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八九戒严部队部分官兵致江泽民的公开信
 
2001年8月27日发表
 
【人民报消息】编者按:此文转自海外一份较有影响力和信度的中文杂志(未有关于此杂志作假的报道)98年6月号。此文首次披露了参与六四镇压学生的官兵们的真实心态。在他们心中,江泽民是六四惨案的最大受益者,江泽民利用六四的尸骨爬上了中国最高权势统治者的位子后,不但没有为六四平反的打算,而且还毫无人性地利用六四惨案中死难的学生、市民的尸骨和鲜血,提拔将领,拉拢军心,建立自己的权势体系。官兵们却表示,江泽民虽然是军委主席,但江泽民是千古罪人,官兵们却不愿成为千古罪人,他们强烈要求江泽民尊重事实,为六四平反。

十二年来,江泽民把他那中国最高领导人的交椅,架在由六四死难者的血和肉混凝建筑起来的台阶上,上好不风光。为六四平反,意味着要公开六四的决策真相,作为中共镇压民主的急先锋而的江泽民,只有在六四戒严的决策中是起了不可估计的作用,才能被八老看中。而且,六四的学生提倡反腐,江泽民作为中国最大的贪官,要反腐就首先要从江泽民的家族下手。这一切决定了只要江泽民在位一天,就不会为六四翻案平反的。六四要平反,首先就要把江泽民这个最有权势的刽子手、最大的贪官、最大的绊脚石从执政的宝座上拉下来,打倒在地。

原八九戒严部队部分官兵致中央军委主席江泽民的公开信:

我们是原八九年六四戒严部队的部分官兵,再过几个月,就要度过六四的第九个年头。近九年来,我们和你一样,都试图忘记那建军史上最可怖的一页,都试图让内心寻求平静安宁,但所不同的是,近九年来,那成百上千的学生和市民死者的面孔,总浮现在我们的眼前,粉碎着我们的良心,而你,却陶醉在鲜花、酒杯和权力之中似乎中国从来没有发生过天安门大屠杀,可是,你可以欺骗全世界,但永远无法面对我们而说:“没有大屠杀这回事!”因为我们就是部分的执行者,我们是历史的证人。

当一想到我们这些当年被老百姓披红戴花拥入军营的人民子弟兵,为了执行最高权力者的屠杀命令,而沦为历史的罪人,我们是多么地悲哀,尽管我们仍可以对人民说:“我们是功臣!”但近九年来的种种迹象显示:人民不认可我们是功臣,我们自己也清楚,每当闭上眼睛时,那天真无辜的学生的面孔就折磨我们的良心,江主席你知道吗?为什么我们要写这封信?前不久,三十八军某部三营二连的一个叫李冬明的副连长自杀了!他死前对连队的战士说了那么一件事:六四的凌晨,他当时是连队的士兵,他亲手用冲锋枪在木樨地附近打死了三个学生(事后知道是研究生),学生们倒下后,他良心忍不住曾冲上去看了他们一眼,那三个女学生肠子已经流到了外面,可她们临死前的最后一句话,竟是互相安慰的话:“放心,解放军用的是橡皮子弹……共产党不是……不是真打!……”李冬明后来从战士直接提升为排长,之后升为副连长,可他把这件事讲给女朋友听后,女友竟说:“你杀了三个学生?”他三次恋爱三次失败,最后在遗书中写道,“是的,我没有人性,我不被人爱!”他死了但他是六四的第一个良心发现者。江主席,其实你和我们都是踏着六四学生和市民的鲜血走红的,是的,你爬得最高致使你为了手中的权力,甚至仅仅是为了面子隐瞒历史的真象,不愿还死者一个公正。

我们却要向全世界证实:

一、一九八九年六月三日,二十一点四十分,戒严部队指挥部下达的“不惜一切代价,完成天安门的清场任务,抵达预定的地域……”同时将学生和市民的百万人参与的民主爱国运动,说成是“反革命暴乱”,并传达上级批示精神:坚定镇压反革命暴乱,可以开枪自卫,结果我们战士见人就打,军队内部评估死伤者在三千人以上,不少学生和市民是被坦克直接压死的。

二、在天安门广场的清场中,谁说没有死一个人?当时部队曾用运兵车将死尸连同广场的账蓬等一起运走烧掉,不少人被直接火化,未留下姓名,这就是为什么六四后部分人失踪的原因,他们的亲属永远也不可能找回他们的骨灰,官方的统计是根据北京市各大学自报来的确认的死者的名单,但实际上死得最多的是外地的学生和普通市民,官方的统计没有把他们包括在内。

三、李鹏对外界说:“因为橡皮子弹不够用,才使用真枪弹”。而实际上戒严部队从来没有装备过橡皮子弹,相反,我们装备的都是先进的设备:从西方引进的先进军用卡车,上面配有火箭炮发射座(十二炮口),国产先进的野战装甲车,哈尔滨兵工厂生产的步枪,五四式自动手枪及先进的红外线发射仪等等,用以对付手无寸铁的学生和市民。

四、当时调动的部队,涉及北京军区、沈阳军区、济南军区、武汉军区、成都军区、南京军区等近十多个军,近三十万部队,约等于一九七九年对越边境战争所调动的部队,所不幸的是,国家军队所对付的不是外来入侵者,而是自己国家的老百姓,当时部队中抗拒执行命令及试图主持正义而被捕的官兵中,有军师级军官也有普通士兵,被判入狱和被劳教的有二百余人。

五、所有执行清场的戒严部队官兵,结束戒严命令返回基地后,举行了庆功大会,战士破格提升军官的比例为5%(当时规定军校毕业之学员才可提升为军官,因六四戒严有功而给予特许),大部分军官晋级晋职,有的晋二级,庆功会有的连庆三天,却没有驻地老百姓来参加祝贺,这是建军史上第一次人民拒绝参加的庆功会。

六、六四光荣吗?解放军画报的原社长六四后,因该社记者客观地将某些真实照片送去参加“平暴展览”而被撤职。一九九零年四月戒严部队返回基地举行的表彰大会活动中,有20%的军官要求不要将“执行北京戒严任务表现突出,作战勇敢”的字眼写入个人档案中,因此上干部80%的则用“本年度工作表现突出”来代替参与六四屠城。再往上看,李鹏说六四归功于邓小平为代表的老一辈革命家,杨尚昆说,没有小平同志的带领,六四这一关我们就闯不过去;邓小平说:我们尊重政治局多数人的意见。邓小平的女儿说:是邓小平看了陈希同的“关于北京市发生反革命暴乱的报告”才认定是反革命暴乱,就连你江泽民本人也从不敢公开说:“六四我参与了决策,我是六四事件的光荣的当事人!”

九一年以后的复员退伍军人中,80%的士兵都要求将其本人的“六四表现突出”的材料放弃或烧毁,才安心返乡。转业干部中,90%的军官要求将档案材料中的“戒严总结立功”的材料撤掉,宁可撤回“立功证书”。

够了!够了!我们早就受够了!我们之所以这样做,只是恳求人民原谅我们!但是只要六四不平反,人民就绝对不会原谅我们。也绝对不会原谅共产党,更不会原谅你——今日中国的最高权力者。你的主席头衔,我们的少校,中校,以至将军头衔,都是六四死难者的鲜血换来的!但我们愿向人民请罪,而你却不想,我们奉劝江主席,不要做历史和民族的千古罪人,如果你还具有人性,那么,你应该带头反对真正的最大腐败——六四滥用职权屠杀百姓,如果你和我们走到了一起,那么,人民会原谅我们也会原谅你,如果你要继续压住黑幕,那么,我们相信会有一天,你要接受人民和历史的审判!

原戒严部队官兵刘子明等二百零三人

一九九八年三月

 
分享:
 
人气:16,786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打赏。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人民报网站服务条款
 
反馈信箱:[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