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來聖經《啟示錄》中的「666」是這麼回事
 
劉嶄
 
2002-7-19
 
【人民報消息】聖經《啟示錄》是一部偉大的預言,預言了現在世界上正在發生和將要發生的大事。然而長期以來,人們對《啟示錄》眾說紛雲,莫哀一是,誤解甚多。人們一直誤認為,《啟示錄》中描述的焦點是在中東,而真正影響人類未來的大事卻沒有引起人們的重視。本文對《啟示錄》進行一些探討,起拋磚引玉的作用,希望能引起世界各國政府和人民的重視,對中國正在發生的許多事能有一個正確的認識,清醒地看到整個人類面臨問題的嚴重性,把握好自己,為自己和本國人民造福。

一、赤龍是中國共產黨

《啟示錄》第十二章三段描述一個七頭十角的赤(紅)龍。正確破解《啟示錄》中預言的一個關鍵是如何認識這個赤龍問題,因為預言中反對上帝的獸(魔鬼)的一切權力來自於這個赤龍(第十三章二段)。人們一旦對這個赤龍認識清楚,就不難找到具有「666」數字標誌的獸。

根據《啟示錄》第十二章九段,赤龍名叫魔鬼,又叫撒但,是迷惑普天下的。在現在流行的看法中,人們通常把赤龍僅僅看成是魔鬼撒旦的象徵,其實《啟示錄》中的赤龍不僅代表魔鬼撒旦,而且有明確所指,那就是中國共產黨。「中國共產黨在天上的最低空間中以紅色惡龍為表現形式」,中國共產黨在人間喜歡用的顏色也是紅色。

確定這個赤龍是中國共產黨後,就不難看到《啟示錄》預言的焦點在中國,而不是中東。《啟示錄》第九章十六段還講到一個兩億人的部隊,世界上除了「全民皆兵」的中國以外,沒有任何一個其它國家能夠組建一個兩億人的部隊。《啟示錄》中還提到過東方,也應該指中國(第十六章十二段)。

二、魔鬼「666」是江澤民集團

《啟示錄》第十三章十八段中講,反對上帝的獸(魔鬼)有一個數字標誌,即是數字「666」。《啟示錄》第十三章二段中講,赤龍把自己的能力、寶座和權柄授給了這個獸,根據這一段預言,我們知道,這個獸在中國,掌握中國共產黨的大權,即是現任中國共產黨的總書記江澤民。中國共產黨給予了江的一切。

在2001年6月2日《正見網》上的一篇文章道破了「666」的秘密。中國文字是很獨特的,是講筆劃的。中國共產黨的「共產」兩個字分別是六劃構成的,中國共產黨的總書記江澤民的「江」這個字也是六劃構成的,所以「江」為首的「共產」黨政府來破譯這個「666」再確切不過了。即江澤民政治流氓集團是《啟示錄》中的魔鬼「666」,江澤民是邪惡之首。

《啟示錄》第十三章十三和十四段講,這個獸善於製造奇蹟和欺騙哄騙人們。在《舊約全書》中的丹氏(Daniel)預言中講了這個獸的許多特徵:獸行,自私自利,獨裁,無法無天,吹牛,欺詐,狡猾,墮落,瘋狂,卑鄙,荒淫,象魔鬼一樣,總而言之,非常可憎,是個十惡不赦之人。再看看邪惡之首江氏的所作所為:極端自私,獨斷蠻橫,剛愎自用,以權代法,狠毒,愛出風頭,嬌奢淫逸(亂搞墮落的兩性關係,買中國空軍一號專機,建大劇院),失去理智時的樣子和魔鬼沒什麼區別。江氏的行為和丹氏的預言完全一樣。

三、「最後的戰斗」

在《啟示錄》和《聖經》其它預言中講,在上帝大審判之前,正邪之間有一場空前的所謂「最後的戰斗」(「TheFinalBattle」)。人們一直非常關心此事,而且通常認為,這個「最後的戰斗」是圍繞中東地區和多國參加的大規模毀滅性的軍事衝突,其實這是很大的誤解。

在《啟示錄》第十三章一段講,這個七頭十角的獸每一個頭上都有褻瀆神的名號。第十三章五、六段講,這個獸用嘴攻擊和褻瀆神,用現代的語言講即是這個獸用各種新聞媒體製造謊言、污蔑、誹謗等攻擊和褻瀆神。在《舊約全書》的丹氏(Daniel)預言中也講到,獸用嘴不停地褻瀆神。《啟示錄》第二章二十三段明確指出,神尋找人的心靈和精神。這些說明,「最後的戰斗」並不是人們熟悉的軍事衝突。《啟示錄》第十三章七段還講到,除了污陷和褻瀆神之外,獸也瘋狂地迫害信徒們,一些被關進監獄,一些被酷刑折磨而死。所以,「最後的戰斗」不象人間的戰爭,而更象早期耶穌及其信徒被羅馬帝國迫害的情況。

那麼「最後的戰斗」是什麼呢?看看自1999年7月20日以來,江氏的所作所為就知道了。江氏為了自私和嫉妒以權代法利用一切輿論工具漫天造謠、栽臟、陷害法輪功,把「真善忍」作為自己的頭號敵人。江氏不遺餘力,動用中國一切資源鎮壓法輪功,用盡古今中外各種酷刑,迫害廣大法輪功學員。這多象當年羅馬帝國迫害基督徒的情況,只是現在範圍更大、更廣,江氏的手段更狡猾、狠毒和邪惡。所以,江氏用極其邪惡、殘暴和流氓手段迫害「真善忍」才是真正的「最後的戰斗」。

《啟示錄》第十六章十三、十四和十六段講,從赤龍、獸和假先知的口中出來的三個象青蛙的污穢東西,聚集了地球上的一些國家的領導人。《啟示錄》第十三章七、八段講,獸要在世界範圍內任意肆行。第十七章二段說,「大淫婦」和世界上的國家領導人「行淫」。所以這場關係人類命運的「最後的戰斗」並不限於中國,是世界性的。

這三年來,江澤民政治流氓集團不僅在中國瘋狂打擊和迫害「真善忍」,而且還通過新聞和外交手段給世界各國政府和人民散播污蔑法輪功的謠言,毒害各國人民。江氏一反中國領導人的常態,在世界各國頻繁訪問,出賣國家利益,用骯髒的交易來換取一些國家對其迫害法輪功的支持,或在這些國家內限制法輪功學員的合法權益。江氏一直試圖通過各種卑鄙和骯髒的手法把迫害法輪功的政治運動輸出到世界各地。

《啟示錄》中講到,赤龍善於迷惑人(第十二章九段),獸善於哄騙人(第十三章十四段),「大淫婦」善於用妖術欺騙人(第十八章二十三段)。正因為這些迷惑、哄騙和欺騙,世界人民還沒有真正認清江澤民政治流氓集團的邪惡本質,還沒有認清江澤民屠殺無辜善良的法輪功學員的劊子手面目,還沒有認清江氏對人類的危害。

四、獸的印記

《啟示錄》第十三章十四至十六段中講到,這個獸欺騙世人使得被欺騙的人們戴上了獸的印記。第十六章二段中講到,當第一位天使把盛神大怒的碗倒在地上時,在那些有獸印記和崇拜獸的人身上長惡毒的瘡。第十四章九至十一段中講到,所有崇拜獸和戴上了獸的印記的人都在上帝最後的審判中,喝上帝憤怒的酒,在地獄裡的烈火中永遠被燒烤。所以,崇拜獸和戴上了獸的印記的人,將處於萬劫不覆之地,永遠在地獄中沉淪。那麼對於世界上每一個人來說,充份認識獸的本質和獸的印記就非常重要。

上面我們看到,江澤民政治流氓集團是《啟示錄》預言中的獸。崇拜獸就是崇拜江澤民為首的政治流氓集團,獸的印記當然來自邪惡之首江澤民。那麼什麼是「獸的印記」呢?上面已經說明,江氏用極其邪惡、殘暴和流氓手段迫害「真善忍」才是真正的「最後的戰斗」。如果人受到了江氏的蒙騙,接受了江氏的謊言,從而產生對宇宙大法「真善忍」不好的思想,那麼這個人將處於極其危險之中,因為這些不好的思想就是「獸的印記」。在即將到來的法正人間之時,所有思想中裝有對法輪大法不好的思想的人都要喝「神憤怒的酒」。

五、「巴比倫大城」

《啟示錄》第十六、十七和十八章講了天使把「巴比倫大城」(即「大淫婦」)沉入了海底。當人們認清了江澤民政治流氓集團的邪惡本質後,就可看到「巴比倫大城」是比喻,並不是指位於現在伊拉克的古巴比倫再現,也不是指位於現在歐洲的古羅馬帝國再現。「巴比倫大城」在「最後的戰斗」中扮演的角色,就像古羅馬帝國迫害早期耶穌及其信徒的角色一樣。古羅馬帝國的毀滅可能也是「巴比倫大城」命運的先例。

《啟示錄》第十四章八段和第十七章二段指出,「大淫婦」和世界上所有的君王「行淫」,即「大淫婦」為了迫害法輪功和一些國家領導人做骯髒的交易,許多國家被獸創造的「奇蹟」欺騙,為了眼前一點的政治和經濟利益喪失了正義感和善良的心,對邪惡無動於衷,和獸共飲「行淫」的酒。

《啟示錄》第十八章二十三段講,世界上的商人和投資者被「大淫婦」的妖術所欺騙,當大審判到來之時,昔日的商業巨頭只有遙望焚燒「大淫婦」的煙而悲哀。《啟示錄》早就預言到了這一點,只可惜唯利是圖的「昔日的商業巨頭」輕而易舉地就被編造的經濟「奇蹟」(虛假的高速增長的經濟)所蒙騙,最後只落得血本無歸。

「巴比倫大城」是邪惡之源,是「世上的淫婦和一切可憎之物的母」(第十七章五段),是各種邪惡和污穢之靈的巢穴(第十八章二段),是江澤民政治流氓集團居住的地方,最後也逃不出正義的審判。

六、「新耶路撒冷」

自1999年7月20日江澤民政治流氓集團迫害法輪功以來,已經有三年時間了。根據《啟示錄》第十三章五段,這個獸用嘴攻擊和褻瀆神四十二個月,即三年半的時間(現在我們知道,由於某些原因,時間可能會有一些變化)。所以時間已經非常有限了,人類應該珍惜這剩下的萬分寶貴的時間。然而世界上的許多人還不能認識真相和人類面臨的危險,不能認識江澤民政治流氓集團的邪惡本質和對人類的危害,有的還在崇拜它,還在接受江澤民政治流氓集團污陷法輪功的謊言,有的甚至為了一點眼前的利益和江氏做骯髒的交易(用《啟示錄》的語言,即是和獸「行淫」),更有一些邪惡之徒助紂為虐。

《啟示錄》中寫的許多人類面對的大災難有的已經沒有了,有的小了很多,因為有「萬王之王」替人類的承受,有宇宙大法在人間流傳,有億萬不畏強暴、舍生忘死的大法弟子在人間堅持真理。

《啟示錄》第二十一章五段寫到,坐在寶座上的(萬王之王)說:「我把一切都更新了」。第二十一章二段寫的「新耶路撒冷」只是比喻,根本不是現在人們認為的中東耶路撒冷。「新耶路撒冷」是指更新後的人類、地球或宇宙,是非常純正和美好的。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