曝內幕!「鳳凰衛視」總裁、總參特務劉長樂在港被雙規 (圖)
 
2002-5-13
 
【人民報消息】中共在海外進行滲透宣傳的「鳳凰衛視」主席、總參高級文化特務劉長樂,最近被揭發參與「中國銀行」前行長王雪冰經濟違規及犯罪活動,目前己被監視行動、接受盤問調查。

據了解,劉長樂本人現時在香港境內,中共國政府派出了一隊為數十多人組成的調查組,由「國家安全部」一名副部長率領,留駐香港,並在數天前開始對劉長樂進行二十四小時的全天候行動監視。調查組規定,劉長樂必須在指定時間及指定地點,每天向調查組報到並接受盤問。這是中共國繞過法律看押黨官犯人的執法程序,在所謂「一國兩制」下的香港首次實施的雙規案例。

劉長樂背景複雜亦富神秘色彩,傳說他既是總參特務又是國安特務,負有向西方世界滲透的特殊使命。他旗下的鳳凰衛視風頭更勁過黨國第一號傳媒──中央電視臺,其爪牙以記者身份遍布美、歐、澳、臺,昔日江澤民替賈慶林從遠華案脫罪,今日中共政府為韓國空難駕駛員製造無失誤流言,甚至在海南島為黨國博驁經濟論壇作秀,都離不開「鳳凰衛視」代為導向輿論、撒謊撂屁糊弄海內外華人。因此,黨國上下乃至許多的臺灣媒體人,皆認為劉長樂神通廣大,紛紛投奔其旗下、以圖晉身。

眼下,劉本人身在香港,並持有新加坡護照,故中共國政府在處理劉的問題時頗費周章。調查組對劉雖然採取了類似國內的「雙規」調查手段,但如果劉長樂不合作的話,就只有透過港府來硬的了。那時,如果樣鬧將起來,香港就會再爆「一國兩制」特大醜聞,這是中共國當局刻意要避免的。不過還好,目前劉長樂的一行一動,己經在共產國安局的嚴密監視之下,相信他要逃往海外並不是那麼容易的。劉長樂參與的王雪冰經濟違規及犯罪活動,主要是:配合王雪冰,以貸款方式,從「中國銀行」把錢套出,然後再用回扣辦法,把部份錢交還王雪冰及其家人。多年來,劉長樂通過這種貸款方式,總共貸出了高達五億美元的款項。王雪冰尚在「中國銀行」任職時,貸款由「中國銀行」承擔;當王雪冰調往「建設銀行」後,則由「建行」支付。這五億美元的累積總貸款額,尚沒有包括劉長樂從「中國銀行」及「建設銀行」獲得的每年一億至一億三千萬港元的廣告費。劉長樂把這些年來套出的資金,以家人的名義,存入了瑞士蘇黎世某銀行中。

幹特務和走私發跡的劉長樂

有「神秘大佛」外號的劉長樂,一九五一年在上海長樂路出生,是原中共華東局組織部劉姓副部長之子。劉早年參軍,在駐瀋陽某野戰軍連擔任指導員職務,文革後期被保送入「北京廣播學院」,畢業後分配到「中央人民廣播電臺」軍事部擔任記者,編製屬於「總政治部」。由於劉常陪同楊尚昆等共產高級黨頭出國訪問,遂被提拔為該部副主任。四人幫被打倒前後,由於文革造成文藝枯竭,黨內高層流行閉門「欣賞」西方電影,而這個時侯的劉長樂已經懂得了收集海外電影錄象帶的妙用,於是就以提供「內部電影」為掩飾,同各方面的高幹拉關係,從而編織起了他最早期的關係網。一九九○年,劉長樂以分配房子為藉口,誘使一名女軍人與他發生關係。後來,由於分配房子未能兌現,女軍人告上總政治部,劉因此背上了亂搞男女關係的罪名,被勸退軍籍。退伍後,劉長樂夥同其軍隊裡的同夥崔強等,在華南一帶販賣走私汽車,但沒撈到什麼特大的油水。其後,他購買了一本南美小國「伯利茲(Belize)」的護照,去南美闖蕩了半年,但仍然一事無成,只好灰溜溜地又回到了中共國。劉長樂的發跡,是他再走楊尚昆的門路,同總參特務機構掛上了鉤之後。劉奉命開設了「樂天公司」,專門走私中東石油,並以此為掩護,在伊斯蘭教徒中煽動對西方的仇恨,並通過地下渠道向恐怖組織提供武器援助,從而為中共國在回教世界立下了汗馬功勞。多年來,劉長樂在總參特務部門指揮下,暗中同「中石化公司(Sinopec)」合作走私,所幹勾當同遠華案中賴昌星幹的一模一樣。鑒於劉長樂有總參的特殊背景,所以每當劉控制的大型走私油船在海關被查扣後,他都有本事通過北京軍方關係順利化險為夷。

有一次,「中石化公司」中一批參與劉長樂走私的共幹東窗事發、紛紛被逮入獄,其中一名副老總差點還被判了死刑,可劉還是利用他自己的「特殊背景」向該副老總落井下石,而自己卻安然無恙地得以脫身。那次因「中石化」走私吃憋的人,現在只要提起劉長樂這個名字,無不咬牙切齒,罵劉是一個專肆陷害合作夥伴的小人。

結成特殊利益集團瘋狂竊國

九○年代,劉長樂剛從美洲回國時,為了謀取貸款,曾通過一名羅姓金融界人士,結識了「中國農業信托(中農信)」的一批高層人士,當中就有王岐山。後來,劉經王岐山介紹,結識了時任「中國銀行」紐約分行行長的王雪冰。「中農信」後因大批壞帳貸款、且又被中共中央認定有「政治企圖」被關閉,但劉長樂同王雪冰卻臭味相投越走越近,並由此悄悄組建了一個特殊的利益集團。從一九九四年至今的八年裡,該集團在中共黨政經圈子裡,經營了諸多見不得人的骯髒竊國勾當:

1、官商勾結、以「貸」竊國

王雪冰串通劉長樂,利用其在銀行系統享有的特權,前後貸出了總數高達五億美元的款項,貸款名目繁多:有以「鳳凰衛視」」及「亞視」名義融資付出的,也有以劉長樂的深圳、北京高速公路、頤和園房地產、住宅小區房地產等名目貸出的。前已提及,當王雪冰尚在「中國銀行」時,貸款由「中國銀行」承擔;當王調往「建設銀行」時,則由「建行」給付。這五億美元的累積總貸款額,還不包括劉長樂從「中國銀行」及「建設銀行」獲取的每年一億至一億三千萬港元的廣告費。所有的廣告費都是有大筆回扣的,由劉在境外安排,支付給王雪冰妻子宗碌碌的影視製作公司,偽稱是作為製作系列電視劇的開銷。此外,光是劉在深圳建「鳳凰中心」的一個項目,就從王雪冰處貸出了八個億的人民幣。八個億到手,劉立即安部下對深圳項目所得進行大規模洗錢、分贓。

多年來,劉長樂將其套出的資金,以妻子郭X英及兩個女兒的名義,源源存入了瑞士蘇黎世的銀行。而當王雪冰因經濟問題被共產中央收押後,因此案也危及了劉本人的生死存亡,故想方設法利用其在總參的「特殊背景」,竭力替王雪冰進行掩飾,妄圖蒙混過關。

2、美女加手段、編織政治關係網

多年來,劉長樂一直都在用他非法得來的大批金錢,為王雪冰同他組建的特殊利益集團構築政治關係網絡。他們通過送高官子女出國留學、送金銀手飾、貴重禮品、代作名人電視專題等方式,籠絡了中共國各個方面的高官。此外,劉長樂還在北京萬壽路開設了一家川菜餐廳,並配有大批陪酒、陪舞、陪睡的美女招待,作為他長期籠絡政治人物、培植個人政治勢力窗口。也正因為劉長樂的籠絡人心手腕高過其他贓官一籌,現今的北京政治圈中,劉長樂及其鳳凰衛視的大名早就名聲在外,甚至連江澤民、朱熔基每次作秀,都忘不了找劉大胖子來吹喇叭。

3、控制媒體、黑手伸入共產權力圈

劉長樂還給自己下達了一個政治任務,那就是研究俄共下臺後,古辛斯基等經濟寡頭集團如何通過控制媒體干涉政治的,他要以俄國人為效法榜樣,控制中共政壇。為此,劉長樂在「鳳凰衛視」中文臺的基礎上又推出了「鳳凰衛視」新聞資訊臺,並且在建立了二十四小時新聞頻道之後,又仿照中央電視臺的全國聯播搞起了全球聯播。

劉長樂為圖個人發展在共產宣傳領域的頻頻出擊,樂壞了做夢也想當共產神的江澤民,但卻同想通過辦「全娛樂頻道」打入中共國電視領域的外資合夥人默多克鬧了個不愉快。默多克認為,新聞頻道容易犯錯誤、風險大,萬一開罪中共中央就會虧大本。但劉長樂在其特殊利益集團的支持下,尤其是利用吳小莉等臺灣騷貨在江、朱等高層共頭那裏打開局面之後,更是一意孤行,做起了賺政治、陪經濟的紅色生意。只要是能給劉提高政治形象的買賣,他是絕對不會缺席的,而虧損當然是由他夥同後臺大老板王雪冰做手腳來填補了。

熟悉鳳凰衛視的觀眾當不會忘記,該電視臺經常介紹劉安排採訪隊、甚至親自陪同訪問各省諸侯。曾接受專訪的省級黨官中,包括有被判死緩的黨國要犯雲南省長李嘉延、瀋陽市長慕綏新等,而劉由此得到的回報,除了給自己樹立政治形象之外,當然也少不了地方贓官的私下增金,以及協助他擠掉地方上的政、商競爭對手。默多克一個老外,他又哪裏會懂得在中共國權力雖然不能用金錢計算,但其淘金、變錢的價值,卻要遠勝過帳面上的收益。

四月二十五日香港傳送

摘自「大參考」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