

记者接下来提出问题:“加油机作为国家强制性计量检定产品,在出厂前必须进行加密,以确保加油系数不可调节,防止加油站恶意偷油。加油机密码作为绝密参数,如果没有设计和制造方的协助,通常是难以破译的。那么,偷油的加油机是否已经破译了密码,而密码又是从哪里获得的呢?除了加油站,谁还能在偷油中获益?”

通过采访,记者给出的答案是:“加油站业主一般都是通过推销员购买加油机,幷不直接接触厂家,而某些推销员推销的除了一台台加油机外,还有密码。”按玉堂加油站站长的说法,“我买了一台就花了9800元,你要这个技术起码一万多块钱。”

据6月14日《新闻30分》播出的另一条新闻《加油只少不多,加油站缺斤现象严重》介绍,“在历时一个多星期的调查中,记者分别在110、104等国道江苏、河北省段……对近二十家加油站进行油量测量,发现无一例外,都不够量,有的加油站加15升90号汽油就少了1.03公升,也就是说,在这家加油站加100升油的误差值达到7升,超过允许最大误差值的23倍。”

面对如此严重的行业性现象,首先令笔者想到的是廉价生产与灰色交易的社会不公。仅就玉堂加油站来说,通过“倒卖加油机密码、修改加油系数”之类巧取豪夺的违法经营活动,加油机厂家的推销人员获得了一万多块钱的非法暴利,加油站的违法所得高达百万元。真正在为社会生产商品和创造价值的劳动者却所得无几。一位石油工人的年薪,最多不过3万元,与加油站的“偷油”收入相差几十倍。每一台进入市场的电脑加油机,都是集体劳动的成果,9800元的价格除掉生产成本,回报给生产厂家的产业工人和专业设计人员的工资收入,与推销人员倒卖密码的万元暴利之间的差距,更是难以估算。这其实是当今社会中颇为普遍的现象:从事技术创新、产品开发的劳动者,为最为廉价的工资出卖著自己的知识产权和劳动力,经营不善的国营企业职工,还时常面临著下岗失业的命运。缺乏商业信用的市场经济中,却到处是巧取豪夺、尔虞我诈的灰色交易。没有灰色收入的产业工人和技术人员,成为最底层的赤贫者,比从事第一产业的农民好不了多少。

中国电视台2002年7月10日的《生活》栏目中,还有更为触目惊心的一项报道,说是随著关税的降低,进口汽车非但没有降价,反而大幅度涨价,日本尼桑和日本本田的两款高档车型各涨4万多元。原因是有关当局把持包办的原本无价且不准私自倒卖的进口许可证,在黑市上由原来的3万元上涨到6万元到10万元。比电脑加油机推销员的倒卖密码来得更加黑暗。

不让民众自由发言和公开监督的暗箱政治,从根本上败坏了国民的诚信观念,暗箱政治操纵下的暗箱市场和灰色交易,导致了社会信用和经济信用的彻底丧失连同大面积的社会不公,同时也扼杀了民族工业和本土经济的创造力和竞争力。这就是当下中国经济的残酷事实。


 
分享:
 
人气:10,786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打赏。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人民报网站服务条款
 
反馈信箱:[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