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中共政法委書記羅乾親家何祚庥的公開信 (圖)
 
賈苑仕
 
2002年4月1日發表
 
【人民報消息】致何祚庥的公開信

數日前瀏覽網,赫然看見何祚庥的大名,還以爲自己看花了眼,再往下一瞅,沒錯,清清楚楚,何祚庥院士。何祚庥或許有同名者,但中國科學院院士則沒有第二個。還以爲何院士在自己的學術領域---理論物理學上有了不起的發現,竟吸引了多維的目光。讀下去才發現原來多維轉載的是何祚庥在《檢察日報.法治評論週刊》上發表的高論:股市是貧富差距的罪魁禍首,應向股民徵收所得稅。筆者無緣拜讀何院士的原文,但從多維的文稿可見該文有理有據,言之鑿鑿,數據詳實,確是「院士」風範。

  何院士的觀點是否正確,筆者不加評論,可是讓人大惑不解的是,何院士什麼時候開始對股票產生了興趣,竟不惜花費如此精力研究中國的股市?難道物理學上的難題都沒有什麼可解的了?恕筆者孤陋寡聞,沒聽說過中國科學院或是中國工程院有哪位院士是靠研究股票而被評爲院士的。難道何院士也缺錢花,炒起股票來了?再看北京大學主頁上的教授名單,何院士的大名也位列其中,不過不是在頂尖水平的北大物理系,而是出人意料地掛名在北京大學科學與社會研究中心,擔任科學技術哲學專業博士生導師,教授簡介上寫着「我不信邪......」等等字樣,據說何院士還因爲充當反法輪功的急先鋒而受到中國科學院的表彰。按中國人的邏輯,學問做到深處,自然而然一通百通,達到徹悟之境界,只要評上院士了,隨便任何一門學科,做個教授均不在話下。數年前參加一次全國性的學術會議,一位冶金學界的資深院士作特邀報告,題目赫然是「材料與可持續發展」,一位與會的年青學人不禁搖頭嘆氣:「怎麼老前輩們都搞起方法論來了?」大有學風日下之感。據說這位院士徒子徒孫數不清,大多數直到畢業了連老先生長什麼模樣都不知道。時下里「學歷打假,文憑打假」很時髦,依筆者愚見,院士堆裏也有很多假可打,至少不務正業者大有人在。

  何院士着文立說指責法輪功宣揚「地球要爆炸,人類要毀滅」,「世界末日即將到來」等等,筆者翻遍了法輪功的書籍,也未找到這些謬論。共產黨的老祖宗馬克思說過「科學上來不得半點虛假」,玩科學的人都講究「學術嚴謹」,中國學生畢業時都要在論文結尾處恭維自己的導師「學術上如何如何嚴謹」,自己又「如何如何受益」等等。何祚庥既然能當上「中國科學院院士」,學術上定然是很嚴謹的了,不知何院士從何處聽到、看到這些聳人聽聞的驚世之言?是道聽途說,還是憑空杜撰?何院士頭頂上光環炫目,「物理學家」,「社會學家」,「哲學家」,至少從學術角度上看,道聽途說也好,憑空杜撰也罷,都不是「科學」的態度,更談不上「嚴謹」。倘使何院士自己讀到了這些話,則大可指出這些話的出處來,同時叫共產黨解除書禁,來個當堂對證,讓老百姓有個明辨是非的機會。如果真如何院士所言,那時再燒書、抓人也不晚。現在書也禁了,「邪教」的標籤也貼上了,報紙、電視上說法輪功「自焚」,老百姓只好認爲是自焚,說法輪功「自殺」,老百姓也只好認爲是自殺,究竟是真是假,根本無從知曉。中國每年有十萬人死於自殺,按中共所立的「邪教」標準,共產黨應是最大的邪教。

  何院士口口聲聲說「我不信邪」,好像幾千年來中國那麼多練氣功的人都是腦袋裏缺根弦,心甘情願入「邪」道,只有何院士腦子還算周正,能辨「正邪」。誰正誰邪,共產黨說了不算,何院士說了也不算,歷史自有公論。聖人講「天道永恆,人道無常,不可逆天而行」。中國這個社會,有人心邪口邪,更多的人口正心邪。有人掛馬克思主義的羊頭,賣法西斯的狗肉;有人嘴裏高呼民主法治,背地裏大搞獨裁專政;有人這邊說要剷除腐敗,那邊卻耗費上千億老百姓的血汗錢借國慶之名爲自己臉上貼金,花費億兩銀子進口豪華專機,爲了建個國家大劇院一擲幾十億不當回事,慈禧太后當年挪用海軍的軍費修建頤和園給自己享樂,「傾中華之國力,結友邦之歡心」,也不過如此。前清圓明園被燒、駐外公使遭洋人羞辱而自殺,今朝大使館被夷爲平地,同胞命喪異鄉。區區三年時間國人就將那慘痛的一幕拋諸九霄雲外。古人以史爲鑑,今人以史爲戲,醉生夢死,縱情聲色;中華大地,明明哀鴻遍野,民不聊生,當權者卻粉飾太平,欺騙天下;有人扯着嗓門喊「以德治國」,其實自己都不知道「德」爲何物,幹缺德事;有人打着「爲人民服務」的口號,實際上幹着魚肉百姓的勾當;有人借「科學」之名,行沽名釣譽之實。時下里「科學家」也不好當,爲弄點經費懷揣現金上敬下孝,跑斷雙腿,一年三百六十五天有在三百天在火車上度過。一旦評上院士之後醜小鴨立即變成了金鳳凰,科研全撂一邊,今天搞個社會調查,明天寫幾篇推薦信,後天參加個鑑定會,紅包滾滾而來,一字值千金;有人打着「反封建,反迷信」的旗號,大行迫害之實。明明毫無人權可言,卻厚顏無恥地謊稱「歷史上人權狀況最好」,胡扯什麼「人權首先是生存權」,荒謬絕倫,好像人權就是大米飯了;有人借佛、道之名,行斂財之實。千年古剎寒山寺竟然拍賣「撞鐘權」,世人竟鬨然叫好,請問佛何在?請問道何在?有人到處吹噓「中國信仰自由」,暗地裏操縱打壓,爲己所用,把數千年文明糟蹋得面目皆非。放眼神州,世風日下,無誠無信,道德淪喪。放着鉅奸、鉅貪、巨邪、巨惡何院士不打不反,卻偏要跟信仰「真、善、忍」的平民百姓過不去,是沒有這個膽量,欺善怕惡,還是另有居心?抑或根本就是一丘之貉?

  何院士1999年在天津的一家刊物上發表了一篇「我不同意青少年練氣功」的文章,直接導致了後來的法輪功學員去北京上訪的事件。由於信訪辦就在中南海,這事被媒體渲染成了「法輪功學員包圍中南海」,併爲後來的血腥鎮壓埋下了伏筆。筆者想問一問,中國人信佛、信道好幾千年,何院士憑什麼「不同意青少年練氣功」?憑什麼不讓老百姓練氣功?是憑你頭上的幾根白毛,還是憑你頭頂上「院士」的光環?抑或專制體制下培養出來的「院士」,也秉承了專制的作風,也想箝制或操控別人的思想和行爲?

  或許筆者乃一井底之蛙,不知天高地厚,何院士果然是牛頓再世,愛因斯坦重生,三十六藝,樣樣精通,將來再評個社會科學院院士也大有可能。但是,頭頂上的光環越多,暴露自身陰暗的機會越大。倘若何院士果真是胸懷天下,憂國憂民,則是萬民之福;如果只知道拍當權者的馬屁,投其所好,必將爲世人所唾棄。

摘自(博訊)

 
分享:
 
人氣:14,430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打賞。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人民報網站服務條款
 
反饋信箱:[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