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幹拍板!人民日報突登董文華參加政協會議
 
董勤
 
2002-3-2
 
【人民報消息】前一段時間我就聽說,經統計,海外華人媒體網站的大陸讀者量排行榜《人民報》占第二位。中國有多少網民啊!而且聽說江澤民也在看,看得抓耳撓腮、跺腳捶胸的。其實這也就夠了。

去年羅幹導演的「天安門自焚事件」,給記者的任務太急迫了,只好閉門造車,有的記者寫是四女一男,有的報導是四男一女。後來又變成了七個人,也可能一時找不著合適人選,新華社又改回五人。這還不算,本來挺清秀的王進東一自焚就變成了肥頭大耳的豬頭小隊長,變就變吧,CCTV還把兩張照片擺在一起給老百姓看,是不是急糊塗了?還有,把CCTV的鏡頭放慢就會發現劉春玲不是自焚而死,而是被公安用重物擊頭倒地再焚燒而死,還有……太多的破綻都被《人民報》一一誠懇指出並希望他們改正。CCTV後來再播放時真的改進了不少,起碼劉春玲被用重物擊頭那鏡頭馬上被刪除了。

還有,外交部發炎人孫玉璽宣布「炭疽郵件」事件時,在國際上引起了轟動。《人民報》很耐心地給分析了如果這個謠言再繼續下去,將無法收場,最後希望他們「大事化無」別給自己找麻煩,果然過了幾天,中共為了表明是「一場虛驚」給了冤大頭孫玉璽一個警告處分。

「京城血案」新華社出了幾張照片來說明精神病傅怡彬殺妻弒父,結果《人民報》很著急,怕這些記者常年這麼造謠生事,神經會出問題,又花時間出分析文章幫助治癒他們的病。文章一出,就有效果,起碼新華社立即將那張把傅母臉塗成瞎疙瘩的照片撤了下去;CCTV的治癒效果更明顯,連被傅怡彬殺死二十多天的父親都死而復活了,還在醫院裏接受了獻花。

看來《人民報》的治癒率滿高的嘛,別放鬆,新華社、人民日報、CCTV還得下大功夫治!

去年10月3日很多海外網絡媒體都報導了董文華的隱沒消息,於是人民日報在10月11日就刊登了「賴昌星和女人──查處廈門特大走私案紀實」,據說是羅幹為了澄清自己而下令登的,《人民報》在10月15日出了一篇文章:人民日報做殺手:羅幹逼董文華走絕路,過了沒幾天,特別是當月中旬,中共媒體網站掀起了一股董文華熱,什麼《被傳牽涉大案 董文華將重現央視舞臺》,《近訪董文華:秋天的訴說》等等,外加照片,雖然還沒看見人影,可是讓人知道她「復活」了。

傻不傻!「隱沒」就是死的代名詞啊?有沒有名人不再露面的意思? 羅幹毀壞董的名譽,讓她沒面子,逼她走絕路,但逼是逼,人家董文華可沒上當,真死了,不就稱了羅幹的意了嗎?死無對證,想怎麼造謠就怎麼造謠,所以人家就是不上當。中共媒體又炒她活了,誰也沒說她死啊,是不是羅幹自己心裏有病啊?

如果您用「董文華」在人民日報網站上搜尋,會找到數十篇以上。人民網在今年1月3日和5日用不同的標題重覆發表同一篇內容的文章:主標題為「2002年娛樂圈十大狂想曲」副標題為「楊鈺瑩董文華淡出歌壇」,文章中露骨地報導:「如果要評選2001年最不願接受媒體採訪的藝人,非楊鈺瑩、董文華莫屬。面對媒體一再的窮追猛打,這兩位歌手始終是一副猶抱琵琶半遮面的態度,而一問到關鍵問題,不是以其他藉口推脫便是保持沉默。究竟是什麼讓這兩位歌手難以啟齒?在當事人不承認的情況下,這層窗戶紙誰也不願捅破。但有一點,躲得過今年,還有明年、後年……總不可能躲一輩子吧?!當然,或許她們可以選擇淡出或退出娛樂圈,以圖個清靜。」

2月24日《人民報》上發表了一篇文章「踢開政治殺場中的情人 羅幹重判董文華入獄八年」,有人說:「這下,董文華又該露面了。」

果不其然,讓董文華選擇淡出或退出娛樂圈的中共黨報人民日報2月28日竟突然把她的名字擺在了「政協第九屆全國委員會委員名單」中,這不是開玩笑。

中共媒體3月1日報導:「沉寂已久的著名歌唱家董文華作為中華全國青年聯合會界別的政協委員於昨日到所下榻的賓館報到。今年四十歲的董文華以演唱《十五的月亮》等膾炙人口的歌曲而聞名,為國家一級演員,已有一段時間未公開露面。相關人士說,她將可能參加明日開幕的全國政協九屆五次會議。」據我所知,不是每個參加會的人都被特殊報導的。如果沒有《人民報》的那篇文章,董文華會不會「可能」參加政協會議呢?

另外,使我困惑不解的是:什麼原因使著名歌唱家董文華「沉寂已久」?為什麼娃娃臉「已有一段時間未公開露面」?為什麼春節晚會不可缺少的「國家一級演員」不讓上臺,而讓江澤民的走調兒寶貝上臺騷擾全國人民的耳朵?

羅幹掌握著全國人民的生殺大權,今天可以讓你在監獄裏,明天可能讓你出現在政協會議上,後天說不定讓你上回臺唱支歌,大後天,說不定又把你送回監獄蹲著,再需要再讓你出來,這實在太正常了,中共政法委、政治局委員、江澤民的殺手羅幹沒有德但有權,為了他的個人利益。什麼不可想像的事都會發生。

記得媒體報導過一位高官的小孫子吵鬧時,用傳統的「大灰狼來了!」嚇唬已不起作用,但只要說:「羅幹來了!」他就馬上嚇得不鬧了。

董文華是否羅幹的情人並不重要,但羅幹為了達到自己不可告人的目的而在人民日報上公開整治一個弱女子是卑鄙無恥的。我覺得「踢開政治殺場中的情人 羅幹重判董文華入獄八年」這篇文章的結尾很好:不管董文華現在身在何處,每年春節聯歡會必不可少的她今年沒有出現,看來「通天」不一定都是好事,她的遭遇就是因為和一個恐怖的名字緊緊連在了一起,它就是「羅幹」!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