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社董立杀人案招数连环 记者张非非为法轮功发明「躺」功(图)
 
青晴
 
2002-3-20
 
【人民报消息】中国广州某大学心理系教师李立华医生说,「中国在国际社会是一个精神病高病区的国家。特别是近十年来,每年精神病发病病例高达约七百万,成为国际之最。我们虽然采取了一些措施,例如在大学和各大社团增设心理专科和心理门诊。但社会保安方面缺乏系统配合,而且中国人爱面子,家中有精神病人,常常掩盖,现时各大城市每日均有这类精神病人作案的事件。政府应该对中国精神病泛滥的社会现象采取紧急行动,防止更多的杀人案再出现。」

这一年多来,由于江泽民政府把一些社会上破不了案的重大事件都归结给癫子、残疾人,如江西芳林小学爆炸案,石家庄五处爆炸案等,所以CCTV、新华社和人民日报更是跟犯鸦片瘾一样,编剧本离不开神经病杀人案了。

昨天人民网出了一篇文章到晚上还提到首页首位上,今天人民网又拿起了老烟枪,责任编辑都是庄红韬,昨天作者没敢落名,今天转载的是署名文章「邪教缠身 辽宁“法轮功”痴迷者杀妻害女始末」,作者是不怕死的新华社记者张非非。先不说新华社有没有这个记者或这是不是真名实姓,但这个 「非非」就挺具深意。

记得,「福尔摩斯侦探记」之所以吸引人是因为非常具有逻辑性,虽出其不意但令人心服口服。张非非先生这篇可就漏洞百出了,所以建议先去图书馆借些书来看一看,再编写起来就顺手多了。

人民网今日报导说:「2月3日是农历立春的前一天,北方的冬夜仍然充斥着严寒。深夜11时许,朝阳县大平房镇公安派出所突然走进一个满身血迹、一脸凶气的男人,他自称:“我是法轮弟子”,“我把我老婆孩子全杀了”。同时嘴里还不停地念叨着“再有5分钟就升天了”之类的话。」只敢宰别人不敢杀自己,用什么方法升天呢?

人民网接着报导说:「他是镇西街村村民董立,是来投案自首的。他交代说,当天他去台子乡大舅哥家随喜礼,下午3点吃完喜酒回到家,自己剁了饺子馅,准备第二天过小年包饺子,可突然接到“大圣王”李洪志的指令,说是今天22点天塌地陷,这之前升天的人能成神佛,可以到最好的地方去,过了此刻就得变成猪狗。当晚近22点时,他急急忙忙将家里藏匿的“法轮功”书籍和磁带烧掉,然后待妻子女儿熟睡后,抡起自家的铁镐,向她们头上就是一阵猛砸,待鲜血四溅,他确信妻子女儿已经死亡了,在家里洗了洗自己沾满鲜血的双手,来派出所投案,想让政府把他枪毙,好和妻女一同升天。」咦!升天还需要别人帮忙吗?

怎么听着这么耳熟,编得和「京城血案」如此雷同?傅怡彬说要让妻子父母「升天」离开人间这「猪狗不如的地方」,而董立也说要「和妻女一同升天」并更发展了一步,怕「变成猪狗」。既然董立说接到指令说是当天22点天塌地陷,这之前升天的人能成神佛,过了此刻就得变成猪狗,而他当晚「近」22点时,烧掉“法轮功”书籍和磁带,「待」妻子女儿熟睡后才动手,这个等「待」是否过了22点了呢?对此我有点看法。

第一、如果照记者张非非所写,等他去派出所投案已经过了22点了,不知怎么还没有变成猪狗?

第二、怎么傅怡彬和董立都是让亲人上了天,而自己还赖在地上不走?那让亲人去投靠谁?

第三、为什么两个杀人案都是对亲生父母和亲子手软?而确认死亡的都是结发妻?如此下去,知道丈夫有二奶,有外遇的人可真要注意了,别等让陈世美「斩」了,只要他说是炼法轮功炼得神智不清就免于制裁而自己却成了冤死鬼。

第四、是最可怕的一点,中共媒体公开宣扬「让政府枪毙,好升天」,这不是制造社会动乱,鼓励犯死罪吗?

李立华医生说:「我本人是医生。看到傅怡彬杀人案后,作为一名医生我感到很难过。从照片上看,傅某是很明显的精神病患者,象病人达到这样的程度,应该有很长一段时间的前兆,医院和警方为何都没有任何行动?」

他还说「在我接触的病人中,神经病近似巅狂状态仍在社会上自由活动者很多。这中国目前仍未被重视的社会问题。前年,在去新疆的一列火车上,一节车厢上就有二十多个人同时发病,当时是因为长时间误点,加上疲劳,心理焦虑之下,精神病发病率非常高。这些事件的频繁发生,给社会民众带来恐惧。」

而了解董立杀人内幕的知情者说,发病诱因有两点:一、有家族精神病史,有4位姑姑患精神病死亡。二、董外出打工,与其他工友被老板扣了工资,董只带回八百元钱,董因此事坐卧不安,回家后整日精神恍惚,行为大为异常。这就是李医生所说的「心理焦虑、发病率非常高」的那种人。

人民网接着报导说:「从事件发生后公安部门对其所作的讯问笔录,可以洞察其凶残杀妻害女的内心动机。笔录摘要如下:警察:你杀妻子和女儿的时候,没有想到那是两条生命吗?董立:我想到她们也是两条生命,但是我要救她们,把她们送到神的空间,才把她们杀死。我自己也去和她们一样做神。」

既然这样,董立为什么没有按照他所说的22点以前死,而是跑到派出所去报案呢?记者张非非说:「来派出所投案,想让政府把他枪毙,好和妻女一同升天。」原来董立从来也不认为需要学法轮功才能升天,而认为只有让政府枪毙就能升天!那么中共为何非要强加法轮功学员的名称给他呢?

非非同志还写道:「据介绍,董立从1998年冬开始接触“法轮功”,并在本村参与练功,尊李洪志为“大圣王”。1999年7月国家依法取缔“法轮功”后,董立就不再公开练功。躺在家里暗中练功读《转法轮》。」

(左图:香港法轮功学员被恶警掐昏倒在地) 中共打压法轮功两年多了,连公安的托儿王进东都知道法轮功炼功是坐着的,人民日报和新华社也应该知道法轮功从来没有「躺」功,您什么时候看到任何一位法轮功学员是躺在天安门广场上炼功的?凡是躺在地上的都是被恶警和便衣打躺在地、拖着走的。看来非非同志在编写方面还须加强,而责任编辑庄红韬也别慌着抢功,一天出一篇虽然挺好,但质量上还是要把把关的。不能由着非非同志胡作非为。

当然还有一些小地方需要改进,比如,说到「大圣王」真让人莫名其妙,是哪本小人儿书上有的?还是看哪个武打片中出现的?记住,法轮功从来都没这个称呼,以后再编写时就该注意了。另外,傅怡彬杀人时说要去「极乐世界」,可非非写的是「法轮世界」,这就没有闹出笑话来,只是如果非非没有让「法轮世界」里出现「大圣王」,写得就近乎完美了。

董立的女儿董雨丹,据班主任老师介绍,「平素她穿着极为朴素」 「平日的苦恼就是有时交学杂费和书费好像挺困难。」 但非非同志在介绍他们家时,浪漫地写道:「董立家里,显得有生气的物件是一幅镶着照片的镜框,里边摆放的几乎全都是他14岁女儿的照片,且多半是艺术照。」连学杂费和书费都交不起,还有钱拍艺术照?看来非非的生活一定无忧无虑,就好象古代有个皇帝,当大臣说百姓吃不上饭时,他说那就吃肉嘛!

最后人民网上的这篇文章说:「由于母亲孟秀荣离开了人世,父亲董立在押,并将依法受到惩处,如今董雨丹形同孤儿。面对失去亲人、失去家庭、失去生活依靠的小雨丹,所有的人都真切地感到内心压着一块巨石。所幸的是,这个社会并没有抛弃她,政府也已对她今后的生活和学习作了妥善的安排。」

可是知情人说,有政法委派去不明身份的人在董雨丹的身旁,在家属的坚决要求下,最后政法委同意董宇丹由在医院工作的二舅孟兆辉(不修炼)接回家。当天,当董宇丹的其他亲属赶到时,孩子已和二舅母两人坐出租车回舅家去了。

自此,董宇丹的其他亲人始终再未能与她见面,也联系不上,看来她正处在被江泽民政权暗杀的危险之中。至于董立,有人推测说,如果他不这样胡言乱语,兴许因为是精神病人可以轻判,但现在他按照中共的指示诬蔑法轮功,被利用完了,那么就不能让他泄露机密啊,怎么惩处呢?答案您一想就知道了。

董立不但害了自己,还害了孩子! 中共心黑手辣啊!



这就是记者张非非说的「躺」功?

 
分享: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励和支持。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PayPal在线支付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