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什敲山震虎,中共漸露馬腳
 
佚名
 
2001年9月22日發表
 
【人民報消息】9月11日對美國不宣而戰的偷襲攻擊激起了全世界一片譴責聲。但是細心的讀者會發現,中國政府(包括香港政府)的「慰問電」用詞格外講究而大有玄機。

衆所周知,在事件發生當天,幾乎所有國家的聲明或慰問電中都使用了「強烈譴責」一詞對襲擊者及其幕後策劃者的喪盡天良惡行表達強烈義憤,甚至連對美國滿腔怒火的阿拉法特都明確表示「強烈譴責」。但在中國,從國家主席到香港特首,到經貿組織,到紅十字會,一概堅決不準使用「強烈譴責」這四個字,如果要表示譴責,一律採用一個不得隨意更動的固定句子:「中國政府一貫譴責和反對一切恐怖主義的暴力活動」。

中共的表態與世界輿論之不協調是如此刺眼,以致於第二天布什要通過電話約談對中共進行一下旁敲側擊。在這一壓力下江澤民才換成完全不同的另一種講法。他說,「這次襲擊事件不僅給美國人民帶來了災難,也是對世界人民嚮往和平的真誠願望的挑戰。中國人民和美國人民一樣,強烈譴責這起駭人聽聞的恐怖活動。」

這種從有限譴責到無限譴責的轉變大有玄機。

往好裏理解,可以解讀爲:前一種語言表達是中共統一口徑的官方表達,後一種表達是江澤民個人的態度。往壞裏理解,可以解讀爲:前一種表達露出了馬腳,所有需要糾正以做補救。不論怎樣,這一變化使人想起欲蓋彌彰的成語,反而愈發使人懷疑。

人們特別感興趣的是,中共爲什麼對這次殘酷的戰爭偷襲行爲如此曖昧、以致於要要嚴格限定對恐怖勢力的譴責程度?這就涉及到一個最最重要的問題:中共與這次對美國的偷襲究竟有什麼樣的關係?

人們首先注意到,這次大規模偷襲行爲與以前所有「恐怖攻擊」都完全不同,具有全新的特點,以致於應該稱之爲戰爭偷襲,而不應稱之爲「恐怖攻擊」。

第一,這次攻擊行動的規模之大,協調性之強,技術性之強,需要動員人力之多,需要動員在美國內部的地下活動關係網之廣,需要之經費之巨,決不是一個小國能夠單獨承擔得了的,更不用說一個什麼組織了。從美國政府(包括中央情報局和聯邦調查局)被大量滲透來看,必須有大量已經打入美國政府內部的人密切配合起來,才能完成在事先掩蓋所有準備跡象、事後製造假象保護涉案人員過關的任務。所以,美國有關人員講,「事實上,這一系列突襲行動精密策劃和配合無間的程度,已超乎任何反恐怖專家的想象。我們想不起有任何組織具備了這個能力。」從世界各地專家到阿富汗的塔利班發言人都強調,這次偷襲背後有國家力量的支持,而不是個別恐怖組織所爲。這與其是一國對另一國的製造恐怖訛詐,還不如說是一國對另一國深謀遠慮的戰爭行爲。

第二,這次「恐怖攻擊」一反以往被恐怖組織馬上認帳的慣例,「打了就躲」至今無人認帳,也就失去了「恐怖活動」的意義。也就是說,同歷來爲了報復、要價等公開目的而在作案以後就公開跳出來進行訛詐的恐怖組織不同,這次攻擊沒有人出來承認,也就沒有可以公開告人的目的。這反而告訴人們,其幕後策劃者動員如此浩大力量對不設防平民進行人類歷史上最大的突襲,具有及其重大的戰略目的而決不是一個簡單的報復或訛詐行爲。從鬥爭方式來講,打了就躲的方式標誌着一種戰爭行爲而不是簡單的恐怖行爲。

第三,這次大規模攻擊需要動員使用在美國政府內部的龐大地下活動網。而要在美國建立起龐大的地下活動網,就必須對美國很多人具有強大的魅力,再加上足夠的金錢和經驗。中共還在長達二十多年的戰爭時期獲得豐富的、策反蔣介石高級將領的地下活動經驗。另外一點,十幾年來攜帶鉅額外匯定居海外的中共高層家屬數量龐大,其社交滲透到美國政府的各個階層和商業經濟巨頭圈裏。

第四,總之,不論從這次攻擊的規模、需要的高超決策指揮力、需要動員的力量還是所造成的史無前例震撼效果來看,都在在顯示出一個大國的力量和氣勢,甚至諸葛亮的智慧。

那麼這個大國應該是哪個國家?

當人們觀察中共在這次事件的反應態度後,很自然就會想到中共掌握的龐大國家力量。

人們還注意到:

世貿中心大樓的十多個中資公司居然沒有什麼人在攻擊事件中傷亡。有人據此懷疑中共知道攻擊的時間表。中領館有人說,這是由於上班時間9:30時事件已經發生。但人們會問,中國人以勤勞而聞名世界,難道這十多個中資公司就沒有一個人會因爲有什麼事而提早一個小時身處世貿大樓裏?爲什麼那麼多臺灣人身處大樓公司裏而遇難卻唯獨沒有中資公司的人遇難?這樣人們就不得不把懷疑的矛頭指向中共。

就分佈在美國的地下活動網來說,只有中國這個世界上最大的市場才對美國人具有最大的魅力,吸引他們爲之奮鬥,建立中共的地下活動網。中國也有足夠的錢收買美國人。中共還在長達二十多年的戰爭時期獲得豐富的、策反蔣介石高級將領的地下活動經驗。

當今世界上只有中國這個大國才有衆多精英在心懷「中國世紀」的強國夢一心要同美國「爭霸」,這突出表現在新舊世紀交替時在北京「中華世紀壇」前的宣誓儀式上,在這儀式上中共第三代核心成員臉紅脖子粗、無比激昂地發誓,要帶領中國人民同「霸權主義」(美國的代名詞)鬥爭到底。

當今世界除了中東一帶一些小國的宗教狂政府鼓勵人民殉葬外,也只有佔據國家特權地位的中共才在代表中國人民利益的幌子下不惜發動大規模毀滅性的第三次世界大戰,強迫中國人民和世界人民爲中共的特權地位陪葬。

「六四」以後,面對「和平演變」歷史巨流的沒頂之災,中共祕密地確定了以對外戰爭抵禦和平演變的方針,把國家的發展建立在進行戰爭的基點上(見附錄)。從那以後,中共的國防戰略就從毛澤東時期的防禦性轉到了鄧小平後期的進攻性,而且越來越好戰。請看下面這個時間表。

96 年中共發動了臺海導彈演習,中共通過多個渠道揚言,只要美國軍事幹涉中共解放臺灣,中共就要向美國本土發動核子戰爭;

99 年科索夫戰爭時期,中共以貝爾格萊得的大使館爲基地對美國發動電子戰,指揮南國一舉擊落美國王牌隱型戰機。北約有關人員忍無可忍,回馬槍炸燬了中共大使館的電子戰基地,中共對人民隱瞞挨炸的真相,利用這次「炸館事件」掀起了全國空前浩大的反美浪潮;

今年春天,中共派遣戰機在南海的公海上空劫持了美軍王牌偵察機,製造了「撞機事件」。中共又隱瞞劫機真相,在全國掀起了又一波大規模反美浪潮;

今年8 月,中共高層正式決定糾正毛澤東時期關於不首先使用核武的方針,明文規定,可以先發制人主動發動核子戰爭。

按照中共的這一發展趨向,指揮中東人偷襲美國也就不足爲奇了。

這次對美攻擊行動會被寄予希望的直接效果是:震撼和動搖美國人民和政府的意志,降低美國在世界上的強大形象以把美國與世界其它國家隔離開來便於單獨打擊,分散美國軍隊的戰備力量和注意力,促使美國向國內收縮軍力以利中共向外擴張,演習在美國國內進行大規模協同攻擊作戰的實際操作技能以爲下次正式戰爭做準備。

中共正在處於換屆交接期,一般人設想應該需要穩定而避免戰亂。但是,如果近期在中國邊境發生大規模的戰爭,交班還可以繼續順利進行嗎?「特發戰爭事件」——這也許交班人無條件留任繼續掌管三權的最好的藉口。而交班人的周密部署,在戰爭爆發前,順利完成:幾次投票落選進不了政治局的曾慶紅,還有污點太多的賈慶紅、吳官正、王兆國等,作爲江澤民全退的條件之一,順利坐到他們要坐的位置上;而被全黨全軍全國人民抵制的「三個代表」和「七一」講話,也作爲江澤民全退的條件寫進了黨章和憲法;戰爭需要資金,江澤民擅自允許、堅決邀請資本家入黨的動機就明白不過了……所以江澤民的「有條件全退」可以說完全是一個煙霧彈。還有另一個角度,那就是交班人想在正式交班之前作出什麼驚人舉動以在中國歷史上做爲留念,也不會令人奇怪。

隨着布什揮兵向恐怖組織及其支持國家叫陣,在美國的敲山震虎策略下中共正在漸露馬腳。

9月15 日,人民網發表公開爲國際恐怖主義撐腰打氣的非同一般文章「霸權主義不除,國際恐怖主義難銷」。文章幾乎相當於一篇國際恐怖主義的宣言書,作者站在國際恐怖主義總後臺的地位上公開爲它犯下滔天罪行的走卒張目、辯護和打氣:「.他們有鋼鐵一般的意志」「.他們有不可摧毀的信仰。」「美國曾經或即將,給他們造成滅頂之災」。文章公開鼓吹:「恐怖主義常常是弱者反制強者的銳利武器」,呼喊「恐怖主義的汪洋大海」。最重要的是,文章標題畫龍點睛地點出,中共支持恐怖主義的根本目的是除掉美國。(「霸權主義」在中共詞典裏爲美國一詞的代名詞。)這篇文章的最後引人注意之點是,它作賊心虛地預言,美國打擊國際恐怖主義的力量將要打到做爲國際恐怖主義總後臺的中共頭上。它寫道:「美國的下一個目標是誰呢?」「中國人民一定要提高警惕!」

中共露馬腳的另一個表現是,從上述人民網把國際恐怖主義歸罪於美國自身開始,人民網及中國海內外各種中文論壇上大量出現「陰謀論」之說,把9。11 戰爭偷襲說成是美國爲製造向世界擴張的藉口而自我導演的鬧劇。這類爲恐怖主義開脫的帖子大量出現和流傳,提示幕後有個總導演。但是這類帖子放出的煙幕反而露出一個破綻:如果說在世界上搞「擴張」的話,美國已經不需要再擴張什麼了,它在世界上的影響之大已經足矣,最需要和最努力向世界擴張的只有一個政權,那就是中共。所以這類帖子反而更是增加人們對中共的懷疑。

布什的敲山震虎策略會有什麼後果?當美國這隻老虎真的把那隻剛站立起來卻正躲在暗地裏磨牙的睡獅驅趕出來時,會發生什麼慘烈的搏鬥?

不論怎樣,對美國真正的大規模毀滅性攻擊還在後面,利用民航客機在美國大中城市上空快速撒佈生物病原體的那一天不會太遠了!所有人都面臨着立場選擇,都要做好最壞的思想和物質準備。

附:《中國神祕的「長城工程」內幕》

目前大陸對臺威懾的主要「祕密武器」,不是海外各界胡猜的四十軍、四十二軍甚至遠在保定的三十八軍的大規模軍事集結,那樣的集結必須大規模地面運輸,目標大而無用

 
分享:
 
人氣:13,630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捐款和支持!
 
       

 
 

 
 
人民報網站服務條款
 
反饋信箱:[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