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局連夜研究新「經文」 江澤民六天拒見宋祖英
 
姜平
 
2002-2-19
 
【人民報消息】據中共高層的一些工作人員透露,不但是江澤民很注意法輪功創始人發表的文章、講話,就是政治局也非常關注李先生髮表的新「經文」,每次剛一發表,政治局都要看,還要連夜開會研究新動向,據說閱讀起來比法輪功學員還仔細。

雖說中共一直公開反對迷信,不讓老百姓信什麼預言,可他們自己包括他們的家屬信得可厲害,級別低的到廟裡燒香、祈禱;級別太高一露面影響太大的,就把喇嘛或和尚請到家裡去念經或給自己過世的親屬超度到一個好的境地去,怕他們在那邊無吃無喝遭罪受屈。這可不是我在這裏胡思亂想編出來的,這是北京雍和宮的喇嘛親口說的,那些高官的名字都告訴我了,只不過在這裏不方便說。

大家都知道江澤民在外無惡不做,怕報應偷偷在家抄「地藏經」。據2001年1月西藏日喀則消息,江澤民怕自己害人太多而減壽,耗資700萬在西藏黃教寺院舉辦祈福延壽法會,邀請密教高僧誦經作法,僅黃金曼荼羅(壇城)就耗資150萬。媒體還報導過,前江蘇省委書記王茂林在任期間請江氏為「潤揚」大橋剪彩(原本準備叫「鎮揚」大橋,後來怕江氏不高興,說把他的老家揚州鎮住了,就改叫「潤揚」大橋)。王茂林高興地說:「請江總書記下臺剪彩!」江澤民頓時臉色煞變,不肯「下臺」。他的心腹秘書一看,頓時明白。拿起話筒說:「請勞動模範剪彩。」才給圓了場,可因為這一句話省委書記的烏紗帽就被摘了。

看來江澤民不但信命運,還真是信得血糊拉的。聽中共高層的人說,江澤民特別相信法輪功創始人的話,當年就三番五次地想請人家告訴他,他的前世是誰,是什麼轉生的。可人家給幾個高官講了就偏偏不理他的岔兒,不接受邀請。有內部人抖露老底說:「江澤民想花五億美元把人家引渡回國,美國不幹;2000年12月花了七百萬美金請臺灣黑社會暗殺人家,結果人家根本沒去臺灣,錢就這麼白花了。你知道嗎,當初老江是什麼松包蛋樣?一提人家的名字,騰的就從床上爬起來,盯著來人的嘴,希望能聽到李先生是怎麼說他的,讓他發瘋的是越想知道自己是個啥東西,人家越是不提他。就因為這就想把人家往死裡整?什麼玩意兒!」

其實江澤民不用到處瞎打聽,只要看《人民報》登載的那篇《權當小笑話:江澤民的爹》不就知道自己是個啥玩意兒了嘛!至於說前世,老江轉生過秦檜,還有鰲拜,還有……,反正在歷史上都不是好東西,都和今世的江澤民一樣的禍國殃民、陷害忠良。

據江澤民身邊的人透露,只要法輪功創始人一發表文章,江澤民就發一次狂,瘋狂鎮壓一陣子。近日李先生從2月11日除夕到2月16日大年初五共六天連續發表了六首詩:《大舞臺》《戲一臺》《淘》《劫後》《預》《掃除》,有個著名國際時事評論家說:「我研究過了,這裏面泄露的都是天機啊,如果人對那些預言置若罔聞,繼續反對法輪功、仇恨法輪功,後果不堪設想!多少歷史的慘痛教訓還不能使我們猛醒嗎?到天譴時,被沙塵暴活埋時,可別說人家沒有事先打招呼啊!」

那幾天政治局連夜研究這六首詩,還有2月11日除夕夜發表的那個只有一句話的「經文」:《全世界大法弟子過年好!》他們百思不得其解的是這句話也能叫一篇「經文」?為什麼用「過年好」而不是用「新年好」「春節好」?這個「過」字裡面有什麼深刻的涵義嗎?2月4日已經立春了,是否過了春節,天象就有了根本的變化或者另有所指?

政治局這幾個人的年過得很不好,絞盡腦汁也不知其所以然。不過據說其中有人回家嚴厲警告家人:「法輪功跟咱家沒冤沒仇,咱不能和他們過不去,今天我把話說明白了,想活的誰也不許再說法輪功一句壞話,連想都不能這樣想。誰要還敢跟著江澤民那老王八蛋瞎鬧騰的,就馬上給我滾出這個家門去!你不想活別人還沒活夠呢!」

聽說法輪功創始人發表一篇,江澤民就戰戰一回,最近李先生一口氣連著發表了六首詩和一篇「經文」,江澤民一連六天沒睡覺,戰戰了七回。本來禦醫約好了親朋好友想聚一聚,結果一看江澤民那象烙糊了的蔥油餅的臉和那跳動不齊的心律,就「自覺自願」地加班加點了。

秘書把打印好的文件輕輕放在桌子上,分析吧,也沒啥可分析的,詩寫得那麼白,不用費勁兒都能看明白。江澤民似乎是被氣傻了,斜著眼讓秘書解釋,秘書捂著肚子說:「我老婆太不像話,飯都餿了也不捨得扔,這會兒我的肚子鬧起革命來了……」江澤民揮揮手,他一溜煙似的跑了,去「佔著茅坑不拉屎」。

平時心肝小寶貝兒不用通報直接就來了,那幾天江澤民暴跳如雷、精神恍惚,宣稱什麼人也不見,那天宋妹妹打扮得非常亮麗、嬌媚,要進門時被工作人員攔住:「江總有令,不會客。」「連我都不見?」抬腿就往裡闖,只聽見裡面寫字臺上的厚玻璃板被什麼重物擊中,發出刺耳的破裂聲。據工作人員透露說,宋小姐後退的腿有些發抖,粉底霜下的臉變了色……。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