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建利被囚和恐懼的海外中國人
 
秦夫
 
2002-5-21
 
【人民報消息】中國人幾十年來一直生活在恐懼中,海外的中國人也毫不例外。共產黨有很多高招,能使十幾億人因恐懼而伏首聽命。高招之一就是槍打出頭鳥。楊建利就是出頭鳥。而且是一隻從海外歸林的出頭鳥。

中國人對共產黨的恐懼是在一次又一次的整肅和鎮壓中,不斷培養起來的。反右文革中,有多少出頭鳥被共產黨當靶子打殺。到頭來搞得人人自危。六四鎮壓更是殺得萬馬齊喑,硬是讓共產黨坐享了十幾年的大好「安定」時光。六四前是萬民聲討「官倒」,如今是貪官追殺膽敢揭發的小民和記者。如今誰不明白,只要牢記「三個代表」,上下打點好,貪多貪少都丟不了烏紗帽。你有意見嗎?你想改變嗎?對不起,判你還嫌手序麻煩,到勞教營你馬上可以上崗,如今碎石頭價錢正好。

惹不起,但躲的起,三十六計,走為上計。很多人以為到了海外,就不用怕共產黨。可走了和尚,走不了廟。你離開了中國,你父母還在,兄弟姐妹也帶不走。你實際上還捏在共產黨手裡。六四剛過時,多少海外中國人熱血沸騰,把恐懼拋在腦後。八九年十月一日,抗議六四鎮壓大遊行,從全美各地匯集到華盛頓的中國人有萬人之多。可不到一年,一位從大使館叛逃的官員帶出了一份中共文件,把留學生分成五類。第五類是堅決反對六四鎮壓而不肯低頭之輩。不給延期護照,拒絕回國就是對付手段之一。楊建利就是這第五類之一。這文件的效用不亞於天安門廣場的坦克。沒有幾年,大多數留學生就自覺歸隊,當然是一二類具多。原因很簡單,怕。怕延不了護照再也見不到鄉親父老,怕國內親友受牽連不得安寧。而第五類的名單越來越短,據說幾年前就只剩四十九人。大概沒人願意被中共湊了整數,現在還是四十九人,楊建利還在其中。

當然,除了大多數海外中國人的「怕」和楊建利之類少數人的「不怕」,也有為數不少的人在「怕」與「不怕」之間找到了更聰明的路子。記得幾年前,在一次紀念六四的演講會上,談到中國人生活在對共產黨恐懼中。一位剛從國內出來不久的留學生髮言反駁。他說:你們這些人在國外待久了,不知道國內的情況。現在中國有很大進步,我在國內就沒覺得有什麼恐懼。只要你不公開站出來和共產黨作對,不上街遊行,不發表反動文章,遠離政治,你可以讀書,可以賺錢,你可以活的很瀟灑。當然,如果這位「只要不」先生今天發言,他還會加上兩條:不練法輪功,不上訪。這種觀點時下在海內外還很流行。這很象傳說中的一位律師為強姦犯辯護,他對受害人說:如果你當時沒有拒絕,沒有反抗,你不僅不會受到傷害,還可以享受性快感。這理論確實讓人大開眼界。一念之差,被強暴的痛苦其實和花前月下的溫存是沒有兩樣的。難得的是這不僅是理論,有很多人正在享受著這種性快感。有多少人,身居海外,沒人逼著,為了數十美元的津貼,舉著小旗迎送到訪的劊子手。有多少人因為放棄了楊建利那樣的執著,可以衣錦還鄉,甚至投懷送抱,成了黨國的座上賓,有的還混上了幕僚的寶座。有多少人及時地趕上了官商勾結的跑馬圈地大潮,當大老板,悶聲發大財。反正是,有錢不賺龜孫子。

一個政治笑話說:孫中山和毛澤東同時復活而競選中國的總統。孫中山在競選演說中說:如果我當選,我將為所有的人服務,包括那些反對我當選的人。而毛澤東說:如果我當選,我將為選我的人服務,殺掉那些反對我當選的人。每個聰明的中國人都希望孫中山當選,但都把自己的票投給了毛澤東。因為恐懼,中國人又一次失去了擺脫恐懼的機會。這不是政治笑話,而應該稱作政治哭話。

如果楊建利有這樣的投票機會,我知道他會投給誰。為了了解下崗工人的處境,他冒著坐牢的危險而闖關。他已經投出了他的一票。可是要使中國人擺脫恐懼的命運,楊建利的這一票夠嗎?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