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醫!老江是不是到了想喫啥就給他喫啥的時候?!(組圖)
 
樂樂
 
2002年4月5日發表
 
【人民報消息】江澤民在今年第二次政治局常委會議公開胡錦濤健康欠佳的祕密,引起網絡上一片「廢胡立曾」、「廢胡滅曾」的譁然聲。讀了不少這類文章,我爲大家的精闢論理佩服。不過,不知大家有沒有注意到,利用小胡的「健康」作炮彈的江澤民,卻是到了想喫啥就給他喫啥的時候了。

江澤民喜歡在外國客人面前背英語、吟詩、彈琴、唱歌、跳舞或弄筆潑墨,這是全世界都知道的事。他大概認爲這些花裏花俏的賣弄就是「開明」的表現,因此樂不知疲地逢人就「露」,而且看樣子都養出了「露癖」。在這種不知廉恥的「露癖」的控制下,每次記者招待會,談風花雪月,江澤民就來勁,談正事,江澤民就委靡不振。

去年亞太峯會期間,我就是抱着這樣的心態,看江澤民的記者招待會。可是饒我有思想準備,還是大喫一驚。

本來嘛,人家小布什就對外宣佈,北京一行是「工作訪問」,並不是來北京喫喝玩樂,拉關係的。而這場世界矚目的記者招待會才短短的二十分鐘,記者們絕不可能關注「你是否每天都游泳?」的可以讓江澤民天馬行空的類似問題。大概是這個「掃興」的原由,江澤民的「露癖」沒法滿足,所以老江在會上的表現,何止是沒有激情,簡直就是委靡不振,甚至是不知所言。那種反應的機械遲鈍,已超出了缺乏訓練或因政治需要而躲避問題的程度。

二十分鐘裏四個記者發問,兩人是大陸記者,其問可料,江氏毫無掩飾,低頭讀本。第三位是南韓記者,問的也是稀鬆平常,不知爲何江氏依然能低頭讀本,難道是江辦圈養的「氣功師」能預知記者提問,問題早在備稿之中?最妙的是江澤民對最後一位美國記者反應,讓我不僅爲他汗顏,而更要爲全中國擔心了。下面是根據回憶寫下的對話大意:

記者:江先生,很高興又能見到您。八七年我在上海採訪過您,那時您最操心的是上海人民的住房問題,我相信那種情況已經有了好轉。我今天想問的是,您是否象許多人說的那樣,很快就要退休?如果您會很快退休,或者不退休,那幺您能告訴我這樣做的理由嗎?

江:謝謝您的問題,您記性真好,是啊,您說的很對,當時上海住房很緊,我們確實很擔心。很擔心哪。謝謝。(環顧會場,似待下個問題。)

翻譯:(小聲對江)江主席,他問的是關於您是否會退休,退休或不退休的理由是什麼。

江:(對翻譯,大聲,邊做手勢)嗯,他問的是,關於退休,或者不退休,如果不退休,那麼不退休的,(頓),的什麼呢?

翻譯:您明年是否退休?如果不退,理由是什麼?如果退,理由又是什麼?

江:(笑)啊,現在我聽明白了,對不起啊,我沒有抓住您的重點。您問的是我會不會退休的問題,這個問題我們應當依照我們國家的制度來辦。我個人沒有意見。

看了江澤民的這一段表現,大家一定跟我一樣驚訝:堂堂一國領袖,怎麼這樣胡塗?許多人會認爲這是裝胡塗,是政治手段,但我認爲這根本不是什麼「裝胡塗」,而是真胡塗!

第一,江澤民是最高領導,不必拘泥集體領導的約束,本應收放自如。第二,記者的問題雖稍微敏感,但這是人人心中所問,對慣尚「不打無準備之戰」傳統的江氏,不應當是出其不意。第三,江澤民最後還是把問題擋了回去,說明他能擋,可是,爲什麼要先「胡塗」一陣呢?第四,以江澤民愛唱歌,跳舞,賣英文,誇言留學經歷,喜與大國領袖合影,等等出風頭性格,似乎也不應以裝胡塗爲對付記者的手段。朱容基在去年臺灣大選前的記者會上,被問到中共還會不會再次在臺海進行軍事演習。此問涉及國家軍事機密,應當比江氏面臨的問題更爲嚴峻。當時朱容基高深莫測地一笑,說:還有兩天就要大選了,大家可以看麼。江澤民即便沒有朱容基的機智,他的智囊助手們,也不會爲他準備一些類似的回答嗎?學歷遠不如江的張作霖,曾牢記一句答記者用的雅話﹕「無可奉告」。綠林出身的張作霖,並不會對記者說「啊?什麼啊?我聽不見哪。」可是,江澤民爲什麼要損自己的形像呢﹖

精神科醫生當懷疑病人患老年性癡呆時,常常問一些貌似簡單的問題或請病人做一些小任務來測試病人的任知功能。這些測試中的一個是:請病人用一隻手接過一張紙,用兩手對摺,再用一隻手把紙放到地上。很簡單吧?但是對診斷很靈敏,這是一個需要三步思維來指導的動作,很多在常人眼裏看來並無大礙的老人,常常只能完成兩步思維,因而會接過紙徑直放到地上,或把紙折成兩半後不知下面做什麼。

嚴重的老年性癡呆,甚至只能進行單步思維,所以對這樣的老人,您千萬不能說:坐上這輛公車,到公主墳下,往前走一個街口就到世紀壇啦。這老人準迷路。這與美國記者的問題很相似。美國記者講了三個意思:第一,我們是老朋友啦,我還採訪過您呢。第二,您會退休嗎?第三,退或不退的理由是什麼?大家看看江澤民的回答,就知道他能做幾步思維。

當然僅憑一兩個問題,要做醫學診斷還依據不足,而且許多測試,包括實驗室檢查,我們也無法做,即使江澤民的御醫做了,我們也無從知道。

老年性癡呆的其它症狀有:




1,層下症狀:瞬目減少,面無表情(MASKED FACE),舌不靈便,說話尾音脫長,轉頭減少,行走時擺臂減少,步履緩慢,步幅小。(這就是活標本!)




2,邊緣系統症狀﹕記憶力衰退,常常忘記常用對象,如鑰匙和筆記放在何處,性格改變,情緒不穩,易發火,無耐心。(不分場合當衆挖鼻妞兒,跟隨地大小便有何區別?)



3,前葉症狀﹕邏輯能力下降,愛以謊言掩蓋遺忘(CONFABULATION),道德監察功能下降,本能傾向明顯(DISINHIBITION)。(見女垂涎欲滴,見男媚眼橫飛,江澤民之本能也)



我認識一位患有老年癡呆症的老人,平日丟三拉四,連家人都不認得,還經常在公共場所大小便。但是,每當看到最喜歡喫的食物時,還是會向盤子伸出手。(談公務?握着老朱都的手想不起是誰!見了女色和舞臺麥克風,一如注射了嗎啡,喫了偉哥一樣!)

看看江主席在公開場合的表現,我不禁要大聲問:

御醫,江澤民是不是到了能喫就多喫,能喝就多喝,能睡就多睡的時候了?!江主席的健康關係到社稷,你們可不能背叛全國人民,隱瞞實情!

(點擊圖片可放大看得更清)

 
分享:
 
人氣:15,799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打賞。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人民報網站服務條款
 
反饋信箱:[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