舌战三小时!尉健行击倒摄政曾庆红 江泽民急电朱熔基解围(图)
 
林立
 
2002-5-21
 
【人民报消息】四月下旬,中央书记处召开每月一次的党组织生活会议。曾庆红、李铁映向尉健行等发难,被尉健行等揭得体无完肤,会议长达三小时。


摄政曾庆红发难 不许检验「三个代表」

四月下旬,中央书记处在人民大会堂北京厅召开了每月一次的党组织生活会议。除胡锦涛出国访问未能参加之外,书记处书记尉健行、丁关根、温家宝、罗干、张万年、李铁映、曾庆红等都出席了。

据《动向》五月刊报导,会上,刚把书记处大权夺到手中不久的曾庆红先发制人,指桑骂槐地说:一年多以来,在党内、在党的领导层,对学习三个代表思想、实践三个代表要求和中央决议的要求,是有很大差距的,因而直接影响到了省部级、地方和基层党组织。实际上,党内领导层对三个代表思想还不能统一认识,而且有一股抗拒、反对的思潮。这股思潮确实有很大的消极、危害的作用。

他又说:一年来,中央政治局决议、党的六中全会通过的决议,都对三个代表思想是当今指导全党、全国工作的思想理论作出指引。如果继续坚持要求三个代表思想正确与否要经过实践,还坚持要有个认识过程,那就是把个人或部分人的意见、意志,凌驾于党中央,那党和国家事业,岂不就遭殃了!如果还这样坚持、保留错误的立场,这就会变成原则上的问题了。

看来中央有相当一部份人对疯了似的推行什么都不是的「三个代表」非常反感,但是又不能明说,只好说对「三个代表」要有个认识过程,有个实践检验过程,还有个全党接受的过程。


江泽民马屁精李铁映红卫兵式「帮腔」

接着,曾庆红的亲密搭档、刚被补进中央书记处的李铁映帮腔说:要深刻反思,为什么时代在发展,社会在进步,学习、实践江泽民同志三个代表思想,远比八十年代初学习、实践邓小平理论要困难重、阻力大、干扰多。问题还是出在中央领导层内,根子就在政治局,在政协党组,也在书记处内。

李铁映又套用红卫兵式的「大批判」手法,搬出国外(主要是美、欧、日)传媒对「三个代表」的负面报道来含沙射影攻击党内有人和「西方」站在一起。


李铁映引火烧身 尉健行揭其老底

尉健行即刻打断了李铁映的话,说:国外报道是国外的判断、观点。是否国外反对的,党内有不同看法的,都成了反面一派?那么,现在西方都接受中国加入世贸组织了,是否党和政府就与西方同流合污了?

接着,尉健行指责李铁映说:十多年了,你忽左忽右,很偏激,好想表演自己的。为什么不扎扎实实做好本份工作?这是你的失败之处,要改也难。

尉健行揭出李铁映的老底,说:你担任过电子工业部部长、国家教委主任、国家经济体制改革委主任、国务委员兼抓体育、卫生、环保,哪一样抓好了,还不是要中央出来为你护短,到中国社会科学院都搞了什么?三、四年搞了个「新时期十大阶层论」,这是与时俱进的新思想、新文化、新理论吗?这是典型的人为搞阶级高低论,搞倒退、搞复旧的东西。

尉又指李铁映有野心。在九七年十五大上当不上政治局常委,就要求安排副总理或常务副委员长,威胁中央如果不同意,他要到珠海长期休息,遭到否决后还拒绝到中国社会科学院就任。最后要由万里、宋平做了工作,才勉强到任。


陈云、彭真对李铁映的批评

尉健行还引证了陈云、彭真过去对李铁映的批评。八八年八月,陈云批评李铁映(当时任国务委员兼国家教委主任)说:开办大学不能搞翻几番,五年要有一千所大学,十年要有一千五百所大学。资金、师资呢?整个报告都缺乏理性数据。李铁映任电子工业部部长时,曾搞了个「十年赶上日本电子工业」的报告给陈云、彭真,被退了回去。彭真不但不同意他的报告,而且还作了批示:「李铁映同志要到地方、基层工作、学习,增进知识。」九十年代初,陈云、彭真都曾提出:李铁映纸上谈兵多,又盲目自负,不宜担任党政重要工作,对老一辈子女要从严、从全面考虑有利。

尉健行还披露,政治局常委会也曾讨论过李铁映的问题,并有共识:李铁映夸夸其谈,作风不正,不适宜进最高领导层。


尉健行斥责曾庆红搞帮派,针针见血

会上,尉健行等都责问曾庆红:借组织生活会向同志搞政治上的突然袭击,这一套是从什么地方学来的?尉健行指曾把搞帮派的一套,从上海带到中共中央办公厅,又带到中组部、书记处,是谁给你的权?是依照哪一条党章、党纪,又是学习三个代表、实践三个代表要求中的哪一点?

尉健行又指曾:目中无政治局集体、无中央书记处集体,把自己抬成党内第二把手,这不是个人野心的表露?!心目中还有没有党中央领导集体?为了跳级进入中央领导核心,在下面搞帮派活动。

曾庆红听到指他「跳级进核心层,搞帮派」,就立刻拿起大帽子扣过去,反指尉等是对以江泽民为核心党中央存有异心,云云。


曾庆红上调三百多名厅局级亲信到中央

接着,尉健行列举了曾庆红种种不可原谅的严重违纪、违组织原则的野心活动:从上海、江苏、浙江上调了三百多名厅局级干部亲信到中央部委、地方任副部长、副省委书记、副省长;未经书记处讨论,就把省部一级干部名单送政治局审议(根据中共组织原则条例,凡副省级干部提名,由中央书记处审核、讨论后送政治局);把个人意见作为中央政治局、政治局常委会、中央书记处的意见、决议,向下传达,擅自修改政治口号,造成既定事实,给党内造成政治思想上的混乱和内部猜疑;擅自篡改党内部委程序,在内部文件和公开报道中把中央组织部列在中央宣传部之前,制造组织内部混乱;对政治局中有不同意见的同志搞突然袭击,漠视党的组织原则,引起党内同志强烈意见;在特定场合贬低李瑞环同志、胡锦涛同志,大肆鼓吹个人的马克思主义学识和政治理论在党内必须具有权威地位……。

尉健行还摊了牌,责问曾庆红:中央已经三令五申,中组部领导班子为什么不公开个人及其配偶的收入和财产状况?目中还有没有党的决议,还有什么见不得光?

尉健行义正辞严的斥责一下子打中了要害,把飞扬跋扈的曾庆红镇住了,曾庆红这个政治暴发户被追问得如坐针毡、目瞪口呆,给江泽民摄政时的能言善辩之技巧竟不知跑到哪里去了,张着嘴只剩能喘气儿了。


邓生前表示对曾庆红一类干部「要防一防」

尉健行在会上披露:九O年八月邓小平在北戴河出席政治局会议的讲话:「要注意身边秘书、主任,主要做分工专业,不要都信他们对其他同志打的小报告。这条,王瑞林同志很正派。做秘书的、担任主任的,能对政治局同志、政治局常委同志的情况了解吗?党内有民主生活,有组织机制。我一贯讨厌给我送小报告的。」小平同志又说:「讲空话、讲大话,常对同志一言一行打报告的人,要防一防。这类人办不好大事,在党内没有基础,不能重用的。这一条意见也是我几十年工作的真知。」当时会上同志都建议将这一项作为党内审核干部的准则。

尉健行披露完这一段往事,即亮出:「小平同志指的就是曾庆红、李铁映。当时参加会议的同志大多还都健在。」曾庆红目前还没有本事公开反对邓小平,所以听到这一番话,已无招架之力,更不用说还击了。


江命朱熔基赶去解围

这一次组织生活会议长达三个多小时。尉健行等把曾庆红、李铁映两人批驳得体无完肤,使这两个江泽民的得力干将处于十分尴尬的窘境。不知哪位亲信在会议中途把消息传给江办,江泽民立即致电朱熔基,嘱他即刻赶到人民大会堂北京厅,为曾庆红、李铁映解围。

朱熔基赶到会场后就说,我是来搞中庸之道的。你(指曾庆红)要尊重尉老等同志。尉老等对你(指曾)也是关心的。

朱又对曾庆红说:还是要留意党内、社会上的舆论,外面的风风雨雨还是要注意的。对自己严些,对他人要宽些。这样,对党、对个人都是有益的。


曾庆红没得志已猖狂

「子系中山狼,得志便猖狂。」曾庆红这个政治暴发户还没有完全得志,便已经得意忘形了。他的最低纲领是进入核心层,当上政治局常委,最高纲领是成为「核心」,当上总书记。而目前,连政治局委员都不是,开政治局会议他还没有表决权,然而已经俨然是江总书记之下的「第二总书记」了。

他主掌书记处的第一仗就是炮打胡锦涛。胡锦涛在会议指出干部队伍存在危机,曾庆红马上就展开大批判,暗指胡锦涛否定党的干部队伍,是在和敌对势力相呼应。

他主掌书记处以后的第二仗,炮打李瑞环。这个尚未当上政治局委员的内侍,居然以常务书记的身份召见政治局常委李瑞环到书记处,进行「交心」。中共的「交心」,历来都专指党员向党组织「交心」,即「汇报思想」,「检讨错误」。从来没有哪一级党组织的书记向党员「交心」的。所以曾庆红以中央常务书记的身份把李瑞环召到书记处「交心」,乃是对李的公开侮辱, 这极端狂妄的小人之举令李一怒之下出走天津以示抗议。

但是刚坐上书记处第一把交椅的曾庆红显然兴犹未尽,所以这个乱子刚刚惹完,接着又打响了主掌书记处之后的第三个战役。这个战役的整治对象是尉健行等。尉健行是中南海里少有的耿介之士,是江泽民眼中的沙子,是江、曾的克星。于是曾庆红在「训诫」完李瑞环之后,就立刻把炮口对准尉健行。没想到,他这一炮打过去,招来的是尉健行的迎头痛击和绝大部份与会者的同意和支持。

中央领导中都知道曾庆红是江泽民的摄政,打击曾就是打击江,所以这次开会表面上是整曾庆红,实质上是全盘否定江泽民和他的「三个代表」。

 
分享: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励和支持。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PayPal在线支付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