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大公子學其父江澤民已經有模有樣
 
青晴
 
2002-2-3
 
【人民報消息】身為中國科學院副院長的江綿恒看準信息高科技正在全球興起的熱潮,立志作中國的「電信大王」。前年江綿恒手中就已經掌握有一家高科技投資公司上海聯合投資公司〔任董事長〕及中國三大電訊公司之一的「網通」。但這豈能填滿江氏父子那碩大的肥胃?

「上聯」原是掛在上海市計委名下的公司,江綿恒九二年從美國學成歸國,九四年向上海市計委買回上聯,據行內人說,上聯當時的資金已上億元,但江線恒實際只付了幾百萬就買到手,等於是半買半送,而那幾百萬也還是從國庫裡拿出來的,裡外裡自己一個子兒沒花。

上聯表面上是國企,但實際等於江綿恒私產。江大公子以上聯為個人事業的旗艦,坐鎮上海,由於江綿恒的特殊背景,他要錢有錢,要權有權,做生意包賺不賠,海外華裔和西方商人包括雅虎掌門人楊致遠等紛紛上門拜訪或投靠,幾年時間江大公子已建立起他的龐大電信王國,現上聯和上聯控股的公司有十餘家,如上海信息網絡、上海有線網絡、中國網通等。業務相當廣泛,如電纜、電子出版、光碟生產、電子商務的全寬頻網絡等。

江綿恒任董事長的上海網通,計劃在中國大陸沿海十五個省市鋪設光纖,開辦網絡電話服務,與中國電信業霸王「中國電信」爭生意。消息人士說,中國網通名義上是屬於中科院,上海市政府,鐵道部和廣電部合組公司,各占百分之二十五股權,其中有五名董事,江綿恒只是其一,但整個公司從創辦,到公司的整個業務實際全由江綿恒一手操控。在中國要開辦新的信息網絡公司,審批非常困難,但網通由江綿恒向上面疏通,不費吹灰之力就獲得信息產業部的審批。據悉江綿恒個人因此所得的傭金金額幾近天文數字。

有位商人坐上海航空公司的班機,無意中發現空中雜誌上刊登的上航董事會舉行會議的照片,其中一人即是江綿恒,但上航正式股東名單則從未向社會公布過,上海商界人士稱,江綿恒的董事頭銜多得數不清,上海若干重要經濟領域他都染指。甚至上海過江隧道、上海地鐵的董事會,他也有份。他們說,江綿恒既是中國電信大王,也是上海灘的大哥大。他的錢從國庫裡拿,誰能有這個實力?

江綿恒確實是中國的第一大貪官,但這從未向社會公布過,因為江澤民說了大發財就要「悶聲」,只有小暴發戶才到處亂嚷嚷。

江綿恒這兩年在江澤民的熏陶下,貪污的胃口越來越大,手段越來越巧妙,調兒越來越低,錢越貪越多,心越貪越野。

對中國大陸內情有所了解的人都知道,網通,即中國網絡通信有限公司是一家大有來頭的公司,江澤民的大公子江綿恒是這個公司的後臺。在他的支持下,作為大陸首家專門的寬帶電信運營企業一下子就獲得了超過一百億人民幣的銀行貸款,投資在大陸建立網通獨立的光纖主幹網。江綿恒個人是否因此又得到幾近天文數字的傭金呢?

被欽點為網通領軍的是留美博士田溯寧。田溯寧是以一個典型的工程師的眼光來看世界的,他夢想「二○○五年,當世界有五億用戶時,中國會占百分之三十,這將決定技術標準與應用,中文將是互聯網上最流行的語言」。換句話說,田溯寧夢想的是實現中國在網絡時代的文化霸主地位,憑借網絡市場的規模優勢和技術優勢,中華文明將再現輝煌。他並不知道江澤民和江綿恒是怎麼打算的,所以從一開始把江綿恒當成靠山,就注定了他的悲慘命運。

據「南方週末」的報導,田溯寧這個宏大的夢想在一夜之間破滅了。大陸當局為了應對加入WTO之後外國通信公司進入大陸市場的挑戰,決定對大陸的電信服務業進行一次大規模重組,而田溯寧的網通在這次重組中將在事實上被大陸官僚化的電信企業吞併。田溯寧和他的夢幻團隊事前看來對此毫無準備,重組的消息傳來,網通員工一片哀鳴。這些被網通自由主義的企業文化以及田溯寧對未來的承諾吸引而來的青年們,匿名在網上發表了他們對此次重組的真實想法。他們沒有好好想一想,為什麼偏偏他們這麼龐大有實力的公司被吞併了呢?其實很簡單,當初江綿恒為何替他們貸款一百多個億?小江真的是為了振興中華嗎?他留學回國後辦的哪件事是為老百姓謀福利?

不知各位是否還記得江綿恒當年發家的故事,江綿恒所榮任董事長的上海聯盟投資公司(SAIL)的創始人姓黃,50多歲,曾是上海市經委的副主任,SAIL從最初的策劃到最後的成立,都是這位黃先生親自操辦,付出了大量的心血。但是成立三個月之後,黃先生突然被調回經委,董事長與總經理的職務全由江綿恒一人接任,而在此之前,公司裡沒有一個人知道江綿恒是何許人也。後來的「聯盟投資公司」聲名鵲起,外面的人卻沒有一個人知道黃先生的。吞併網通不還是玩得同一個把戲嗎?

這次在表面上,重組後的大陸北方電信公司將命名為中國網絡通信集團公司,似乎是網通吃掉了中國電信的北方部分。但是這個障眼法不過證明了江澤民的大公子的貪婪手段提高了。江綿恒汲取了和臺灣王文洋搞公司時的教訓,那時只貸款了區區25個億,就鬧得紛紛揚揚,這次是江綿恒的公司吞了網通,當然也無聲無息地吞了那些「貸款」。這樣不顯山不露水就吞了一百多個億有哪個媒體注意過!

「蛤蟆的兒子叫呱呱,老鼠的兒子會打洞」,江大公子學其父江澤民已經有模有樣了。但是看到江澤民四處楚歌的處境,不禁讓人擔心江綿恒的命運會不會象那句兒歌中唱的:「小老鼠上燈臺,偷油吃下不來」!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