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联老大哥共产又共妻 中共小弟弟学习再学习
 
2001年9月2日发表
 
【人民报消息】苏联十月革命的史料曾宣布,十五至二十五岁的妇女必须接受性公有化,革命者要行使此权利可向革命机关申请许可证。布尔什维克凭证可以「公有化」十个姑娘。从俄共党史我们发现,中共的老祖宗确实是流氓党,以流氓起家。而当今团结在江核心周围的贪官恶吏们更是有过之而无不及,将“党的光荣传统”发扬光大得史无前例。

过去中共的一些宣传材料上时常指责:反动派污蔑共产党「共产共妻」,人们对共产党的宣传也就信已为真。但在笔者移居俄国后,才了解到共产革命历史上,确实存在「共妻」的现象。反共势力说共产党「共产共妻」,并非无中生有。

俄国革命成功后的共产共妻

深入研究布尔什维克革命史的史学家指出:在共产理论中,不仅财产公有,而且写明了家庭必将消亡、一夫一妻制是私有制的产物。共产制度就是要消灭建筑在私有制上的婚姻和家庭。因此布尔什维克革命不仅仅限于抢掠财产和屠杀,这个革命还要全面破坏人类道德价值的所有准则,俄国十月革命时期践踏性道德的行为比比皆是,两性关系的基本规范荡然无存。社会性关系的混乱是布尔什维克造成的。

布尔什维克革命成功后,伴随着财产公有化的还有性资源「公有化」,直译应为「社会化」,和俄文原文对应的英文词是:socialization。革命者性的全面解放其实有两方面:革命者倡导并且实践性革命:非革命者的性资源被强行「公有化」即被强奸。一九九零年第十期俄国《祖国》杂志对俄共初期的共妻现象曾有全面揭露。这本杂志指出,在布尔什维克控制的地区,有「公有化」资产阶级妇女的行为,到处都有集体参与的强奸事件。在苏共和苏联的正式文件中,也许根本找不到关于性资源「公有化」的文字,可布尔什维克有一个让性全面解放的立场,性道德的沦丧源于共产党的这个思想。

女革命家克朗黛在她发表的小册子中写道:「出于工人阶级利益要求的性道德,是工人阶级社会斗争的工具,并为这个斗争服务」(克朗黛:《家庭与共产主义国家》一九二零年)。社会主义的思想家们,只倡导和完全满足革命阶级的性需求,把恋爱当作小资产阶级的浪漫玩意儿,为无产阶级所排斥。

性革命的典型表现是领袖们的私生活,如托洛茨基、布哈林、安东诺夫、克朗黛。他们的私生活像狗的交配一样随便。中、低层的革命者并在这方面也不甘落在他们领袖的后头,历史学家缅古诺夫说,普通革命者也有好多个情人,革命者随意强奸没有护卫力量的妇女。

革命将革命者强暴女性合法化

一九一八年三月,叶卡捷琳娜堡公有化妇女的行为达到登峰造极的程度。当地布尔什维克组织在苏维埃消息报公布一个命令,该命令也在大街上张贴:「十六至二十五岁的妇女必须接受公有化。革命者如果需要行使这个命令给予的权利,可向相应的革命机关说明。」这个城市布尔什维克组织的内政委员波罗斯登给「公有化」女人的寻求者(即要求强奸妇女的革命者)签署许可证,当地其他布尔什维克的头头也发放这样的许可证。波罗斯登给他的一名助手一张这样的许可证,该助手就凭此证「公有化」(强奸)了十个姑娘。以下是这类许可证之一:

  持有这分文件的卡马谢夫同志,有权在叶卡捷林琳娜堡公有化十个十六至二十岁的姑娘。卡马谢夫同志可任意挑选看中的姑娘,被选中者不得违抗。
  北高加索苏维埃共和国革命军总司令部(加盖公章)

许可证签署人:
总司令伊华谢夫

按照该城党组织的决定,红军士兵「公有化」了六十多个姑娘,她们全都年轻漂亮,大多数是资产阶级出身和在学女生。在城市公园的一次围猎行动中,好多姑娘被抓走,其中四个姑娘当场就被强奸,有二十五个被送往波罗斯登的司令部,另有一些被送往布尔什维克占据的旅店,悉数被强奸,无一幸免。有一些女孩后来被放,如红色刑警队头头强奸一女孩,然后放了她。一些女孩在红军退却的时候被带走,从此下落不明。还有一些女孩的命运很悲惨,她们被折磨后被杀害,尸体扔进河里。一个小学五年级的女生连续十二个昼夜被红军轮奸,然后被绑在树上,用火折磨她。她最终被枪杀。

当时中学生卖淫现象严重,世界著名社会学家沙乐金研究了这个问题。他在一九二零年写道:共青团在少年的卖淫事业中起了极大的作用,在俱乐部招牌下,每一个学校都设立了卖淫场所。对位于圣彼得堡附近沙皇村两所中学所作的调查发现,所有的孩子都有性病。少女参与色情商业交易,介入了有权势革命者的私生活。沙乐金强调说:我认识的一位大夫告诉我见闻。一个男生让这位大夫看病,把三百卢布放在桌上作为看病费用。大夫问哪来的钱,男生很平静地回答:每个男生都有自己的女孩,每个女孩又都另有情人,这样的情人都是「委员」──当时人们对布尔什维克革命者的称呼。圣彼得堡一个「分配中心」(俄国内战争期间,收容流离失所的孩子的机构)。安排体检后出现一个数据:百分之八十六点七的女孩已不是处女,她们都小于十六岁。

笔者还了解到,布尔什维克革命成功以后,取代旧王朝的苏维埃政权不要结婚的礼仪。因为俄罗斯民族的传统婚宴要延续数天,或一周,结婚是人生的一件大事。隆重的婚礼还有一个不可少的程式:新婚的次日晒床单,以展示新娘的贞洁,这在共产共妻的苏共统治时期来讲是根本不可能做到的,显然,婚礼必须是革命应当革去的东西。直到二次世界大战结束以后,结婚仪式在苏联才重新被重视,家庭的价值才在一定程度上得到恢复。

中共小弟弟统治了中国大陆80年,在共产共妻方面绝不亚于苏联老大哥,从一开始就提出“打土豪分田地”,分的不只是田地,包括地主、富农的老婆、姐妹、女儿统统都分了,连有夫之妇都分配给了那些没钱取亲的农民和吃喝嫖赌倾家荡产的二流子,更不用说那些没有结婚的女子。而据高干著书回忆延安时期,更是男女同床,淫乱胡来。在当今社会,江泽民主席都淫乱不避人,下面有几个干净的贪官没有包二奶,没有拿着贪污来的钱招妓,没有迫使有些女人以身换权、换钱?

权力可以和性的占有权画等号,也是「娼盛」的原因之一,江泽民近80岁的人能够包个三十多岁的歌星同时还公开和另外几个搞得不亦乐乎,谁相信她们真的爱这半残废的老头子!人们不免会有这样的联想:私生活规范不明确,以及权力几乎等于性特权的现象,是不是和共产党老祖宗的流氓传统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分享:
 
人气:12,635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打赏。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人民报网站服务条款
 
反馈信箱:[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