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鹏宣读工作报告时主席台上的广角镜头 (图)
 
2002年3月11日发表
 
【人民报消息】上午九时,人民大会堂主席台第二排,江泽民、李鹏、朱镕基、李瑞环、胡锦涛等领导人齐齐现身。江泽民落座,拿起桌上的人大常委会报告,浏览一番,就与紧坐他身边的朱镕基小声探讨起来,还不时用蓝色铅笔在报告上圈圈画画,朱镕基侧身细听,时而颔首。顷刻,江泽民闭目养神。朱镕基则开始批文件。摆在他左手边的一摞文件高达尺余,粗略一估,也有二百份。显然,会议的文件,他早就看过,因为公务甚冗,连开会的时间亦要“见缝插针”。

图:中南海瀛台“昨夜星光灿烂”


朱镕基用的是一支黑头红笔身的软笔,只见他左手轻扶文件,右手悬腕,写得飞快。偶尔手托太阳穴,掩眼沉思,逾数十秒,又手不停笔。批完一份文件,就将它用一白色塑料公文袋装好,放置左边。文件堆的高度一点一点地矮下去,朱镕基的速度却一直未减。九点四十五分,最后一份文件批完,朱镕基将它们全部理顺放好,极快地翻了翻另外几份材料,随即在首日封上签名。看起来他很喜欢用软笔,运笔极圆熟流畅。

江泽民的亢奋时刻

十点零一分,二十个首日封写完,朱镕基略一整理,以一浅蓝色塑料公文袋装好,轻轻地将它推给一旁的江泽民。江泽民似乎没有任何反应,朱镕基看了江泽民一眼,把公文袋又向右推了推。这时候,江泽民醒过神来,两人相对莞尔。江泽民写首日封用的是钢笔,可能因为连日来签得太多,驾轻就熟,他写起来毫不费劲,不过信封之间有点粘连,似乎给他带来少少麻烦:每写完一封,他不得不小心翼翼地用双手将两封信分开。写至第十一封,江泽民可能觉得不够尽兴,放下自己的钢笔,抓过朱镕基的红色软笔就径直写起来。

写完首日封,江泽民卸下眼镜,从一黑色眼镜盒内另外取过一副黑框眼镜戴上,转而在一张空白纸上写东西。完毕,他朝后面稍使眼色,很快,坐在主席台第三排的中央办公厅主任王刚一路小跑过来,趋前,站至江泽民身后。江泽民低声“耳提面命”一番,王刚点点头,返回原座。当王刚展开江泽民的纸条时,坐在他旁边的一女代表情不自禁地倾斜身子,往纸上偷觑,似乎有点好奇。

那边厢,正在作报告的李鹏两次猛烈咳嗽,每次均持续数秒,一时间,全场静穆,江泽民微抿嘴唇,似有担心之意。好在李鹏清了几下嗓子,报告又继续进行。

或许是“昨夜星光灿烂”,江泽民此时又显得有些困倦,恰巧一位身穿浅绿套装的年轻女服务员来到跟前续水,江泽民脸上困意顿时全无,圆睁二目直钩钩地盯着这位女服务员“飞想”了好一会儿……当她掀起江泽民的杯盖一看,仍然很满,江泽民赶忙端起茶杯连饮数口,服务员笑着替他重新加满。


图:江泽民的亢奋时刻

胡锦涛细阅报告

与人大开幕那天不同,一直不苟言笑的胡锦涛却鲜有地与旁边的尉健行交谈。不过,大部分时间是尉健行在讲,胡锦涛在听,而且仍然是神情严肃。胡锦涛审阅报告时,例牌要摘下眼镜,看完才戴好。他喜欢用红色的铅笔,手部不时有一些“小动作”,比如将铅笔倒转过来,在手中轻转一圈,又或者用铅笔头轻触报告。相隔数席,李瑞环、丁关根、李长春三人一直在说着什么,手势语言颇多,李瑞环与李长春有时甚至探过身子,隔着丁关根说话。

十点十五分,会议结束,代表纷纷起身,江泽民第一个离席。朱镕基最后离席,他似乎没有一下子站起来,服务员赶过来,帮他拉开椅子,朱镕基报以一笑。他右手夹着文件往出口走,服务员替他拎着黑色公文包。未几,秘书趋前,接过所有的物品。是时,一位机灵的女代表走至朱镕基身边合影,朱镕基敛敛衣襟,粲然一笑,显得极为配合。

 
分享:
 
人气:17,563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捐款和支持!
 
       

 
 

 
 
人民报网站服务条款
 
反馈信箱:[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