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產絕招:中共屠宰犯人出售人體器官 (四之三)
 
2001-7-2
 
【人民報消息】中國勞改營成為經營死囚器官的公司

中國勞改制度的強迫勞動一直是這個國家經濟快速發展的一種財源。對犯人的懲罰並不一定隨著那一槍擊中犯人的後腦而中止。犯人的家屬被迫支付那子彈的錢。在不到二十年以前,一種抑制免疫系統從而可防止接受器官移植者的身體對新器官排斥的藥物CYCLOSPORINE被引入中國,然而,就在這麼短的時間內,中國的勞改營已轉變成為經營死囚器官的公司。

魏京生,這位哥倫比亞大學人權中心的人權推動者,在1998年6月4日的美國眾議院的國際關係委員會和政府改革監督委員會聽證會上作證時說,當他身為死囚犯時,一個衛兵告訴他,「幾乎沒有例外。先給犯人打麻醉,就像殺豬一樣……我們用布把他們包起來,再把他們帶到行刑的地方。無人在乎他們是活著還是已經死了。」

而且,魏先生還說,他通過一位二十歲的同獄死囚犯人的合作,證實官方違背犯人的意願摘取器官。那位姓張的年輕犯人與魏約定,假如他看到配有摘取器官裝備的醫療組在等著他被執行死刑時取他的器官,他就大喊:「我沒有病,我不需要醫生。」假如沒有看到這些情形,張就像其他被處死的犯人那樣喊叫。

經過了一長段時間的沉默,張傳來了信息。「我第一個反應是滿足感,知道這個證據已證實了官方非法摘取器官的事實。但這種感覺馬上就被另一種感覺代替了。」魏先生對國會的委員會說,「我第二個感覺是心頭非常沉重,明白這位年輕人用了他的生命記錄了一件難以置信的罪行。假如我沒有機會把這罪行告訴別人,假如我沒有機會爭取制止這種罪行的繼續,那麼,我必須向這個年輕人道歉。一直以來,我深深體會到這種責任感。我們必須制止這種惡行。」

吳弘達在勞改營裡度過了19年,他也曾在國會作證。他的勞改研究基金會指出,槍擊犯人的子彈的用法反映了器官的市場:槍擊頭部,說明肝臟有人要,槍擊胸部是因為需要眼角膜。國際大赦組織也報導一種在中國已得到接受的毒藥注射方法可用來處死犯人而不致傷害關鍵器官,也可用來模糊生和死的界限。

他們給年輕的不吸煙的囚犯作血檢和醫療檢查來評估囚犯的器官是否與正在到來的病人相匹配,調查員解釋道,法院再隨後確定行刑的日期。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