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鳴:江澤民造「神」記
 
方鳴
 
2001-8-22
 
【人民報消息】媒體其實是「造星一族」。在媒體的鏡頭和筆頭下,可以造出光亮耀眼的各類明星。江澤民是中共御用文人造出的國際政治「人造衛星」。因為是人造的,隨著不同的情節,不同的場所,不同的觀眾,戲子唱什幺說什幺當然就千變百變,沒有「自然規律」了。所以我們經常在電視上、報紙上看到亢奮的江澤民的「千姿百態」。江澤民一心要當一顆永不寂寞的政治人造衛星。

人造衛星圍繞著地球轉,江澤民也是。嘴裡講著各種不同的撇腳語言,揣上數以億計的美金,坐上他的豪華專機,全球東南西北各大洲到處轉。他的鴨掌子劃遍五湖四海。當然,由於南極洲太冷,不適合鴨子戲水,再者老江不會說南極洲語,無法跟那裏的觀眾——企鵝溝通,所以沒去登岸。但這並不影響老江在媒體面前做秀撈資本。

江戲子幕前幕後吹彈拉唱跳講,樣樣在行。尤其善於做單口相聲秀——堅決要求政治局裡的人統統讓開,一是他能更好的淋漓盡致的發瘋,二是突顯「核心」角色,所以,只要江澤民不進三零一高幹醫院搶救,在中央電視臺三十分鐘的新聞報導裡,大陸人民保證能免費看到不少於十五分鐘的江澤民的各種接見秀、會見秀、宴會秀、視察秀、講話秀……當然江本人也是相當拼命和賣力的,為了能名揚海外,不但努力爭取到各國登陸,常常在西方記者面前「爆料」,或亢奮過度偶露猙獰(對香港年輕女記者咆哮怒吼)。

十多年前,江澤民那張光溜溜的、沒有一點男人相的老太婆臉,對於國際新聞媒體和大陸人民對來說是相當陌生的。可是默默無聞的江澤民爬上了領導人的位置上,馬上就採取造星行動——在一個有國際媒體參加的新聞發佈會上,江澤民說他看到西方的科技很發達,可是人們仍舊上教堂,包括許多年輕人,人們讀聖經,讀佛經。他對此感到不解。接著他「十分認真」地透露:他準備要好好研究聖經佛經。云云。那場秀,使剛從黑箱裡鑽出來露臉的江澤民博殺記者們不少膠片底子。

以無神論者標榜的中共黨的總書記(那時江澤民只有黨總書記一枚印章,尚缺兩枚還沒搞到),破天荒說要研究聖經佛經,國際社會被驚嚇得合不攏張大的嘴巴。當然那時沒人知道江澤民是五十年代的老資格的蘇俄克格勃。(曾經有資料透露俄國培養一個潛派他國隱藏的克格勃需要四到六年,直到那個克格勃被訓練成和潛伏地的當地人一模一樣才合格畢業。江澤民生在中國,訓練起來就省事多了,所以一年就師滿合格「光榮歸國」潛伏下來了。)當然那時也沒人知道江澤民不但是鎮壓民主的急先鋒,而且還是堅決擁護並積極出謀劃策參與鎮壓六四學生的幕後劊子手、踏六四學子的屍骨爬上總書記位置、是六四慘案的最大受益者。所以聽到江澤民那番「真誠」的表白的大陸知識分子,壓抑不住在內心深處偷偷地「狂喜並給予無限希望」,希望這位雖然沒喝過洋墨水但吃過一年俄國土豆加牛肉的總書記給中國人民帶來民主的曙光;那時,沒有人知道江澤民是戲子不是君子,那旦旦的誓言,其實不過是一場露面脫口秀而已,是江澤民「造星」運動的開始。

十多年來,到處登臺做秀的政治明星江澤民,大概早就忘記了那場「研究聖經」的陳年老「秀」了。然而我卻一直在等待江澤民報告「研究聖經」的結果。今年初,老江在《華盛頓郵報》採訪秀中,忽然爆出他不相信共產主義了。難道這是他十多年來研究聖經佛經的結果?非也。不相信共產主義並不等於就相信神佛。不信神並不等於不想當神。江澤民的思想,已經從當「人造衛星」飛躍到當「神」。我方才恍然大悟,原來近幾年來,大陸已經開展了一場轟轟烈烈的造神運動。

五十多年的共產運動,大陸人民被整得什幺也不信,連自己的眼睛看到的都不信,信神的人就更少。江澤民雖然不許人民敬天畏神,自己卻時時刻刻想當一言九並鼎的神。別看他魔下號稱有六千萬黨員,可是在重利輕義的年代,人人爭當能夠抓到老鼠的好貓,中共產黨員們崇拜的是財神不是他江澤民。一心一意要模仿毛澤東成為當代中國的「人造神」的江澤民心急火燎。他迫不及待不斷地拋出:三講、三個不、新三句、三個可能、三大不確定因素、講三好等,直至最近大肆吹捧的三個代表理論。然而,早已厭煩了造神運動的大陸人民,無論江澤民怎麼賣力上唱下跳,人民還是把目光和心思集中在掙錢養家糊口——被共產了幾十年,人民只要能吃上飯,能活命就心滿意足了,造神不造神,於民無關。正當江郎才盡之時,江澤民在師爺曾慶紅和江家軍大保鏢羅幹(公安武警實質上是江澤民一手建立起的江家近衛軍,而羅幹是主管該系統的領導人)的協議下,找到一個靶標——法輪功,一個民間氣功健身團體。

當年毛澤東利用「破四舊」發動文革,造出了「不落的紅太陽」。經過數月的精心準備,江澤民號召全國人民開展「三反」,繼而發動鎮壓法輪功運動。選中法輪功作為靶標,主要是江澤民認為法輪功講「真、善、忍」做好人,快刀殺人好下手,可以最快實現自己的目的——六四事件他踩著無辜學生的屍骨當上了總書記,現在他大刀砍向修「真、善、忍」的好人,再把帶血的刀指向每一個中國人,看還有誰敢不把他捧上「人造神」的牌位。於是,江澤民不惜動用國家機器,對一個沒有組織的民間健身團體,用盡的集人類歷史上無所不用的凶殘手段,包括造謠誣蔑、非法抓捕關押、使用酷刑打死、燒死、滅絕人性的體罰、輪姦女法輪功學員、無限期關押、強行洗腦、剝奪法輪功學員的工作、學習、生存權利等等,狂叫「三個月內徹底消滅法輪功」。可是法輪功不但沒有被他搞掉,相反,他們在史無前例的殘酷的迫害中,以驚人的忍耐、祥和、善良,堅不可摧的意志,打動了世界各國的各個階層的人民的心。江澤民非但成不了神,反而因其暴政得到一個被國際社會譴責的臭名聲——「人權惡棍」。

當然,由於中共專制統治,大陸國家媒體是專門為中共統治階級服務的,是共黨的喉舌,是把江澤民吹捧成「人造衛星」的工具,所以,儘管江澤民在國際上是人權惡棍,但是大陸的所有媒體在江澤民強權高壓之下依然毫無生機但氣勢洶洶地進行著「造神運動」——強迫全民講三講,將學習三個代表理論、七一講話。

坐在中共黨總書記、國家主席、軍委主席三個坐墊上的江澤民,聽著那些肉麻虛假的頌歌,大概像一個吸足了海洛因的癮君子一樣,飄飄然忘乎所以——從此蛤蟆變王子,神了!

事實上,在大陸人民心中,中共喉舌造出的江澤民,乃是一個即將被永遠釘在人類歷史恥辱柱上的「瘟神」——「認真學好江三講,一講就是:江宰民,二講就是:江宰光,三講就是:江宰凈,高舉三個代表的偉大旗幟,就是要把老百姓給宰光宰凈,從此共產黨的天下才能徹底的太平」。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