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污泥而不染,濯清漣而不妖──從人物畫看國畫家章翠英的藝術淵源與個性
 
夏艾蘇
 
2002-7-1
 
【人民報消息】現代藝術家不少怪模怪樣,長頭髮居多,特立獨行,波希米亞的浪漫大都展示在外表,但並不見得都有獨特藝術個性。

上世紀卅年代,國畫家張善子(張大千之兄)讓前來採訪的記者都嚇得魂飛魄散:一隻龐然大物斑斕猛虎不帶鎖鏈蜷伏廊下或梭巡院中,這是畫家臨摹的模特;其弟張大千一部長垂的大鬍子,與關雲長一般,與學界名流於右任同為美髯公。

但若論表裡如一的內在品格,美術史上浪漫者居多,完美者絕少,中外皆然:畢加索兼獵艷高手,張大千先生、齊白石老翁在財色上也難免俗。北京蘇東坡居士盛讚唐朝詩人兼畫家王維:「詩中有畫,畫中有詩」,而王維其人除修佛學養深厚外,後也所知甚少,其入世涉政榮辱,後人也有所垢病。

近年女畫家章翠英以異趣絕俗的中國畫展,令世界藝術界塵睛一亮,耳目一新,一洗心靈濁塵,歐美日十多國概莫能外,這初步成功源於畫家的藝術淵源與完美個性。

一、從人物畫看中國美術史的軌跡:

章翠英幼年學畫,得寵於一群慧眼識人的明師,故起點甚高,以路南捷徑入室大雅之堂。一開始即臨摹顧愷之真跡,而東晉英人顧愷之是中國美術史上能找到的最早的人物畫家,在漢晉兩朝之前就只有與銅鼎銘文相配的人物圖案了。

顧愷之所遺真跡《洛神圖》:曹植仰別於岸,女神垂顧雲端,仙風繚繞,瑞彩飄拂,人神分隔,漸離漸遠,意態淒然,其線條之描,如蠶吐絲,人物傳神,畫龍點睛。

其後有六朝宋明帝時之人物名家陸探微,講求「六法」,以氣韻生動為先,其畫神清骨秀,生動但嚴正端莊,筆跡如錐,勁利而周密。南朝梁人張僧鯀畫中神怪,骨氣奇偉,以書法入筆,刻如劍戟。

至隋朝開皇之初,展子虔粉點人物,後加重色,再鉤衣紋,極重神采。及至盛唐貞觀年代,吳道子之後《八十七神仙卷》幾成絕跡:物質豐盈,世俗富貴入畫,仙風道骨陌然。杜甫詩:「憶昔開元全盛日,系邑猶藏萬家室,稻米流脂粟米白,公私倉廩盡豐實」可見富裕。閆立德、閆立本兩兄弟《淩煙閣功臣圖》、《十八學士圖》時稱妙筆。杜甫詩讚:「徐公鄂公毛髮動,英姿灑爽來酣戰」可見當時畫界一斑。至唐朝天寶年間周紡更以富貴仕女入畫,豐肥濃艷,時俗譽為「神品」。

南宋末與元初書畫家趙孟□與北宋行雲流水派人物畫家李公麟分道揚鑣,開南宋院體一派。沿革至明四家皆宗,趙孟□一門子侄院體派:唐寅(唐伯虎)工筆畫宮廷古裝,仇英(仇十洲)畫人物工致纖濃皆富麗妍雅。唯有明朝末年丁酉羽宗李公麟白描畫佛,生動而古俊。

沿至清代,畫家侍候朝廷,金廷標、顧見龍等都食奉祿,為內廷供奉,與趙孟□南宋院體派一脈相承,鮮麗有餘而秀逸不足。至鄭板橋等「楊州八怪」一反潮流,如黃慎之巨幅水墨人物,與魯迅欣賞之羅兩峰(羅聘)《鬼趣圖》皆古樸淡逸,大反世俗。

到了清朝道光帝時,姜熏畫仕女更趨柔秀,李梅生等名家皆以秀媚擅長,待到同治、光緒晚清時期劉彥沖等畫家競趨秀媚近俗。到了民國時期,卅年代廣告畫時裝美人庸俗更甚,到處張帖人人喜見,正如馬克思評價古希臘神話戲劇與荷馬史詩:物質生產與精神產品走上了兩條「相反」的道路。

二、人類藝術史的軌跡:

人物畫至日本浮世繪,以性感見長;古典音樂在歐美也漸成少數人的愛好。正如闡發真善忍的大師在《人類的滑坡與危險的觀念》一文中所說:

「人類道德的大滑坡,全世界也都是這樣的,人的觀念變得很厲害,現在美的不如醜的,善的不如惡的,整潔的不如邋邋蹋蹋。

「美術作品也一樣,貓尾巴蘸上墨亂跑一氣,這就是作品。

「商店裡的玩具,過去買個娃娃得好看的,現在越醜賣得越快,骷髏頭啊,魔鬼啊,連大便的形象都成玩具在出售,越可怕賣得越快!這不是人的觀念都在發生轉變,發生著反的變化嗎?」

人類的藝術發展與人類的道德變化同步,這時出現一位反潮流的中國畫家,不能不令歐美日十多國觀眾驚異,令人刮目相看。

三、章翠英的藝術個性:

西方藝術哲學之父古希臘亞裡士多德說:「藝術是對自然的模仿」

東方的古文藝理論《文心雕龍》以為美來自宇宙,《易經》曰:「天行健,人以自強不息」以為人的靈性來自宇宙,古文家唐朝韓愈倡「文以載道」,其實也是對敦煌龍門等壁畫雕塑藝術的概括。魏曹丕的文學批評著述《典論ܦ論文》概括出「文如其人」的藝術普遍性。

東方的繪畫不是直接的模仿自然,是外在世界在畫家心靈中的反映和投影,或者說外在世界在畫家的心靈籠罩下的映象,不講透視,不求質感,山水畫更多的是大氣磅礴的鳥瞰,是畫家心靈與山水、花鳥、人物諸般生命的溝通與融合。

從東晉顧愷之與六朝陸探微,南朝張僧鯀,唐朝吳道子至楊州八怪文人畫家一脈相通。屈原以心性高治而《離騷》益彰,王維以心性修行而詩畫交融,章翠英畫技或會更上一層樓,但其心靈的純潔、人品的高尚、修行的刻苦達致人格的完美、心靈的無瑕則在中外畫家史傳中高標獨步。這與畫師們的啟蒙:淡薄名利,吃虧讓人,先人後己,與世無爭的成長教育有關,更完美於真善忍的心智修行,身體力行,幾度回中國大陸為法輪功受謗正名而上訪入獄,歷經酷虐、屈辱,挨暴打,睡冷地,強勞役,不啻耶穌入世的嚴酷洗禮,使其畫作盡顯人性純潔的光輝而與宇宙諸般生命溝通的士女的純淑,菩薩的聖潔,佛陀的人性,鐘魁的威嚴,飄來天上,顧入人間,展東方藝術源頭,映今世道德淪落,送真善忍於畫前,觀眾心情愉悅之余獲心靈之洗滌,得道德昇華之高趣,於世界反恐多事之秋,誠如一位先生所題:

「人人都能真、善、忍,世界和平定可成」

章氏畫展,人物、山水、花卉、動物均有可觀,謂予不信,不妨一觀。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