急件!给江泽民同志的一封信
 
2001-7-27
 
【人民报消息】

江泽民同志你好:

我是有着60多年党龄的老党员,对党和人民有着深厚的感情。我知道您日理万机,但却很少有机会亲自体察民情,因此特别请您听听我的肺腑之言。如您确实没工夫亲览,可请秘书或宋(祖英)小姐念给您听(不要紧的,如有生僻字我一律标注拼音)。

首先说点您爱听的。奥运的申办成功消息传来后,真是举国欢腾,欣喜若狂。当时我就说,感谢党中央,感谢江主席,在党的正确领导下,我们才能不仅有吃有喝,而且还有资格举办奥运。不夸张地说,毛泽东他老人家当年站在天安门城楼上宣告“中国人民从此站起来了”都没有您那天那么风光,彻底的是扬眉吐气。

奥运的申办成功再一次证明了“有钱能使鬼推磨”这千古不变的真理。您慷慨的拿出230亿刀乐(DOLLAR)死办奥运,而且承诺如果亏损由国库承担,如有盈利则作为奥运基金。这是任何国家都办不到的,哪个国家政府从老百姓口袋里掏钱那么方便呢?这正体现了社会主义的优越性。想当年号称世界首富的米国在办亚特兰大奥运会时抠得要命,把米国人民的脸都丢尽了。

不仅如此,您这次出访,每到一地都要主动送上几百万刀乐死不等的“无偿援助”,体现了您国际主义的高贵品质和“锦上添花”的优良作风。但是有些不开眼的家伙就是老爱说三道四,说什么国内几千万下岗职工,几千万温饱线以下,几千万失学儿童,还有连续不断的火灾、水灾、旱灾、雹灾,说什么江泽民对内腐败昏庸,对外丧权辱国,江泽民应该叫江炸民,(或者江诈民、江榨民),还有叫您江贼民的。对此我总是义愤填膺,你失学下岗闹灾难道是江主席的错吗?凭什么要江主席出钱?谁让你们没有早点解放思想、转变观念,学好“三个代表”、“七一讲话”。

再反映一个关于法轮功的问题。两年来您一直不懈地坚持对法轮功的斗争,从城市到乡村,从军队到地方,从天山脚下到东海之滨,从北部边陲到南海明珠,只要有炼功人的地方就有“610”的影子,只要有人坚持“真善忍”就有皮鞭和电棍。两年来您累瘦了,坏死病也不能使你改变初衷。天安门自焚事件使斗争达到了白热化,有人说那次自焚是您亲自导演的,我就是不信,这么点事还要劳总书记大驾么?罗干他们还办不了吗?罗干同志我了解,他这个人有能力,有才干,一个人顶一万个,要不怎么叫“罗干”呢。当然,他比您可差的多喽。

最近又发生了几起“自焚案”。怎么又是“自焚”呢?他们也不觉得无聊,连老百姓都开始不信了,也没有新鲜感了。大家都觉得堂堂一个13亿人口的大国怎么老拿俗套子糊弄人。其实想不俗也不难。比如拍这么一个惊险片,片子开头是一个60多岁的老太太在闹市区贴了一张“法轮大法好”的传单,然后迅速逃掉。镜头一转,远处尘土飞扬,鸡飞狗跳的跑过来80多个手持手枪、电棍、木棒的警察,穿着便衣,一律黑色T恤衫,上面印着“610”、“三个代表”或江主席头像,一看就是咱自己人,演出开始啦。整个破案过程既复杂又惊险,扑溯迷离,疑窦丛生,再加上一些惊险火爆的打斗场面,在地上、空中、水中展开声势浩大的追捕活动,最后终于把那位法轮功老太太捉拿归案。片子随拍随放,一天一集,保证好看。这件事交给CCTV去渲染好了,相信一定不会让人失望的。

解决法轮功问题之所以如此旷日持久,我想还是从根子上没有解决好政治纲领问题,正如您“七一讲话”所说,马克思理论已经过时,我们党应该重新考虑新时期的政治纲领了。他法轮功不是有“真善忍”吗,我们就要“假恶暴”,我觉得这样一个政治理念既符合我党特色,又反映我们旗帜鲜明、立场鲜明与法轮功战斗到底的决心。更是我们长期斗争的经验总结,是我们从一个胜利走向另一个胜利的有力保证。

我今年已经80岁了,老眼昏花,苟延残喘,废话连篇,虽然时日不多,但总想为党多做点贡献,以上建议不知妥否,请江主席明察。

祝江主席身体健康,争取活过今年。


一个忠诚的老党员
于2001年7月26日

 
分享: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励和支持。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PayPal在线支付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