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江澤民有條件“全退”的政治陰謀:(一)後無核心的政治遺囑
 
方鳴
 
2001-9-7
 
【人民報消息】七月下旬,江澤民向中央政治局提交了一封信,他在信中表示在十六大上堅決要全退,並稱:要早些讓中央委員會同志知道和接受,清除黨內、外界傳言和揣測,對黨的工作、對黨的十六大籌備工作的進行、對黨內思想統一和政治穩定,都是十分重要的。

江還在信中說:新一代領導集體已在處理、解決國內、國際複雜事件中形成,具有駕馭未來複雜、突發政治事件、緊急事態的能力和智慧。

江還說:要堅信黨的集體領導,黨的工作是依靠集體領導,依靠一條已確立的建國路線,依靠正確的新思路、新觀點、新論斷所體現的馬克思主義理論,依靠政治局班子的團結,依靠中央委員會的團結,依靠全黨、全軍、全國人民緊密地團結在黨中央的周圍。

這封信其實可以看作是江澤民下臺的告別辭,也是他政治權力臨終前的遺囑。也是江澤民“退而不倒”的政治陰謀。江澤民絲毫沒有從政治舞臺謝幕的意思。

首先,江澤民親自把他個人的“三個代表”欽定為新時期的馬克思主義理論,並要求作為下一代中共高層的工作、方針、政策的理論指導,此乃江澤民“全退”的首要條件。人不在位但以其思想和統治綱領左右十六大,江特色不息;二是江澤民強調要堅信、依靠“黨的集體領導”,旨在防止第四代核心人物的出現,防止新核心人物一旦形成凝聚力後,具備能力否定江時代的所謂成就和追究江澤民執政期間的一切政治經濟責任,或當江澤民遺留的隱患爆發無法收拾時,新領導層沒有核心人物而無法把責任推卸給前任——江澤民,由集體承擔責任不追究個人責任,江澤民可借此逃脫追究。

江澤民的這個政治遺囑,是總結和吸取了鄧小平廢除華國鋒,否定文化大革命,以及他本人坐在鄧小平肩上形成核心勢力後,公然偏離拋開鄧設計師的開放方針的教訓。遺囑的目的,是通過創造一個“思想執政”的政治奇蹟,逃脫歷史審判臺,被人民和歷史的審判。這是江澤民以有條件的“全退”達到“退而不倒”的陰謀。

江澤民執政以來,大開國庫、發行國債卷為江綿恒經營集資,使江綿恒在短短幾年成為大陸的最大最富有的暴發戶,犯了眾怒;出賣國土給俄羅斯和越南,罪證確鑿,追究江的賣國罪,輕而易舉;江澤民使用株連九族的殘酷方法鎮壓法輪功,使數億民眾成為政府的打壓對象,極不得人心,給法輪功平反是下任領導人樹立功勛、獲得民心的最佳捷徑。同時國際上對江澤民使用的鎮壓手段之凶殘感到震驚,西方國家政府開始譴責、抵制中共政府,在海外形成廣泛的同情支持法輪功局勢,海內外形成一股強有力的倒江力量,江澤民有被全球人民掃入垃圾堆的必然趨勢,這是江澤民最大的心病。為了在下臺前達到撲滅法輪功的目的,江澤民不擇手段,製造天安門自焚案,下達“打死算白死”的手諭,親自出面在國際上造謠抹黑法輪功,駐外使館也在他的指示下拉攏、威脅華人媒體和社區,手段惡劣霸道,幾近瘋狂。最近江澤民將法輪功定為敵我矛盾,下達秘密文件,指出“發現煉法輪功的可秘密逮捕,終身監禁直至死亡” 以及“警察如發現有煉法輪功的不抓,開除公職並吊銷戶口”,用經濟手段迫使那些尚存善念不忍心對善良百姓下手的警察陷入這場政治迫害,盡力增加兇手數量,擴大邪惡範圍,給以後為法輪功平反製造困難。該文件出示有關官員後立即收回,以防泄露引起外界批評或成為將來被打倒的證據。

其實江澤民忽略了一點,他幹的這一切,恰好是在給新任領導人創造機會,在國際上借推翻否定江澤民重朔形象,拉攏民心,樹立威信。

資料來源於《爭鳴》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