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无声处听惊雷──东北特大工潮追踪报道
 
九鼎茶居
 
2002年3月30日发表
 
【人民报消息】进入3月份,中国大陆的时事焦点不是人大政协"两会",也不是笼罩北京的沙尘暴,而是此起彼伏的工人抗议示威。

3月1日,工潮首先在大庆油田爆发,数千名被"买断工龄"的不在职工人抗议企业单方面撕毁协议,侵害工人权益,抗议活动迅速扩展成超过五万工人参加的特大工潮,他们的诉求很快得到了新疆油田、胜利油田等工友的支援,大庆的工人抗议运动至今仍在坚持......

先介绍大庆工潮的背景:大庆是五十年代勘探发现,六十年代全面开发的中国的第一个大油田,产量在六十年代占全国总产八成以上,一直是所谓的"油老大"。到现在依然占全国总产1/3强。

"艰苦奋斗,自力更生"的大庆精神曾是样板典范,大庆人的贡献是难以估量的。然而,进入九十年代,大庆每况愈下,地底下的石油,总有个枯竭的时候。换言之,大庆油田将要油枯灯尽的前景,石油部和大庆企业早就明白了。那么政府为工人未雨绸缪做了些什么?石油企业这个长期的税利大户是否准备了基金给工人留下出路?他们非但没有做,而且政府官僚为政治前途和经济增长数字,还要竭泽而渔;企业领导则竞相损公肥私,将工人的福利基金化为己有。九十年代,大庆的"高产稳产"的南柯梦终于做完了,开始分期分批遣散工人,"买断工龄"的办法就是大庆主要的下岗模式,即按工龄一次性发给工人遣散费,这笔钱由十万至十几万元不等,然后生老病死,自祈多福,各安天命。这还是尚有点油水的大庆企业才能拿得出来,其他国营企业则更惨,但考虑到大庆石油工人睡了几十年窝棚之艰苦,和他们的实际劳动产值,国家长期的低工资制,政府和企业欠工人的是还不清的一笔巨债。问题在于,政府和企业连这样的一纸"买断工龄"的合同都不愿履行--当初大庆下岗工人签署这个合同,首先是迫不得已,其次,合同规定下岗工人的福利和社会保险和在职工人待遇完全相同,下岗工人觉得生活还有一定保障。譬如,东北苦寒,每年三千多元的取暖费仍然由企业负担,此外,下岗工人每年只交两千六百元保险费,殊不知,从去年到今年,保险费陆续两级跳,现在已跃升至四千六百元,而在马年春节刚过,又被告知取暖费从此勾销。

这便是触发这次大庆工潮的契机,但"劳资"双方都未能预见得到,工潮象滚雪球一样,波及东北乃至全国其他地方.......

就此事件,"九鼎茶居"节目特地采访了香港立法会议员、香港自由职工联盟的工团领袖刘千石先生。(上)

3月1日在大庆爆发的特大工潮,很快就产生了连锁反应,至3月11日和3月13日,辽宁省辽阳市和四川省广元纺织厂相继掀起了工人抗议活动,尤以辽阳市的工潮规模最大。

辽宁的辽阳市和黑龙江的大庆略有共通之处,辽阳也曾是国营企业的典范,这个拥有50万居民的工业城市,几乎全部由工人家庭组成,而现在,整个城市有一半人失业。问题更为严重的是,辽宁省是贪污腐败巨案发生最密集的大省,辽阳当然不会例外。这次辽阳工潮的诉求,比大庆工人有著更鲜明的政治色彩----工人抗议的起因是在职工人的工资的长期拖欠,而企业领导和市政府官员狼狈为奸,贪污盗窃,行贿索贿,无所不为。而辽阳工人的福利及生活保险的质量水准又远低于大庆石油工人。可以说,民生凋敝的辽阳市已到处布满易燃的干柴,是次工潮一起,便迅速由最初的数千名示威者扩展到五万人,他们的口号是"要吃饭";"要工作的权利";要求彻查腐败;要求罢免市人大主任龚尚武,理由是:既然人大不能代表人民监督政府,作为人大主任就应该辞职。

至于四川广元纺织厂的工潮,起因则是企业拖欠工人的养老保险金,这笔欠帐以长达7年未缴清,而最近企业又背著工人与政府私订协议,把拖欠工人的养老金偿还期再延长三年。广元纺织厂工人旋即发起罢工......

无一例外,大庆、辽阳、四川这三起工潮都遭到当局的铁腕镇压,四川广元纺织厂有两名工人被捕,多人被打伤;而工潮规模最大的大庆、辽阳两地,当局出动了几千名武警和解放军部队,尤其是辽阳市,实施戒严,并逮捕了四名工人代表,辽阳工潮被定性为"非法"、"制造动乱"、"和国外势力勾结"。至于持续了20多天的大庆工潮,则以大棒加胡萝卜的方式去解决,工人提出的条件得到部分满足,事后却有人数不详的工人被拘留。

发生在中国的这几起工潮,已在国际媒体广泛报道。为此,"九鼎茶居"节目特地采访了香港立法会议员、香港自由职工联盟的工团领袖刘千石先生。(下)

(RFA)

 
分享:
 
人气:9,412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捐款和支持!
 
       

 
 

 
 
人民报网站服务条款
 
反馈信箱:[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