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專制政權的歷史就是一部血淋淋的謊言史
 
作者:李良
 
2002-5-18
 
【人民報消息】中國古代出過這樣的一件事情:孔子有位高徒叫曾參,賢而有德。一天,他的母親在家裏織布,有人來到家裏告訴她,曾參在外面殺了人了。曾母沒有理會,心想,我的兒子那麼有德行,不會殺人的。過了一會,另外一個人,跑來跟曾母說,曾參在某時某地殺人了,官府在追捕他,和第一個人說得一樣。曾參的母親還是沒動,繼續織布,但心裏卻開始放不下了。又過了一會,第三個人慌慌張張地跑來,對曾參的母親說,曾參殺人了,在某時某地,和前面的兩位說得一模一樣。由於這三個人都是曾參的母親的鄰居,曾參的母親再也沉不住氣了,匆匆逃離了自己的家。

還有一個故事,講的是東周列國志時候的晉國。驪姬為了除掉獻公的幾個有作為的兒子,三番五次設毒計害太子申生,其中一次是這樣的:驪姬召申生同遊於囿。驪姬預先用蜂蜜塗在頭髮上,蜂蝶紛紛,皆集其鬢。姬曰:“太子盍為我驅蜂蝶乎?”申生從後以袖麾之。獻公看見了,以為真有調戲之事,心中大怒,即欲執申生行誅。驪姬跪而告曰:“妾召之而殺之,是妾殺太子也。且宮中暖昧之事,外人未知,姑忍之。”獻公乃使申生還曲沃,而使人陰求其罪。大家看看,多毒辣的人心,為了掌權,造謠不說,還要欲擒故縱,最後,驪姬終於殺了申生。可惜,害人終害己,她和她的兒子不久便為大臣所殺。

到了現代,有了電視、報紙這樣的寶貝,別說造一個人的謠,造一個國家的謠,造全世界的謠都不在話下。看看文革時期的大字報,劉少奇是啥——漢奸、工賊、叛徒,全國的報紙都在說同一個謊言,弄得中國的8萬萬同胞對劉“恨之入骨”。全國的百姓,也被“文化大革命”這個謊言,塗炭了整整十年。

震驚中外的六·四天安門血案的第二天,中央電視臺便造謠,向全世界造謠:天安門清場時沒死一個人。後來,謠言被西方的媒體揭穿了,中央臺便說死的是所謂“反革命分子”,而殺死學生的士兵,卻儼然成了“捍衛國家的英雄”。而被殺戮的學生的親人們,只能在被剝奪了言論自由的情況下,悲慟欲絕,眼睜睜地看著自己的親人被極權的政府殺死後再被誣蔑。而關注中國人權的美國,則被中國政府用政治宣傳,描述為“美帝國主義”。不知道,在89年的天安門廣場上,是美國士兵開槍殺的中國人,還是中國政府的士兵開坦克輾死了中國人。為什麼,不叫“中國帝國主義?”

十年之後,民族的悲劇再次不幸上演。江澤民政府祭起“眾口鑠金”的“法寶”來鎮壓法輪功:謀劃好的“中南海圍攻”開始了全面鎮壓;看看鎮壓不了,在天安門來個“自焚事件”,弄個演員,在電視上“割開了氣管”,還能唱歌;還不行,找來一個“殺母殺妻”的傅怡彬的精神病人;還不行,再在母親節找來一個“殺親生女兒”的關某。花樣挺多,換湯不換藥,騙了百姓再說,反正政府有槍,有監獄,有電臺,有報紙,有法院,騙了你又能怎麼樣?!殺了你,再上電視說你是“反政府”。

中共在歷次的政治運動中,不知道造了多少謊言。到今天為止,也沒有為它所造的任何一個謊言向中國人民道過歉。今天活著的人們,應該牢記這個專制政權在歷史上對中國人民所犯下的罪惡,而不是為它新的謊言所迷惑。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