抢救北京,抢救中国
 
2001-8-23
 
【人民报消息】北京为争取二00八年的奥运主办权,提出了「环保奥运」、「绿色奥运」的口号。为了实践这「绿色奥运」,不是到沙源区的张家口坝上地区去植树种草,去根治沙源,而是急功近利,把环北京近郊一圈的农地、四合院等,统统以推土机推平,去种成环北京城区的「绿化带」!华国锋毕竟是位抓农业出身的干部,懂得「绿化」的宝贵。一九七八年八月,华指示林业部门拟出「三北防护林体系工程方案」。同年十一月,「三北工程」正式启动。但至今二十多年时间过去了,「三北工程」虽然没有被宣布废止,却已经进入不死不活的吊气阶段。问题的根子在江泽民政府……

首都北京旁边地区的自然生态、大气气候是越来越恶劣了。套用一句联合国的术语:沙漠最不适合人类居住。有环保人士忧心冲冲地推测,用不了多久,或许几十年一百年后,北京市可能成为黄沙瀚海中的一小块绿洲!危言耸听了吧?至少算盛世危言。对此,许多人一点也不觉得惊奇。然而,北京变绿洲那种奇特自然景观恐怕只能是人们异想中的「海市蜃楼」吧。但我们的儿孙;辈呢?难道他们应当看到,应当面临沙漠大举东侵,越过北京城,淹没天津卫,直达勃海湾?

这绝不是什么妖言惑众。北京市中心天安门广场与怀柔县沙区的直线距离只剩下五十公里,现在就靠西北面的那座军都山抵挡着漫天黄沙。黄沙漫过军都山、进入北京郊区草原只是时间问题。如今北京市民参加一日游,即可领略到过去要赴新疆才有的大漠风光了。

急功近利,举措疯狂

诚然,近十多年来,北京市的市政建设月新日异,变化巨大,建成环城地铁后,又修了三环、四环高速路(已着手修建五环高速路) ,用数十座立交桥把这些环城高速公路串连起来。如今的北京市,市区高楼林立,街上车水马龙,四周居民小区密布,俨然一座现代化的国际大都会。连一些五O年代共发生五次;
六O年代共发生八次;
七O年代共发生十三次;在北京住了几十年的老人,出门都不认路了。

不用说,这些都是江泽民政府以财力、物力、人力堆砌起来的。更绝的是,针对国际舆论批评北京自然环境条件恶劣、环保意识差劲,北京为争取二OO八年的奥运主办权,而提出了「环保奥运」 , 「绿色奥运」的口号。为了实践这「绿色奥运」,不是到沙源区的张家口坝上地区去植树种草,去根治沙源,而是急功近利,做足专给洋人看的「面子功夫」,把环北京近郊一圈(据说达数公里的宽度)的农地、农舍,无分菜地、果园、鸡场、马圈、猪舍、鱼池、四合院等等,不分青红皂白,统统以巨型推土机推平,去种树种草,去种成环北京城区的「绿化带」!那些祖祖辈辈与上地为伍,靠种粮、种菜、养鸡、养鸭为生的郊区农民,则奉命搬进政府「补价」给他们的高层公寓楼,上不巴天、下不着地的悲切,可想而知了。

古今中外,哪一国、哪一朝可以有此「豪举、政绩」?只有咱社会主义中国、咱江泽民主席这一朝做到了。据说还有郊区青年农民因谖骂政府反动、不顾老百姓死活、比法西斯还坏,而被冠以「破坏申奥」 、 「抵讥环保奥运」罪名,关进大牢。

北京沙尘暴小档案

升斗草民的身家性命,子取予夺,何足挂齿。我们还是来谈北京地区的恶劣天气、糟糕的环境吧。

俗话说谈虎色变。如今北京居民却是谈沙色变。据气象部门统计,首都北京地区沙尘暴发生率呈逐年大幅上升趋势,以十年为一时段计:

八O年代共发生十四次;
九O年代共发生二十三次;
二OOO年春,沙尘暴频频横扫华北大地。截巨该年四月二十四日止,已历经八次沙尘暴洗礼,飞沙走石,天昏地暗,日月无光。非但北京地区居民叫苦下迭,甚至远在上千公里之外的长江下游的南京市,也不时纷纷扬扬,漫天漫地撒下一层黄尘,还下过一次罕见的「泥雨」 。其范围之广,为害之烈,可想而知。

大西北沙尘暴小档案

北京地区及整个华北地区的情况是这样,我们再来摘抄一段我国西北地区的「沙尘暴档案」:

一 、一九七九年,塔里木盆地在四至六月先后刮了三场沙尘暴,其中一次仅在慰犁县三天之内平均每平方公里降尘二点五六万吨!

二、 一九九三年五月五日发生在西北地区的强沙尘暴,视为「百年经典」。它使兰斩铁路中断三十一个小时,兰州机场关闭两天,敦煌机场更是关闭七天。四十万平方公里范围内的四个省区七十二个县(旗) ,一干二百万居民受到袭击,八十五人死亡,二百六十四人受伤,三十一人失踪。死亡或丢失牲畜十二万头V只),受伤牲畜七十三万头(只),受灾农作物三十七万公顷,受灾果园二万多公顷,刮断电线、电缆杆六千零二十一根,沙埋渠道二千公里,毁坏房屋四千四百一十二间,直接经济损失五点四亿元。如此强大的沙尘暴确实比较罕见,但略次于此的沙尘暴则屡兄下鲜。

三、一九九五年五月十五日,甘肃省一场特大沙尘暴降尘量高达一千二百四十三万吨,相当于省内最大的水泥厂十五年的产量总合。

四、一九九八年四月,西北十二个地、州遭受沙尘暴袭击,四十六万一千多亩农作物受灾,十一万一千头牲畜死」一,一百五十六万居民受灾,直接经济损失达八亿元。

「沙汉化中国」小档案

还有一则「沙漠化中国」小档案:

五O年代至六O年代,沙漠化土地每年扩展一干五百六十平方公里,二十年共计有三万一千二百四十平方公里上地成为沙漠;
七O年代至八O年代,沙化土地每年扩展二千一百平方公里,二十年共计有四万二千平方公里土地沦为沙漠;
九O年代,沙化上地每年扩展二千四百六十平方公里,十年期间共有二万四千六百平方公里上地沦为沙漠!

我们从小就被告知,中国幅员辽阔,括了那些大沙漠。问题在于自新中国成立五十二年来,我中华民族十三亿人口赖以安身立命的「一水两分田」 ,正年年月月被沙漠侵吞,速度之快,来势之猛,出乎人们的想像。

目前,我国共有二千四百多个县(旗)级行政单位。若以每;县平均面积一千一百平方公里计,那么,现在我国每年起码有两个县变成沙漠。新中国五十二年计有十万平方公里的山林耕地被沙漠侵吞,也就是说,有近百个县被沙漠化了。

有人预言,照我们这个伟大、光荣、正确的万岁党如此领导下去,少则一百年,多则两百年,整个中国将沦为全世界最大的沙漠!情况将比非洲的苏丹、利比亚、阿尔及利亚更惨。

急难出英杰,上书华主席

「中华民族到了最危险的时候」!

中国的知识精英都被五十二年来的政治高压、各式运动整得扒下了吗?中国的志士仁人都死光了吗?否!早在文革十年浩劫过去的第一年----一九七七年,一位名叫官重尧的年老高级工程师,就给当时的党中央主席华国锋写下一封长信,痛陈我国北方地区风沙危害、水上流失的严重情况,呼吁在东北、华北、西北的「三北地区」,营造一条东起黑龙江、西至新疆的防护林带!

不用讳言,华国锋毕竟是位抓农业出身的干部,懂得耕地的宝贵,又刚刚当上了党主席和国务院总理(据说毛泽东临死之前指定他做接班人是因为他「人老实、不蠢」) ,读了老高工官重尧的信,即敏感到这是一项刻不容缓的「干秋伟业」,必须放到「抓纲治国的战略高度来抓」。他先在政治局内统一认识,一得到包括刚刚恢复工作的邓小平、胡耀邦等人的一致支持,再责成林业部门就此作出专题调查,同时进行可行性论证。

一九七八年八月五日,林业部门拟出「三北防护林体系工程方案」 ,呈交国家计委,不久获得国务院总理华国锋批准。一九七八年十一月二十五日,「三北防护林体系工程」宣布正式启动。整个决策过程时间之短,速度之快,真可谓雷厉风行,争分抢秒,说干就干,大干快上。

三北防护林工程启动

后来有人批评「三北防护林」体系工程决策过程粗糙,贯彻的是「华国锋的长官意志」,承袭的是大跃进式「边设计、边勘测、边施工」那一套·。但在沙漠地区植树种草,并不像建造一座水库大坝或是一座公路铁路桥梁那样,「大干快上」会带来灾难性后果。为改造沙漠而植树种草,争时间,抢速度,何错之有?当时以华国锋同志为首的党中央,起码在此一事关中国北方生态环境命运的大事上,顺应了党心、民意:赶快绿化我们的国家,赶快治理我们的自然灾害,把被四人帮祸国炔民所耽误掉的时问抢回来,抢回来!

「三北防护林体系工程」 ,经由华国锋题词,大张旗鼓地上马,全国上下,确是很热闹了一阵子,它被誉为「建设中国的绿色长城」 ,是「新一次万里长征I 。作为一个改造自然的伟大工程,我们的舆论宣传还曾拿它去和美国三十年代的「罗斯福计划」苏联四O至五O年代的「三年改造计划」相提并论,并豪情万丈地宣称它的成果和规模,都较美国或苏联的「计划」为大。

华国锋与「三北」工程

那么 , 「三北防护林体系工程」的具体内容是些什么?如今还有几个人记得?江泽民们或许不记得、不闻不问了,但面对首都北京年年月月被沙尘暴凌虐,广麦的国土被沙漠侵蚀,作为一个稍有良心、责任心的中国公民,怎么可以忘记!下面,我以最简略的文字,予以概括之:

从一九七八年起至二O五O年止,定河、汾河、渭水、姚河、布尔汗达山、喀喇昆仑山,东西长四千四百八十公里,南北宽五百六十--一千四百公里,包括新疆、甘肃、青海、宁夏、陕西、山西、河北、北京、天津、内蒙、辽宁、吉林、黑笼江十三个省市自治区的五百五十一个县。土地总面积达四百零六万九千平方公里,占到整个国土面积的百分之四十二点四。共需植树造林三千五百六十万公顷。

为此,以华国锋为总理的国务院,特别在林业部门内设立了一个「三北防护林建设局」,总部设在宁夏回族自治区首府银川市,行政级别为副部级。

邓小平对三北工程无兴趣

我们有句成语叫做「人亡政息」意指一旦某位政治人物去世或下台,他所推行的政策、政务也就随之死亡。

新上台的领导人总是要变着法子彰显新政策、新政务,以证明自己的「英明、正确」,「丰功伟业」。

邓小平第三次复出,和胡耀邦等人联手,否定了毛泽东的阶级斗争和路线斗争,撤销了人民公社,平反了冤假错案,集中精力抓改革开放、搞活经济,等等,把毛泽东思想来了个兜底翻,最后只剩下一句口号,这无疑具有划时代意义。

但邓小平最后废了毛泽东亲自指定的接班人华国锋之后,对华国锋主政期间所启动的「三北防护林体系工程」也兴趣缺缺。翻遍邓氏一九七九年至一九九二年问的所有重要指示、讲话,几乎找下到他有提及「三北防护林体系工程」的只言片语。不言而喻,他把此项造福中华民族子孙后世的伟大工程推给了华国锋,仿佛工程成功了,历史彰显的只是华国锋,而不是他邓小平。

邓小平要建立自己的丰功伟业:一是开办经济特区以及「广东、福建两省先走一步」 ,二是全力鼓励长江三峡工程全面开工上马。

胡、赵重新规划三北工程

所幸的是邓小平的左、右两臂--党总书记胡耀邦和国务院总理赵紫阳两人的头脑还较为清醒,他们没有把「三北防护林体系工程」丢给打入冷宫的华国锋,而确认这是一项事关中华民族前途命运的「活命工程」 ,不下大力抓不得了 。

一九八人年「三北工程」进入第二期:鉴于一期工程决策匆忙,规划粗糙,但已经取得良好的舆论效应和社会认同,需要制订出一个科学、理性的新规划,来推动整个工程稳健有序地进行。

为此,赵紫阳主持了多次国务会议,指示由林业部一位副部长牵头,成立了一个新的跨部会规划小组,来重新制订出一个长达七十三年(一九七八 ─ 二O五O,包括已过去的九年)的大规模植树种草、绿化三北、根治风沙计划。

该规模小组当时被笑称为「规划兵团」,场面极为壮观,一是级别高,包括农业、林业、水利、环建、计委等部会的负责人;二是人员众多,专家云集,单是直接参予专业规划的科技人员就达刊二千八百七十人,如算上各级科研院校和地方政府的参与人员的话,总数超过二万人!此参予人数可与当年美国造原子弹的「曼哈顿工程」不相上下(不同之处是美国人在短短几年工夫内造出了人类有史以来的第一 、二枚原子弹,并将其投在了广岛和长崎,炸死了数十万平民结束二战):三是规划时间表,耗时三年零四个月。

生不逢时上三峡取代三北

新的「三北工程规划」却生不逢时。一九八七年一月,全力支持它的党总书记胡耀邦被迫辞职。一九八九年夏天,当它得以完成,呈交党中央、国务院审批之日,又遇上了「天安门广场风波」,三十万大兵进京,党总书记赵紫阳被迫下台并遭到软禁,「三北工程规划」就此搁浅。

八九年「六四」后荣升党总书记、国家主席、军委主席三项最高职务的江泽民同志呢,据说琴、棋、书、画都能要两把,跑到俄罗靳能讲几句俄语,跑到美国能用英文背诵人家的「独立宣言」,吼几嗓子京剧选段,跑到南美洲绉出来一串西班牙语,套用香港八卦新闻的一句话,就是「数风流人物,还看江抱肚」了。

我们敬爱的江总书记,虽好大喜功,但千看不上,万看不上的,就是这个由华国锋启动、胡耀邦和赵紫阳勉力推行的「三北防护林体系工程」。然而却对「三峡工程」独有情衷。与「六四」戒严有功的李鹏大人扎在一起,无视专家学者们强大的反对声浪,强力推动长江三峡工程开工,建造世界上最宏伟壮观的大坝水电站。仿佛自新中国成立以来,把中国整个北方的自然生九省市的黄金水道拦腰截断,去造成我国南方地区那至今无法估量的自然生态的大破坏。

有心西部开发,无意三北种植

在我们「中国特色」的国情下,政治领袖欲不朽,千古留名,一是要在理论上有所建树,二是要建设一两处丰碑式全国性超级工程。

于是毛泽东有了毛泽东思想,有了大跃进、人民公社化、十年文化大革命;邓小平有了邓小平理论,有了四个经济特区和长江三峡大坝工程;而江总书记呢?比他的前辈毛和邓毫不逊色,适时提出了「三个代表思想」 ,以及历史丰碑武「西部大开发」。

请原谅我以这种方式提到「西部大开发」。记得去年年初,我从电台广播第一次听到「西部大开发」这个新名词时,还以为是三北防护林体系工程」换了个新提法。不久即闹清楚了, 原来还不如说是要进一步加速大西北的自然灾害。

我的一位邻居,也是退休教授的,说了一句颇有见地的丰骚话:在大西北打一口油井,半年几个月可以喷油、气,不就拿到了一把把白花花的银子?可在漠上种一片树看看?十年八年都难以成林!这种默默无闻、造福子孙的事,如今谁还会去干?一个索取,一个给予,风马牛不相及呀。

根子在中南海

我们的话题再回到「三北防护林体系工程」上来吧。

一九七八年王今,二十二年时间过去了, 「三北工程」虽然没有被宣布废止,却也已经进入下死下活的吊气阶段。

回想「三北」 一期工程期间(一九七八至一九八六) ,国家计委每年的资金投入仅为三千万元,但由于工程所在的各省区地方政府及农民的积极性都很高,干部、群众都喜欢「戴绿帽子」,发扬愚公移山精神,以植树种草为荣、为当务之急,因而整体效果还是相当不错的。

进入九O年代,随着改革开放、经济发展的不断深入,全社会进入急功近利的「淘金热潮」 ,谁还有心思到大漠中去植树种草,默默无闻地去培植一片绿荫?

首先是国家的资金投入,少到近乎尖酸刻薄程度。二十二年来,在「三北防护林工程」的总投入为十三亿元人民币!这岂下是在东起黑龙江宾县、西王新疆乌孜别里山口的占我国百分之四十二的国上面积上撒了一把胡椒面?

然而在这期间, 「三北工程」共植 树造林三亿乡亩(此为理论数字,成活 率不足百分之十) ,平均下来,每亩仅 获国家资金三至四元!傻瓜也知道,三、 四元钱绝不可能在沙漠中植树一亩。其 它的资金从哪里来?原来各级地方政府 的配套资金达三十亿左右,加上来自国 外的无偿贷款或低息贷款九个亿!

还有广大农民的无私奉献。二十二年来,各地农民义务投工三十亿个。农民的投入已达三百亿人民币。

从以上简单的数据可以看出,今天 「三北防护林工程」陷入不死不活状况 的结症在哪儿了。问题的根子在中南海。可以花数百亿人民币去修一条高速公路,花数千亿人民币去造长江三峡大坝,却只肯每年花费三、四千万元人民币去「维持」国脉所系的「三北防护林工程」!

现在,用价值近两亿加元的波音七六七改装的「御用空军一号」已在蓝天呼啸;约六十亿的「妃子大剧院」已破土动工;总投资六十四亿美元的浦东晶片「公子王国」也已屹立东方……。然而,为子孙万代造福的「三北防护林工程」却在那一望无际的「荒漠」中爬行……

北京还有救吗?中国还有救吗?难道真的要等到中国成了北非那样的大沙漠,北京成了亚洲的开罗,让我们的子孙后代去哭泣,去缅怀自己的祖先曾有过一个何等伟大的「三北防护林工程」规划?


 
分享: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励和支持。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PayPal在线支付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