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熔基慢性自殺死在江澤民毒藥裏
 
魯儒略
 
2001年9月8日發表
 
【人民報消息】朱鎔基曾經活在人民心中,當他在1999年4月25日勇敢接見在中南海上訪的法輪功學員時,他征服了海內外炎黃子孫,征服了西方國家政府和民衆。可是,當江澤民執意鎮壓法輪功時,朱鎔基被江澤民的「糊塗!糊塗!糊塗!」給鎮死了;當芳林小學爆炸發生後,朱鎔基出來替江澤民當擋箭牌,被江澤民從背後射出的暗箭擊倒了;當朱鎔基在愛爾蘭重複江澤民對法輪功的誹謗時,朱鎔基真的死了!朱鎔基是被江澤民謀害致死的!朱鎔基連同他的良性一起被江澤民埋葬了!

我們希望朱鎔基同志只是休克,不是真正死亡,希望右派和文革中二十年的苦沒有白嘗,我們希望愛爾蘭居民的「漆淋蛋雨」能喚醒朱鎔基的良性。朱鎔基總理,醒一醒!江澤民配好毒藥挖好陷阱等着你丟掉人格和良心後陪他往地獄裏跳,你要三思!——讀《比較朱鎔基與江澤民--誰是改革派?》有感。

「朱鎔基同志活在報紙裏 他活在電視上 他跟下崗工人撈家常。他向小朋友微笑。他對外賓頻頻領首。但,他仍然死了,千真萬確地死了。江西萬載芳村小學爆炸事件發生時,我就想。只有黑臉包公朱鎔基同志還可以指望一下了。然而 朱鎔基是總理。作爲當今中國的總理,他有十足的理由對幾十個小民的屈死置若罔聞。當他在人大會議上公然宣稱,江西慘案並非根源於地方官僚的滔天作惡,而僅僅是一個瘋子製造的簡單的刑事案件,這時我完全不能相信自己的直覺:這是朱鎔基說的?這是那個疾惡如仇、剛直不阿的朱鎔基說?朱鎔基同志當然還活着,他紅光滿面;他聲若洪鐘;他揮灑自如:他酷瑟了!但他其實是死了。在我的心目中。對我來說,朱鎔基同志就死了。從今之後的朱鎔基,那個仍然活着的朱鎔基,不過是一具行屍走肉罷了。----摘自:「悼念朱鎔基同志」
  
令中國避免了變革
  
也許中共內部根本就沒有徹底的改革派,只有相對而言的改革派。例如,與鄧力羣相比,江澤民與朱鎔基都是體制內的改革派。在改革派中,朱鎔基與江澤民誰更是改革派?人們也許認爲,朱鎔基遠比江澤民更是改革派。不過。愈來愈多的證據表明,現在是修正這一看法的時候了。第一個依據是,朱鎔基辜負了衆望。當一九九八年初朱鎔基成爲中國總理時人們對他的期望非常高。當時朱鎔基在全國人大得到百分之九十七的贊成票。這位工程師出身的經濟學家當時被看成是終結中國計到經濟的最合適人眩他是中共高層中唯一的右派,是唯一黨籍被吊銷二十年的中共高級領導人。人們有理由期待他比其同事能夠對中共和共產體制作出更深刻的反省和改革。有人說他將改變中國,然而他卻使中國避免了變革。
  
三年來朱鎔基在國際外交舞臺上所獲的禮遇之深、之廣、之隆與其在中國的作爲是不成比例的。與人們的期待相反,他通過股市、加工資和增加農民負擔,用民衆的血汗養育了日益擁腫腐敗的官僚集團、填不滿的國營企業。國企改革至今原地踏步。在他的精心呵護之下,舊體制才得以苟延殘喘。朱鎔基近來的一些作爲甚至引起了人們對他人品的懷疑。他對於造成江西四十二名小學生和老師死亡的爆炸案的解釋,往好處說,是在模糊真相,往壞處說,是在說謊。
  
本文開始所引的文章片斷出自國內的一位自由撰稿人,其中的觀點是國人正在改變對朱鎔基看法的一個指標。爲舊體制配續命湯。
  
第二個依據是,朱鎔基是捍衛舊體制的最大功臣。爲了給共產體制在中國延年益壽,他在火山口上多糊了一層層用來防火的紙,給後任和中國人留下了一座活火山。說朱鎔基是「經濟沙皇」比「經濟改革家」的頭銜要更確切得多。儘管他進行了那麼多所謂的改革,卻未能解決愈來愈限制中國經濟的深層次問題。金融體系處於瀕臨崩潰的狀態:名日「積極的財政政策」,在他的大力度提取下,許多地方政府的財政己處於破產狀態。他的施政祕訣是「集權、集權,再集權;收錢、收錢,再收錢」。朱鎔基積累了難題,而不是解決了難題。就像最近的《遠東經濟評論》所評論的那樣,朱鎔基從來沒有超越過笨拙修理工的角色。
  
人們知道改變中國現行體制的根本途徑是徹底的政治改革。我們聽過地位與他相仿甚至比他低的喬石、李瑞環呼籲過進行政治體制改革,但是從未聽過朱鎔基對政體改革有過任何帶有個性的言論。在政治改革上,江澤民、曾慶紅偶爾還找人私下寫幾份研究報告。朱鎔基說過什麼?做過什麼?他交的是一張白卷。他最著名的政治評論是,臺灣的總統選舉是個「笑話」。那麼,大陸的主席和總理的選舉算是什麼呢?
  
說朱鎔基辜負了衆人的期望,並不是說朱鎔基沒有「成就」。從他一九九一年擔任副總理開始算起,朱鎔基的「成就」不應當被低估。他成功地控制了一九九三和一九九四年的經濟過熱。後來又使中國避免了東南亞的金融危機。爲中共政權贏得了十二年的經濟穩定,使得中國避免了像印尼那樣因經濟危機而觸發政治變革。沒有朱鎔基。就沒有中共在八九年之後的十二年穩定統治,從而也有效地推遲了中國的民主化進程。他不僅沒有改變中國,反而盡其所能讓那個迫害他二十年的舊體制能夠繼繽苟且偷生。沒有朱鎔基,中國也許早就不再是共產中國。朱鎔基用他的行動證明他的確不是戈爾巴喬夫,他不是像戈爾巴喬夫那樣來毀掉這個體制的,他是暉精竭慮地來爲這個體制配製續命湯的。
  
黨不愛他他愛黨
  
第三個依據是,朱鎔基用他的行動證明,他是共產主義的忠實信徒。他信奉共產主義的心述俯拾皆是。朱前不久主動爲毛澤東的前妻楊開慧紀念館題詞。他是對毛澤東及其思想給中國人帶來的巨大災難毫無反省,還是毫無察覺?兩週多以前,他在視察貴州時還堅持認爲讓「國有企業退出,讓民營企業進來」(國退民進的改革措施是錯誤的,並表示堅決反對把國營企業一賣了之,以千方百計阻延私有化進程。江澤民在企業改制上還未向左派妥協,朱鎔基爲什麼要拆江的臺,在左派面前做「好」人?莫非朱還很留戀公有制。
  
在經濟改革方面,如果朱沒有勇氣逆流而上,也許可以理解。即便對一個膽小的改革家來說。順水推舟總是能夠做到的,而且是應該的。在前不久的清華告別演講中,他還一再表露出對共產主義的戀戀不捨:「我的共產主義信仰就是在(清華讀書)那時候建立的;我曾有過二十年(一九五八-一九七八)沒有黨齡的日子,但是那些日子裏,我從來沒有放棄我的信念。」可見,黨不愛他,他仍然深深地愛善黨。就像大陸媒體在報道他的經歷所說的那樣,他在五六年被「錯劃」成右派。他的確是被「錯」劃了。因爲他至今還是滿腦子左的東西。近來左派把矛頭對準鄧小平、江澤民、曾慶紅,卻隻字不提朱鎔基。這大概不會是左派太粗心大意吧?
  
他辜負了人民的期待,卻沒有辜負那些力排衆議讓他做總理的老革命家們的信賴。人們能指望這樣一位滿腦子共產主義的官僚來改革中國的共產主義遺產嗎?
  
如果說江澤民是政治家,那麼朱鎔基只是官員。江澤民給自己的定位是第三代領導核心。朱鎔基給自己的定位是一介清官。從兩人對各自的定位上看,顯然江比朱有抱負。在六四、法輪功、政治改革等問題上,江的表現令人失望。但他面對左派與民族主義的壓力,還能致力於維持臺海和平、敞開與西方交往的大門、決意參加世界貿易組織、讓資本家入黨、逐步提升民營企業與企業家的地位,逐步脫離共產主義教條。與朱鎔基的不斷強調自己的共產主義信仰相比,江澤民卻通過接受採訪不斷淡化他的共產主義信仰。
  
雄心壯志都是假象
  
江澤民喜歡做秀,朱鎔基善於做秀。江澤民的演技還不如朱鎔基,雄心壯志都是假象,江不像朱那樣慷慨激昂,沒有說朱會說的那些豪言壯語:什麼「地雷陣」、「萬丈深淵」;什麼「最後一口棺材留給自己」,也不像朱鎔基那樣善落淚:看商鞅落淚、聽彙報也落淚。朱營造的假象給人感到他豪情萬丈,雄心沖天。然而這些都是假象。朱鎔基在今年三月的記者會上說,他唯一希望的是離開政壇之後,中國人說他是個清廉的總理,不是腐敗的總理,那就夠了。做清官的最有效途徑就是約束自己,放縱別人:這兩點也許朱鎔基都做到了。他割腐敗的草,澆灌腐敗的根。腐敗愈深,演職愈狠,清官就愈清。在沒有腐敗和瀆職的地方,清官是多餘的。清官是腐敗的寄生物。真心反腐就應該推動政治改革,就應該放棄那些加劇腐敗的措施,如債轉股、糧食統購統銷。聽起來,朱鎔基似乎恨透了「豆腐渣」工程,可是哪一項豆腐渣工程不是建在他自一九九一年實際執掌國務院之後?
  
壞在貌似「好人」的手裏
  
再說,朱鎔基是清官嗎?你問問北京的出租車司機。誰不知道他當上總理之後,花一千多萬人民幣裝修他的家宅?誰不知道他當上總理之後,他家門口的交通就被迫改道?他的兒子朱雲來也是先留學,後與國際資本合作,經營的也是官商。這與江澤民的兒子走的不是一條道嗎?朱雲來任職於中國建設銀行與摩根士丹利合資的中國金融公司。任用朱雲來的是當時的中國建行行長、朱鎔基的親信王歧山。對朱雲來擅權一事去年十一月份的《亞洲華爾街報》已有報道,並導致朱公子被調回北京的母公司擔任更高的職務。朱鎔基讓自己的兒子在自己管轄的金融機構下擔任高官,這是清官的做法嗎?在當今中國共產黨領導集團中,朱鎔基似乎是難得的「好人」。可是,中國的悲哀之一正是事情往往壞在貌似「好人」的手裏。「好人」朱鎔基當總理與「壞人」當總理相比給中國帶來了什麼特別的不同?很難看出。能夠看到的,只是農民更窮,貪官更多、更貪。-原載《信報》

 
分享:
 
人氣:15,321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捐款和支持!
 
       

 
 

 
 
人民報網站服務條款
 
反饋信箱:[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