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綿恒十六大上暗示江澤民全退(圖)
 
盧笙
 
2002-11-9
 
【人民報消息】前一段時間關於江綿恒是否能成為十六大代表,很多媒體都進行了猜測。

昨天開幕式上看到了江綿恒,那還有什麼說的,自然就是黨代表。不過這對於他不一定是件好事。就是此次他真能當選上中央委員對他也不一定是件好事。很可能就是江澤民的最後的一點要求了。過去不都是悶聲大發財嗎?只有悶聲發不了財時,江綿恒才得玩兒命爭那個黨代表啊,爭那個中央委員啊!

其實中央委員是什麼?就是黨代會的一屆委員嘛,今天說讓你當,你就是,明天「雙規」了,說撤就撤下來了。

有媒體說,這次江綿恒之所以能當上十六大代表是中國科學院現任院長路甬祥極力推舉的,路甬祥討的回報是在中共十六大躍升為政治局委員。看來江綿恒這個代表還真不是民選出來的,是黑箱作業出來的。

一直被江澤民視為命根子的「三個代表」在十六大的第一天就突然改換門庭成為「集體智慧的結晶」。這雖然對江氏父子不是快訊,但他們心情異常沉重。

據香港太陽報9日報導說,身為中國科學院副院長的江澤民大公子江綿恒,昨天以中共十六大代表身份,出現在中央及直屬機關代表團的討論會場。討論時,一副滿不在乎的表現,不時側身,同旁邊代表交頭接耳,也沒有像大多數官員那樣身穿西裝,他穿的是一件深色的夾克衫。

這樣不正規的穿法透露了一個信息:十六大不是江氏父子的盛會和慶功宴!

據萬維讀者網報導:會開了一段時間後,江綿恒左右兩側的劉江和前海關總署署長錢冠林均外出「方便」,沒有人同他交談,顯得有些孤單和仿徨。他看看手錶,又摘下眼鏡,托著腮,好像思考什麼,轉而又用右手指敲敲自己的額頭。

在黨代會這種嚴肅的場合表情應該是端莊的,江綿恒失策在強裝滿不在乎,滿不在乎什麼呢?當然是「滿不在乎」江澤民下臺。在中央及直屬機關代表團兩個半小時的討論中,他一直努力擺出一副滿不在乎的表情,這麼長時間能堅持下來也真不易!他心亂的沒有一分鐘能靜的下來,不時側過身,同旁邊代表交頭接耳。

過去江綿恒不見記者是牛氣,11月8日他不見記者是恐懼。

為了從江綿恒的嘴裡得到江澤民的消息,哪怕只言片語,記者們將他團團圍住,以致記者之間,記者與保安之間發生碰撞,個別人幾乎要打架,交通部長甚至被擠到牆角,江綿恒搶去了所有官員,包括外長、財長、教育部長的風頭,真是「險象環生」。

得到這種「殊榮」的江綿恒沒有受寵若驚,也沒有落落大方,他面容尷尬地一時手足無措,勉強笑著揮揮手,說了句「對不起」就想退回會場,但已沒有了退路,無奈之下,只好一步一步向電梯挪動,身體雖然入了電梯,但電梯內和門口都堵滿了記者。在工作人員的鼎力相助下,他終於臉色發青地逃之夭夭了。

江綿恒的這些肢體動作使他內心的焦慮和不安一覽無餘。這透露了一個最高機密:四面楚歌的江澤民蹦達不了幾天了!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