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熔基正與「趙高」同舞
 
2002-2-22
 
【人民報消息】歷史上,有許多令人玩味的人物。比如說秦始皇的開國元勛,宰相李斯,未發跡前在楚國作小吏時,看到廁所裡的老鼠每日吃著骯髒的食物,還要被人犬嚇得惶惶然不可終日;而他到谷倉裡,卻看到倉裡的老鼠悠悠然在吃著囤糧,怡然自樂。於是,李斯得出了這樣的結論:人的賢與不肖,就像老鼠,只在於他所處的地方。(他的意思,就算他沒良心沒才能,只要居了高位,榮華富貴照享受。)

後來,李斯入秦,成了位極人臣的宰相。可惜的是,他的老鼠官論,並不推崇仁義道德,到了秦始皇駕崩,趙高和李斯商量,要殺害秦長公子扶蘇,立胡亥為帝時,李宰相想到的,還是他的老鼠哲學,沒想想殺死扶蘇的不仁不義、不忠不孝,滿腦子,只是他的榮華。李斯更想不到,日後,他會死在趙高的刀下。等到李斯和他的兒子被腰斬時,李斯哭道:吾欲與若復牽黃犬具出上蔡東門逐狡兔,豈可得乎?李宰相被權貴沖昏了頭,沒看到趙高的魔鬼本色(趙高既然敢弒了皇太子,為何不敢殺了唯一的知情人?),所以被夷了三族。趙高也沒得好下場,被子嬰夷了三族。

謀求權貴的人,多半忽略了人的道德二字,以至傷天害理,終落個身敗名裂。歷史是一面鏡子,顯示了過去,也昭示著未來。唯獨人迷在權利的誘惑裡,不知道禍福相依的天理。

眼下的中國的當權者江澤民,是吸著六.四上千被士兵屠殺的無辜人們的血,走上權力的寶座的。這樣的奸毒之人,所能想到的,除了讓他兒子江綿恒在上海靠著國庫幾十億美元「悶聲發大財」,除了培養他的同類作他的接班人,以保證他的老命不會有危險外,除了動用共產黨的一切力量鎮壓一群公園裡煉氣功的老百姓,除了花一億二千萬美元買個豪華總統專機,除了花幾十億人民幣為他的小妾蓋個國家劇院,他還會幹什麼?

可是,朱熔基還在拍他的馬屁,為啥?為了朱熔基自己的權力,為了朱熔基的兒子朱雲來(號稱「中國國際金融公司公認的無冕之王」)。反貪污,其實朱熔基只需要一具棺材,給自己一具棺材:敢舍身為國為民者,才能殺賊!當然,李鵬也一樣。骯髒的政治,骯髒的政客。江澤民摞起雙袖,血腥鎮壓幾千萬無辜的煉法輪功的中國百姓時候,當權者想的是他們自己的榮華富貴,絲毫沒想到:江澤民是來亡了共產黨的,江澤民的貪婪暴虐注定了它的滅亡。和這樣的魔鬼沆瀣一氣,將來的下場是什麼,可想而知。

得民心者得天下,失民心者失天下。萬古之常理。把頭埋在錢堆裡的共產黨的官們,清醒清醒吧,一不小心,被魔鬼割了腦袋,或者壞事做絕遭了惡報,要那些錢又有何用呢?真如聖人所講的:悠悠萬古,幾人不迷?報應來時,方知晚矣,豈不哀哉!

摘自(看中國)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