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鸦猫头鹰闹华北 天示警令人惊觉
 
田春来
 
2002-2-26
 
【人民报消息】作者寄语:本文无意耸人听闻,大自然的异象,应该引起人们的思索。本文也想借此点出江泽民祸国殃民的本质,并警告助纣为虐的坏人悬崖勒马,及时惊觉,一切坚持正义的人是不可辱不可屈的,如历史上的岳飞、当年耶稣、释迦佛的弟子,还有今天信奉“真善忍”的法轮功学员。本文亦祈愿天佑中华大地上的好人。心怀“真善忍”,或可免灾祸。

中国北方一些大城市,今冬出现鸦群铺天盖地进袭的景象,人们谈论著像沈阳这样的大城市乌鸦成灾的问题,少有人知的是,北京也已经乌鸦成灾。而多年难得一见的猫头鹰也突然飞入哈尔滨市。

猫头鹰飞入哈尔滨

据新华社引述当地居民所说,这些猫头鹰是入冬后才飞来的。它们每天白昼群体安睡于锅炉烟囱的梯子和邻近十余株大杨树的顶部。

报导说,和兴路东侧一处住宅区,眼力奇佳的猫头鹰选择聚居在这一「世外桃源」,南边是某教育机构的安静后院,北边一条小街也少有人员往来。两株较高的杨树上栖息著十只猫头鹰;一支高大的锅炉烟囱梯子上也栖息了八只。这些猫头鹰一个个羽毛丰满,大白天它们都在睡觉。

当地居民表示,按照旧民俗说法,见到猫头鹰是不吉利的。

北京鸦灾,不祥之兆

中国北方一些大城市,今冬出现鸦群铺天盖地进袭的景象,人们谈论著像沈阳这样的大城市乌鸦成灾的问题,但很少有人提到北京也已经乌鸦成灾。
 
入冬以来,在北京的西城、东城、宣武、崇文四个中心城区,都出现了乌鸦成群进袭的现象。有心人注意到,凡是栽种著大白杨的地方,不论是主要的街道,还是居民区中,都出现了鸦群。
 
鸦群主袭城市,从华北一直沿伸到东北,离北京不远的辽宁省会沈阳,情况比北京更为狼狈,乌鸦在沈阳市中心上空成群翻飞,成千上万之多,其中排泄,当地人说跟下雨一样,沈阳人在今冬的戴帽、戴口罩也因之而蔚然成风,不是为了御寒,而是为了防躲那些突然天降的鸦屎。
 
在传统观念影响下,会吃死人的乌鸦是不祥之物。

沈阳那边的学人解释说,乌鸦之所以进入城市,是因为城市周边地区的环境改变,城中树木比城外多,所以乌鸦转而进入城中树木受到保护的地方栖息。这种解释在北京说不通,因为北京周边地区的树木保护得是不错,同时北京市中心有好几处公园,也是树木繁多,但乌鸦偏偏要进袭一些街道和居民区,很多人还是视之为今年年运的不祥之兆,担心会有些不测之变。

天灾伴随江泽民的暴行

目前中国的种种异象与唐山大地震前的自然对人类的警告,极其类似。

犹记得唐山大地震曾震撼了中国,震撼了世界。它写下了世界地震史上最悲惨的一页。 死亡242419人 重伤164581人 人们不禁要问,当阴森的魔影笼罩唐山的时候,当地球不可遏制地怒吼的时候,1976年7月28日大地震的前夜,大自然真的一点信息也没有透露给人们?实际上每次大地震前大自然都会警告人类,尤其是鱼虫鸟兽,异象纷呈,只是大家没引起注意和重视。

中国伴随著江泽民坐稳了皇帝宝座之后,他的暴君劣行也越来越表现得淋漓尽致了。一方面他个人生活腐败糜烂,拉帮结派,纵容亲信的贪官污吏,蚀空国库;另一方面对中国老百姓进行残酷统治,打压法轮功、宣布一切气功活动为“邪教”、逮捕异议人士、逮捕基督徒、迫害佛教信仰,实行严厉的网络封锁、新闻限制,愚弄欺瞒人民。

随之而来的是,中国天灾人祸多了。

漫天蝗虫,铺天盖地

2001年蝗灾肆虐,山东、河北、河南、海南、新疆、西藏、内蒙古、辽宁、广东等15个省770多万公顷地区受害。蝗祸在中国的历朝历代,都被认为是当权者昏庸无道所致。古人云,“蝗者,在上贪苛所致也”。意思为,蝗灾的出现,是因为皇帝与官员们都贪婪、残暴所致。

六月飞雪,定有奇冤

2001年5月30日,石家庄连日的火炉高温忽然陡降,一时间寒冷异常,风景区河北省灵寿县五岳寨漫天飘雪。随后,石家庄市流行“鼠疫”。石家庄对法轮功的迫害也是非常严重的。石家庄市的法轮功学员左志刚就在2001年5月30日被石家庄公安局、“610”小组迫害致死。

大旱大涝,天之示警

据中国官方报导显示,哈尔滨去年5月出现39度的高温,东三省变成火炉,高温乾旱持续严重;黑龙江省松花江濒临枯竭。辽宁省沈阳市更遭遇有记录以来百年不遇的旱灾。辽宁省全省900座水库已有351座乾涸,25个县级以上城市缺水,日缺水109万立方米,影响人口189万人。去年春天以来,辽河断流103天,辽西地区中小河流基本断流。……

东三省是法轮功的发源地,江泽民在东三省的疯狂迫害程度,正与天灾的祸害成正比,被打死的法轮功人数,据统计有名有姓的就有1百多人。

中国大陆目前正面临一九九○年以来持续时间最久、影响范围最广的旱灾袭击,数千万公顷的良土成为赤地,一千六百万人缺乏饮用水。此外,去年春季在中国大陆北方发生的沙尘暴次数较多,卷走了地表大量的湿润土壤,使旱情加剧。去年粮食收成蒙受损失,种植夏季收成粮食的农地预计有二十二万七千公顷绝收。

沙尘暴与天示警

大自然的异象是没有偶然的。只要用宁静和谦卑的心去体验,是不难感受到异常天象的原因。自1999年起,在中国大陆,尤其在北京,沙尘暴突然暴增。

一提到灭绝人性的迫害,许多人可能马上会联想到“文化大革命”。那是疯狂的年代,人性被极大的扭曲摧残,人的善心几经扫荡。对神佛的信仰被疯狂迫害,大量寺庙被砸。反过来,人反而被神化而被拜了起来。而那时也正是沙暴肆虐的时候。

这里,只要简单看一下历史记录,我们就不难认识到沙尘暴与天示警之间的必然联系。有关资料表明,在过去五十年历史中,有两次沙暴极为异常的多。一次是始于1965年的60年代,另一次是始于1999年,延续至今。所谓极为异常,包括三个方面。一个方面,沙尘暴突然急剧增加,没有一个历史的演进期。另一个方面是沙尘暴次数,这几年都比其它任何年份要多得多。比如北京,在第一次多沙尘暴期的1965年为12次,而1966年达20次,而第二次多沙尘暴期的2000年为12次,而今年2001年至少在10次以上。而其它的年份,一年只有一两次,不少年份甚至根本就没有。第三个方面,就是近两年沙尘暴覆盖面之大实乃历史罕见。

这两年的沙尘暴的覆盖面之大,历史上绝无仅有,遍及长江中下游以北大部地区,多次波及到江浙一带和台湾。远在黑龙江西南部,今年也出现了几十年以来罕见的沙尘暴和强沙尘暴天气。据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专门公布的卫星照片显示,源于中国大陆的沙尘越过太平洋,还一直压到了美国。

而这种巨大覆盖面,实际上同中国政府的邪恶卑劣是相应的。

与唐山地震前大自然的警告类似

人们不会忘记,中国大陆两次沙暴异常多的两个年代,沙尘暴天示警。1966年开始“文化大革命”,1999年开始迫害法轮大法。法轮功学员认为,当今,天异象是中国政府中的恶势力对信奉“真善忍”的法轮功灭绝人性的迫害造成的。

联想到唐山大地震前大自然对人类的警告,与目前中国大地上发生的种种异象极其相似。更可怕的是,目前这种大自然的异象不是局限在哪一个城市,而是在大面积的中国华北。

本文无意耸人听闻,大自然的异象,应该引起人们的思索。本文也想借此点出江泽民祸国殃民的本质,并警告助纣为虐的坏人悬崖勒马,及时惊觉,一切坚持正义的人是不可辱不可屈的,如历史上的岳飞、当年耶稣、释迦佛的弟子,还有今天信奉“真善忍”的法轮功学员。本文亦祈愿天佑中华大地上的好人。心怀“真善忍”,或可免灾祸。

下文为中国网站上广泛流传的一篇地震学者们整理的资料。

附:唐山大地震前大自然对人类的警告

  一九七六年,中国唐山市发生的大地震是世界地震史上最悲惨的一页。在这次地震中死亡:24万2千7百69人,重伤:16万4千8百51人。地震的突然性和灾难性,使人谈震色变。实际上每次大地震前大自然都会警告人类,只是大家没引起注意和重视。在唐山地震后生后,地震学者们重新收集和整理资料得过程中,感到毛骨悚然和深思。

  1.恐怖极了的鱼

  据蔡家堡、北戴河一带的渔民说,鱼儿象疯了一般。在七月二十八日前后,各种鱼儿纷纷上浮、翻白,极易捕捉,渔民遇到了从未有的好运气。歧门河闸附近,光著身子的孩子们用小网兜鱼,鱼儿简直是往网里跳,数小时就能兜几十斤鱼。

  唐山市赵各庄煤矿陈玉成说,七月二十四日,他家里的两只鱼缸里的金鱼,争著跳离水面,跃出缸外,把跳出的金鱼放回去,金鱼居然尖叫不止。

  唐山柏各庄养鱼场的霍善华介绍说,七月二十五日,鱼塘中一片哗啦啦的响声,草鱼成群跳跃,有的跳离水面一尺多高。更有奇者,有的鱼尾朝上头朝下,倒立水面,竟螺旋一般飞快地打转。

  唐山以南天津大沽口海面,“长湖”号油轮的船员介绍,七月二十七日那天,油轮周围的海蛰忽然增多,成群的小鱼急促地游来游去,放下钩去,片刻就能钓上一百多条。

  2.失去“理性”的飞虫、鸟类和蝙蝠

  唐山以南天津大沽口海面,“长湖”号油轮的船员目睹,七月二十五日,油轮四周海面的空气吱吱地响,一大群深绿色翅膀的蜻蜓飞来,栖在船窗,桅杆和船舷上,密匝匝的一片,一动不动,任人捕捉驱赶,一只也不起飞。不久,船上的骚动更大了,一大群五彩缤纷的蝴蝶、土色的蝗虫、黑色的蝉,以及许许多多麻雀和不知名的小鸟也飞来了,仿佛是不期而遇的大聚会,最后飞来一只色彩斑斓的虎皮鹦鹉,傻傻地立在船尾一动不动。

  天津市郊木场公社和西营门公社都看见成百上千只蝙蝠,大白天在空中乱飞。

  唐山以南宁海县潘庄公社西塘坨大队一户社员家,从七月二十五日起,房梁下的老燕就象发疯一样,每天将小燕从巢里抛出去,主人将小燕捡回去,随即又被老燕抛出去。七月二十七日,老燕带著剩下的两只小燕飞走了。

  七月二十七日,迁安乡社员看到,蜻蜓如蝗虫般飞来。飞行队伍宽一百多米,自东向西,持续约十五分钟之久。蜻蜓飞过时,一片嗡嗡地响声,气势之大,令人目瞪口呆。

  3.动物界的逃亡大迁徙

  七月二十七日,唐山地区滦南县王盖山的人们亲眼看见成群的老鼠在仓惶奔蹿,大老鼠带著小老鼠跑,小老鼠们则相互咬著尾巴连成一串。有人感到好奇,追著打,好心人劝阻说:“别打啦,怕是要发水”

  七月二十五日上午,抚宁县,有人看到一百多只黄鼠狼,大的背著或叼著小的挤挤挨挨地从古墙洞钻出,向村内大转移。天黑时分,有十多只在一棵核桃树下乱转,当场被打死五只,其余的则在不停地哀嚎,有面临死期的恐慌感。二十六日、二十七日,这群黄鼠狼继续向村外转移,一片惊慌气氛。

  敏感的飞虫、鸟类及大大小小的动物,比人类早早地迈开了逃难的第一步。然而人类却没有意识到这就是来自大自然的警告。他们万万没有想到,一场毁灭生灵的巨大灾难已经迫近了。

  4.不可捉摸的信息

  唐山东南的海岸线上,浪涛在发出动人心魄的喧响。七月下旬起,北戴河一带的渔民就感到疑惑:原来一向露出海面的礁石,怎么一下被海水吞没了。距唐山较近的蔡家堡至大神堂海域,渔民似乎不太相信自己的眼睛:那从来是碧澄澄的海水,为什么变得一片浑黄?在不平静的海的深处,就象有一条传说中的龙尾在摆动,在搅动著海底深处的泥土。

  据当时在秦皇岛附近水域中作业的一位潜水员说,他看见了一条彩色绚丽的光带,就象一条金色的火龙,转瞬即逝。

  在唐山地区滦县高坎公社有一口水井,这口井并不深,平时用扁担就可以提水,可是在七月二十七日这天,有人忽然发现扁担挂著的桶已经够不到水面,他转身回家取来井绳,谁知下降的水又忽然回升了,不但不用井绳,而且直接提著水桶就能打满水!那些天,唐山附近的一些村子里,有些池塘莫名其妙地干了,有些地方又腾起水柱。水!忽降忽升的水!它在向人类传递大自然的什么信息呢?

  距唐山二百多公里,海拔一千三百五十米的延庆县佛爹顶上的一台测雨雷达,以及附近一台空军警戒雷达,二十六日、二十七日,连续收到来自京、津、唐上空一种奇异扇形指状回波,这种回波与海浪干扰、晴空湍流等引起的回波都不一样,使监测人员十分惶惑。而京、津、唐人们就在这个强大的磁场中毫无知觉的穿行。

  在唐山林西矿区,飘来一股淡黄色的烟雾,它障人眼目,令人迷惑。人们被那股异味熏糊涂了,他们已经看不清这世界的面目,更弄不清大自然正在酝酿著什么样的悲剧。如果这些奇异的信息都能够及时地被采集、被集中、被传送、被处理,那么对这场灾祸的描述也许完全可能是另一个样子。遗憾的是机会丧失了!人们眨著迷惑的眼睛,迷迷蒙蒙、不知不觉地走到七月二十七日深夜。

  5.大毁灭前的“7.27”深夜

  唐山市郊栗园公社茅草营大队王财在深夜十二点钟看完电影回家,看见四只鸭子依然站在门外,一见主人,它们齐声叫起来,伸长脖子,张开翅膀,摇摇晃晃地扑来,王财走到那儿,它们就追到那儿,拼命地用嘴拧他的裤腿。唐山市郊栗园公社的王春衡,亲眼看见他二大爷家里的猫隔著帐子挠人,非把人挠醒不可。

  那一夜,唐山周围方圆几百公里的地方,人们都听见了长时间的尖厉的犬吠。

  唐山市殷各庄公社大安各庄李孝生养的那只狼狗,那一夜死活不让他睡觉,狗叫不起他,便在他的腿上猛咬了一口,疼得他跳起来,追打这条忠实的狗。

  丰南县毕武庄公社李极庄大队刘文亮,深夜被狗叫吵醒;当时他家的狗在院内使劲挠著他的房门,他打开门放狗进来。狗却要把他拖出屋去。

  唐山市遵化县刘备寨公社安各寨大队张洪祥家的狗也叫个不停,一直叫到张家的人下床,狗在张洪祥兄弟的腿上咬了一口,象引路似的,奔向屋外。

  丰南县阑高庄公社于北大队王有才妻那天晚上由公社回家刚走到门口,家里的公狗突然门口向她扑来,阻挠她进院。

  一时三十分,抚宁县大山头养貂场张春柱被一阵“吱吱”的叫声惊醒,他养的四百一十五只貂,象炸营一样在笼里乱跳,惊恐万状。

  与此同时,丰润县白官屯公社苏官屯大队养鸡场也出现一片混乱:一千多只鸡来回乱串,上窗台咯咯怪叫。

  三点多,丰润县左家坞公社扬谷塔大队的一百多匹马全部挣断缰绳,争先恐后跑出马厩,在大路上撒蹄狂奔。

摘自大纪元

 
分享: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励和支持。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PayPal在线支付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