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人的十大俗
 
2002-1-4
 
【人民報消息】東亞藥夫

  按理說,這幾年咱們中國人的生活水平提高了,可是不知怎麼回事,我們卻爸爸要補腎,媽媽要補血,爺爺奶奶要補鈣,「小皇帝」要補腦。

  過去,人家叫咱「東亞病夫」;現在,人家又叫咱「東亞藥夫」。  

  惡臭的飽嗝

  在城市的大街上,經常可以看到諸如此類的霓虹燈廣告:「一樓生猛海鮮,二樓卡拉OK,三樓桑拿按摩」。因此,我們不妨說,卡拉OK就是酒足飯飽之後的一串惡臭的飽嗝。

  虛榮得自私

  如果說10年前你在公共場所打手機,人們還可以理解,誰沒有點虛榮心呢?那麼今天,當手機已經普及到買菜大嬸這個階層,如果你還在公共場所百無禁忌地打手機,那就是一種不可原諒的自私了。

  累不累呀

  有些人即使在咖啡館等一杯卡布諾的功夫,他也會攤開那部IBM600,煞有介事地敲擊健盤。至於那麼忙嗎?「世界500強」也沒忙到24小時離不開數字信息的程度,您有事兒沒事兒拎一部幾公斤重的「筆記本」,累不累呀?

  土俗酷

  據說,如果你穿的是褲線筆挺的西褲,那就叫「土」,如果你穿的是洗得發白的牛仔褲,那就叫「俗」;如果你穿的是十幾個口袋的袋袋褲,那就是「酷」了。其實「酷」的意義也正如袋袋褲上的口袋一樣,空空蕩蕩,什麼也沒有。

  卡哇伊

  「卡哇伊」和卡拉OK一樣,也是發源於日本的一種時尚流感,主要症狀表現為:裝嫩。已經眼看直奔而立之年了,卻流行戴著孩子氣的漁夫帽,穿著卡通色彩的連帽衫,背著中學生風格的斜挎包,然後奶聲奶氣地說:「我們男孩兒……」——不知他們有個頭疼腦熱,會不會掛兒科?

  甜酸軟嗲

  與「卡哇伊」相配套的是,那種甜甜、酸酸、軟軟、嗲嗲的臺北版國語,即使北京胡同裡長大的丫頭,進入寫字樓或演藝圈不到一個星期,她就不會卷舌了。

  [真實故事],「小姐請您把口中的糖塊吐出來再與我說話」天!我真不知她在與我說著什麼,只是感覺好冷、好麻,我只想瞬間聰。

  新洋涇浜

  張藝謀曾拍過一部電影,勸人們「有話好好說」。但是,現在的時尚則是「有話不好好說」。

  話說前不久,在某「.COM公司」舉行的新聞酒會上,那位風度翩翩的CEO說:「我們所追求的不是『MONEY』……」說到這裏,他聳聳肩,然後抱歉的解釋:「對不起,我不知道這詞該怎麼用中文來表達……」

  MONEY?好像是「錢」吧?如果他不是玩幽默,用《大話西遊》那句大出洋相的經典臺詞來說,那就是:I服了YOU!

  [真實故事](高中時期的一次文藝會演學生很多,我與同班同學抱著一大堆的道具,對面走過來幾個女生,她們就像一隻只超極螃蟹,撞翻了我的東西不說,還說我不長眼。唉,新生嘛,忍忍吧,搖搖頭,只是說了句「現在的新生,一點也不尊老」。我萬萬沒有想到會惹得新生大發脾氣。「KAO,不就是多比我們來幾天?不就是想讓我說聲『SORRY』?」說完還沖我吊了吊並不是很大的眼睛。我很有禮貌的對她說:「這裏是中國,您也不是什麼鬼佬,如果可以的話,請對我說中文,我想您是會說的!」沒有想到這個妹妹火氣太大,竟然對我『動手動腳』(嗨,沒辦法,只得武力鎮壓!),誰讓你有話不好好說!

  玩格調

  可能是「玩深沉」太累了,今天的中國人流行「玩格調」,怎麼才能有格調呢?請你根據《生活與藝術》叢書,「與畢加索喝咖啡」、「與莫奈賞花」、「與凡高共品葡萄酒」、「與雷諾共進下午茶」……

  眾所周知,畢加索除了喜歡咖啡,還喜歡畫鴿子。那麼,「與畢加索吃燒乳鴿」,格調如何呢?

  新九斤老太

  幾乎是剛進入小康水平,有些人就幸福得不知道該怎麼好了。於是,他們走進「1931'S」咖啡館,走進「30年代」飯店,走進「上海往事」酒巴,沉浸在由那些發黃的老照片、破舊的青花瓷、污跡斑斑的手搖留聲機所構築的海上舊夢中。

(博訊)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