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给对其抱有不切实际幻想的外界一个严重的警讯与讽刺
 
2002-1-6
 
【人民报消息】北京市政府自去年十二月二十三日起停止播出凤凰卫视、阳光卫视和卫视音乐台等六套中国境外电视节目,并要求一些单位和个人在未经许可的情况下,须限期拆除不符合规定安装的电视接收设施。据中国官方表示,这项措施是为了执行国务院一九九三年十月五日发布的「卫星广播电视地面接收设施管理规定」,并根据北京市广电总局的部署与要求实施的;不过,从中共中央宣传部长丁关根要求中国媒体要为召开十六大做好服务,以及中国国家主席江泽民日前表示今年头件大事就是召开十六大,可以研判中国之所以停播境外电视节目,乃是为了维护中共即将召开的十六大的政治气氛。

中国只凭一纸命令就悍然停播境外电视节目的作法,对照最近外国传媒对中国加入世贸组织之后,可能开放中国市场,因此积极寻求进入中国的乐观态度,显得具有强烈的反讽意味。去年底,全球传媒大亨梅铎拥有的新闻集团独资的STAR获准在今年上半年通过有线电视系统在广东地区全天播放综艺节目,这是继AOL美国时代华纳旗下华娱及凤凰电视之后,获得中国批准的第三家外资电视媒体。据称,中国近期内可能批准包括美国有线电视网CNN在内的三十多家外资电视台,在珠江三角洲合法落地。这些外资电视台对于中国十三亿人口的市场,以及中国在经济大幅成长之后可能带动民主改革的效应,产生过度乐观的评估与期待,而且,更一厢情愿认定中国在入会之后,必须接受国际社会的规范,开放其传媒市场;事实上,此次中国政府下令停播凤凰卫视等六套境外电视节目,正好可以印证中国尽管经济开放,但政治上仍然紧抓,是一个不折不扣的一党专政国家。中国在中共的统治下,没有言论与新闻自由,人民更缺乏知的权利,在这种专制独裁,对新闻严格控管的社会中,欲求传播媒体的发展,无异于缘木求鱼,痴心妄想。

其实,不只是外资媒体对中国市场缺乏正确认知,台湾媒体更是对这块所谓十三亿人口的中文市场大饼,垂涎不已。尤其,部分在戒严时期得利于市场垄断而茁壮的传媒,在解严之后,基于特定意识型态与市场,对中国抱持幻想,愈来愈向中国倾斜,不但成天唱衰台湾,否定台湾的一切,把民主、自由、繁荣的台湾形容成炼狱一般,却不断歌颂中国,将专制独裁的统治当成宝,鼓吹台湾人前往中国发展,赞同一个中国原则。坦言之,这些媒体固然百般向中国示好,希望得到进入中国市场的「通行证」,却不知在独裁政权中最重要的统治工具之一,就是媒体。多少独裁政权因为开放媒体,放松新闻与言论管制,而面临垮台的命运。而以统战起家的共党政权更是掌控媒体的高手,更不可能开放言论与新闻的领域,自取灭亡,君不见这些媒体尽管表态亲中,却至今无法进入中国市场,道理在此。而且,目前获得中国批准落地权的外资电视台,也只能播出电影、体育与娱乐节目,并不包括新闻。可见新闻是中共政治控制的利器与禁区,岂容外人侵入,分一杯羹?

中国将媒体当成统治工具,人民缺乏言论与新闻自由,可是亲中的台湾媒体却视若无睹,不敢置喙,反而对于民主的台湾极尽批判否定之能事。最近,党政军退出三台,成为台湾媒体的一大争议,论者在释股与公共化之间争论不休,尽管公共化的利弊应该理性讨论,却被一些有心人士贬抑为政府企图控制媒体的阴谋。事实上,在威权时代,党政军掌控媒体是作为统治工具,因此去除政治力的不当介入,确为媒体改革与争取言论自由的重大诉求,但是在民主化之后,政府是否应该拥有媒体,就应该视之为一种公共政策的讨论,而不是政治角力。民主国家几乎都拥有公共媒体,只要能够建立透明化的监督机制,三台的公共化不应被视为一种必然之恶。尤其,在讨论此一议题时,更不能忽视在中国仍然禁止台湾媒体进入的同时,却有不少中资、港资色彩的财团在台湾购并媒体,在我内部建立统战言论的滩头堡。未来,一旦政府股权释出,会不会落在中资手中,不免令人忧心。部分台湾媒体有明显的亲中倾向,已使台湾社会充满「中国的声音」,未来再加上那些中资媒体,势必如虎添翼,言论倾斜的现象将更为严重,这是不能轻忽的问题。

言论与新闻自由是一种基本的人权,是监督制衡政府的机制之一,中国在此方面付之厥如,实在无法与二十一世纪的世界文明接轨,因此尽管其经济开放,仍是一个不适合安身立命的国家。台湾人民无法接受一个中国与一国两制,并非出自于政治的仇恨与恩怨,而是彼此的制度、生活方式与价值观截然不同,就像水与油,是不能融合在一起。而在中国入会,世人普遍认为中共政权可能会在国际社会的压力下,对外开放之际,北京政府停播凤凰卫视等外资电视的作法,正好打破了外界不切实际的幻想,更给了亲中派的台湾媒体一个严重的警讯与讽刺。

——原载《自由时报》社论

 
分享: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励和支持。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PayPal在线支付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