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么回事?CCTV又糊弄咱(图)
 
青晴
 
2002年7月11日发表
 
【人民报消息】2002年6月16日凌晨那场蹊跷的北京网吧纵火案正在纷纷扬扬之时,突然跳出个太空袭击事件。

自7月8日起,江泽民集团控制下的所有海内外的宣传机器突然铺天盖地的炒作“鑫诺卫星被攻击”事件,中央电视台更是每天数次轮番轰炸,这么整齐的动作不能不让人怀疑是为了转移人们对疑点甚多的夺去25条年青生命的网吧纵火案的视线。

追击“蓝极速”网吧夺命案的元凶

《人民报》在7月7、8、9三日连载的《鬼影憧憧的网吧大火》写得非常好,好就好在用事实说话,作者是用心调查到第一手资料,然后写出来的。我建议读者朋友们都能好好看一看这用血写成的“蓝极速”网吧夺命案。

有一个名字,您也许根本不记得,他就是1927年投笔从戎,随“八一”起义军 南征、1930年加入中国共产党的李井泉,建国后,他先后担任四川省委第一书记、省军区第一政委、 中共西南局第一书记兼成都军区第一政委,曾任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文革期间,他被打倒了,他的一个儿子被打得没咽气之前就被造反派送到火葬场给活着烧了,后来有人告诉了他这个消息,让他难过得几天没吃饭。

(左图:不能这样不明不白地死去! ) 这次,残忍的中共原以为找出两个小替死鬼,网吧纵火案就可以匆匆了结了,但是除了那永远留下伤残的13名生者外,还有25条被活着焚烧的生命啊!那些家长如果想象一下都会心疼得昏过去:从9月怀胎到呀呀学话到考上大学,这其中包含了多少辛苦啊!谁能想到就是因为中共要封闭网吧,而使自己亲骨肉的血肉之躯就这样在人为制造的纵火案中不断惨叫、凄厉哀嚎、在熊熊的大火中慢慢缩成一块冒烟的焦炭……

如果人们继续追究下去,如果事实真相在全国人民面前揭开:中共为了封锁丑闻,而有计划有步骤地以25条生命的代价来换取关闭全国网吧,结果会怎样?不用列数江泽民集团的其它罪行,就是这一件事就可以使全国揭竿而起,把中共政权摧垮!

7月8日,中国信息产业部无线电管理局发表声明,称其卫星节目自六月二十三日至六月三十日被“干扰”;同日,中央电视台的“焦点访谈”节目播出了就卫星节目被“干扰”事件对中广影视卫星公司官员、及受“干扰影响”的甘肃省景泰县和湖南省平江县等地村民的采访;也是同日,中新网预告了人民日报将于9日就此事发表评论员文章,同时发布了评论员文章全文;随后,各官方宣传机构及海外媒体按“焦点访谈”的口径统一炒作此事件。

受“干扰”村民说从来不看电视

按“焦点访谈”的说法,“甘肃省景泰县寺滩乡的农民是第一批从村村通广播电视工程中受益的人”,同时,“焦点访谈”中出现的被采访的寺滩乡永泰村村民孙玉龙称其电视6月23日晚上受到“干扰”。

但当有记者去核实时,寺滩乡的陈姓村民否认电视节目被干扰一事,他对记者说:“没有这个事,我们这儿的信号不好,收不到电视。所以我们不看电视。”而对记者询问是否有其他人受干扰,陈姓村民说:“怎么可能,我们根本不看电视,大家都一样”。该村民还证实从来没有“焦点访谈”的记者到该乡采访过。

寺滩乡永泰村的白姓村民也证实“其实我们也没看电视,只是听(县里)说。”

“焦点访谈”访问的受“干扰”者查无此人

同时,白姓村民称永泰村并无孙玉龙此人;而对“焦点访谈”中提到另一受“干扰”的景泰县条山镇居民石富胜,条山镇镇办公室称“我们没有这个人”。

其他几个“焦点访谈”中接受采访的受“干扰”者均无法被找到。湖南省平江县浯口镇兰桥村的官员一听说找江典彩(“焦点访谈”称江典彩是该村村民),连大气都没敢出,立刻挂断电话。

中共还不算太傻,专门选定看不到电视的村庄作为「受害者」,这样无论在哪里找个假证人上“焦点访谈”,该村也没人知道,因为大家都不看电视。而电视机镜头前的观众怎么能想象到江泽民时代还有人没电视看呢。所以CCTV一报导某某村受“干扰”了,观众就容易信以为真。

中央没调教好造成口径不一、各地矛盾的局面

针对“焦点访谈”描述的卫星节目受干扰一事,中央没调教好,各地不但口径不一,反应也不相同:甘肃省景泰县电视台一工作人员称并未看到,对此事不知道;景泰县广电局的官员称此事是属于保密,不会告诉记者;甘肃省景泰县县政府的官员一谈及此事就挂断电话;“访谈”中提到的湖南省平江县浯口镇的张和富说:看到了写有“法轮大法好”的法轮功节目、有天安门但没有其它场面,而与张同在镇办公室的龙(音)姓政法委官员则称:看到了“法轮功的练功动作”的画面。

这是不是有点象「天安门自焚事件」刚出来时,一个记者报导四男一女,另一个记者报导四女一男,五人变七人,七人变五人的把戏?卫星节目受干扰一事,CCTV都连番轰炸了,海内外江喉舌一起出动了,怎么景泰县广电局的官员称此事是属于保密?到底他指的是什么要保密?是中央扯谎要保密,还是找假证人上电视要保密?

另外,“访谈”中提到的张和富称,看到法轮功节目后,“当时就打电话给县里政法委,他们告诉我说是法轮功利用卫星搞的。”,而对县政法委为什么如此快就知道是“法轮功利用卫星搞的”,张说是“因为他们打电话问了电视台,是上边说的”。

奇怪的是,既然张和富看到法轮功节目了,应该马上给电视台打电话才对,怎么会打电话给县里政法委呢?更蹊跷的是「当时」就打电话,也就是刚看到法轮功节目就打电话,县里政法委员怎么当时就知道是法轮功干的?更绝门儿的是确定「法轮功利用卫星搞的」而不是象长春法轮功学员那样插播的呢?更邪门儿的是「当时」湖南省平江县的政法委员打电话问了电视台,而电视台确定「是上边说的」。这个「上边」权力大到在没有任何查证的情况下想怎么说怎么说,胡乱扣帽子。这个上边能是谁呢?

看来这是另一起精心预谋的「天安门自焚事件」!

江泽民想一箭双雕,既用自造出来的「鑫诺卫星被攻击事件」栽赃法轮功,又可以转移人民对封锁网吧及网吧25条人命案的愤怒视线;既屏蔽了所有的网络,蒙住全国人民的眼睛,使人们无法了解「天安门自焚」的真相,无法了解法轮功的真相,又给法轮功从「邪教」升级为「恐怖组织」,想的倒美!

 
分享:
 
人气:17,036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捐款和支持!
 
       

 
 

 
 
人民报网站服务条款
 
反馈信箱:[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