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東惡警在羅幹的指使下瘋狂製造血案
 
2001-8-21
 
【人民報消息】右圖為法輪功學員劉愛琴被摧殘後的大腿照片,這是江澤民政府迫害善良民眾的鐵證。

俗話說:「親不親故鄉人」「兔子不吃窩邊草」, 山東人羅幹不但吃窩邊草,而且還吃窩裡草,媒體報導,慘無人道的羅幹多次前往祖籍老家蹲點,直接具體地指使惡警摧殘、虐殺修佛修道的老鄉。他每去一次,山東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就升級一次。

受害者劉愛琴,25歲,未婚,原山東壽光磷肥廠職工,因堅持修煉法輪功,被非法開除,6月初被警察毒打重傷。一個善良的中國女孩,怎麼也想不到如此的殘忍會降臨到她的頭上,她用自己柔弱而又堅強的身軀承受了這一切非人迫害。

據《新生》報導,王蘭香,女、60歲左右,山東省壽光市孫集鎮馬家村人,2001年6月7日在濰坊壽光市看守所被迫害致死。

李銀萍,女、37歲,山東省濰坊市畜牧局職工,2001年6月7日在濰坊壽光市看守所被迫害致死。

2001年6月4日上午,劉愛琴、王蘭香、李銀萍等十幾位法輪功學員在山東濰坊地區壽光市孫家集鎮馬家村的一位學員家,被壽光公安局無故抓走,惡警們竟無視街上圍觀群眾的指責,光天化日之下,象土匪一樣當眾撕掉學員的衣服暴打,被強行帶到孫集派出所內曝曬一天,被帶上手銬不許說話,遭到嚴刑拷打。 羅幹說要鎮壓黑社會,惡警的行為已經告訴百姓,中共的執法部門就是最黑的黑社會。

6月4日下午,在孫家集鎮派出所裡,惡警狠抓劉愛琴的肩、大臂,弓起指頭敲她的額頭、耳光一個接一個,從屋裡到院子裡,肩和大臂已是黑紫一片,額頭鼓起一個大包,嘴唇腫脹。

當天晚上法輪功學員被送入壽光市看守所。幾天後,看守和犯人將6個法輪功女學員關進禁閉室,鎖在鐵椅子上,用鐵鏈子鎖住她們的腿和腳,過了一會兒進來一群看守,暴徒們用皮鞭、內有鐵芯的皮棍、電棍殘酷的毒打著她們,劉愛琴雙臂痙攣,呼吸急促,腦袋無力的垂著,後背、咽喉、前胸、乳房,電棍所到之處的灼疼,使她忍不住慘叫;不多久,學員李國俊渾身抽搐,但它們說她假裝,撲過去亂打一陣後把她擡走了;學員王貴榮被電得東倒西歪;李銀屏,一個年輕的女同修也被脫了上衣,惡徒還說要電她下身。整個禁閉室,法輪功學員們的慘叫聲,惡警們的狂笑聲混成一片。

這就是我們所愛的祖國母親嗎?這就是羅幹晉級升爵的資本嗎?大家都知道在十六大上羅幹即將從中共的政治局委員高升為政治局常委,他必定是有卓越的功績才可以提升,原來殺人和指使鼓勵他人殺人的民族罪犯在中共裡是英雄,怪不得胡長青說「中共最多長不過十年就得垮臺!」

6月6日下午,學員向看守所反映無罪被抓的情況,要求釋放時,被看守所的惡警們拖到走廊上拳打腳踢,並用膠皮棍毒打,打完之後把其中6人綁在專門對犯人用酷刑的鐵椅子上,用鐵鏈子鎖住她們的腿和腳。晚上,以所長和王隊長為首的邪惡之徒們喝了酒之後,對這6個被綁在鐵椅子上的學員,再次施行慘無人道的瘋狂迫害。

邪惡們拿來了橡膠棍和電棍,五、六個邪惡對付一個學員,先扇耳光,之後一個邪惡拽學員一支胳膊反擰過來,還有拽著頭髮的,輪流用橡膠棍往學員身上、腿上猛抽、猛打,滿口污言穢語,惡毒地打學員,橡膠棍被打裂了三次,中間的鐵芯脫落出來,它們就又換上新的橡膠棍繼續毒打,同時用高壓電棍進行電擊。學員被打昏迷了,它們就用涼水潑醒之後再打,慘無人道的瘋狂迫害持續了三、四個小時之久。

其中一位30多歲的年輕女學員拒不配合邪惡的要求,被他們撕光了衣服,打得全身黑紫,沒一點好地方,被打暈幾次,涼水潑醒之後又用電棍電擊,痛苦的喊叫聲震驚了整個看守所的在押人員。就是這樣,惡警們仍不罷手,其中一個喪心病狂地說:「把你們弄到屋裡弄死算了,我們把你輪姦了!」 流氓無賴執法哪裏有良民生存的空間!

這時,女學員已開始吐血,它們根本不管,繼續毒打、電擊,其邪惡程度令人髮指,就如地獄的惡魔一般。邪惡們打累了之後,還說明天接著來。學員們被鎖在鐵椅子上一整夜,被迫害最嚴重的這位女學員不停地嘔吐,直到早上5、6點鐘,已處於昏迷狀態,脈搏全無,其他學員見這種情況,叫看守所的看守們來看一看,它們根本不管,還說「死不了,怕什麼」。後來看實在不行了,它們才把她送到壽光人民醫院搶救,並派便衣嚴密看守,該學員直到7日下午仍未脫離危險。

王蘭香、李銀萍終於因為要煉法輪功而被壽光看守所的警察打死。

奄奄一息的劉愛琴被送進醫院,檢查結果為尿血、低血壓、脫水,然後從腫脹的大腿抽出一灘灘黑色的淤血,幾天後又強行做溢流手術、腿上掏了兩個大窟窿。 一天早上,十多個暴徒將她按在床上,給她打了一針,片刻,就什麼都不知道了,下午4點醒過來,發現大腿已被做了植皮手術。 暴徒們派了十幾個人24小時值班,並用報紙封住了病房的門玻璃。近2個多月後,劉愛琴奇蹟般地逃出了醫院,否則今天我們是看不到這張中共暴行的真實證據了。

山東壽光看守所還對外宣稱,被打死的兩名學員是餓死的,而且還嚴密封鎖消息,瘋狂搜捕知情的學員,要把他們關押起來,堵住他們的嘴。 自99年7.20以來,到底死了多少法輪功學員,沒有人知道。有些打死後就毀屍滅跡了。為什麼這些惡警會有恃無恐呢?因為最上面有江澤民不簽字的手諭:「打死白死算自殺」,羅幹親自坐鎮指揮指導,越瘋狂的越光榮,如馬三家的魔頭蘇境竟然從北京領回五萬元打人賞錢,下面這些流氓人渣怎能不殺人眼紅。

殺人不償命還有賞錢,這就是中共政法委員、未來中共政治局常委羅幹制定的黑社會法律。悲哀啊,這就是當代的中國!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