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領館抓壯丁談談海外華人警惕被中共利用
 
醒世人
 
2001-7-1
 
【人民報訊】光桿司令不可能獨自打天下,帝王統治術要義在「利用」二字,越王勾踐用夠了謀臣文種和範蠡,滅吳復國。範蠡聰明逃得早,憨直的文種滯留被殺。漢高祖劉邦沒有韓信,打不敗項羽,勝利後一連氣殺了三個同盟者:韓信、黥布和彭越。歷史上留下「飛鳥盡,良弓藏;狡兔死,走狗烹」的古訓。

  利用人最高明的,集古今之大成的要數共產黨,其學說邪謬而手段精到毒辣。列寧提出的統戰策略,要利用那怕只有一分鐘的同盟者,集中打擊當前一個孤立之敵,所以同盟軍總是浩浩蕩蕩,主要之敵滅後,再逐漸一一「各個擊破」,再利用新的同盟者,那怕有一分鐘利用的價值。集中打擊新的「敵人」。

  斯大林老奸巨猾地利用了中共獨打韓戰,把中美敵對牢牢捆住三十年,解除了蘇俄歐洲邊境的軍爭威脅,可憐中國一百萬少年娃娃當了炮灰。虎將林彪、賀龍、彭德懷等人賣命打天下,成功後一一剪除,下場皆極慘酷。共產黨拉攏、利用黨外人士的手段,被周恩來一語道破,即「求同存異」。即把共產黨專制目標隱藏起來,一字不提,叫做「存異」;尋找與黨外人士共同點,結成暫時同盟,叫做「求同」。五十年來外交,拉攏日本,援助第三世界,最後拉攏美國,抗拒蘇俄,今日又反過來與俄結盟,縱橫捭闔,極盡朝秦慕楚又打又拉之能事。皆此利用之手腕也。

  中共對海內外華人的共同點即,「愛國」二字,儘管毛澤東斥中國文化為「有虛無實」,大破四舊,秦磚漢瓦,古典文物悉皆砸爛,數典忘祖,獨尊馬克思列寧為萬世師表,文化祖宗。至今江澤民還以文明古國招徠外賓,掩藏其共產專政、警察國家,血淋淋鎮壓各派獨立宗教、政黨、工會、人權、民主組織、練功團體及正直學人之事實。五、六十年中共尚以中國共產面目拉攏各國共產運動左派,對抗蘇俄。至今卻把中國共產黨招牌掩旗息鼓,深深掩藏,唯恐引起各國及華僑對八九年六四血淋淋大屠殺的回憶,恐將再次臭遍全世界。

  江澤民策略是拉起愛國大旗,包住共產一黨專政之事實,處處以國家面目,代表中華文明禮義之邦之面孔,代表全球華人利益之姿態出現。

  什麼「廿一世紀「是中國人世紀呀!」,「偉大祖國是華僑後盾呀」,「正在懲治腐敗,整體在前進,經濟在騰飛呀」,中共尤其是政治思想工作行家,統一戰線內行。口號激動人心,與僑界交往給足面子,足以令人貪圖虛名,以身相許,從而反害自己及他人。

  繼上一波中共指示駐外使節掀起孤立臺獨、揭批法輪功高潮慘敗之後,中共又籌謀發起數番攻勢,美國紐約等地領館已露崢嶸。抓不足壯丁,竟以偷渡客濫芋充數,號稱幾百人「自發」集會聲討。

  上一輪興師動眾,何以慘淡收場?

  失道寡助也。公道自在人心。任你天大「愛國」擡牌也搬不倒一個「理」字,華僑愛國,並非愛共,尤愛真理。僑人愛國深具道德勇氣,素秉正義。

  對比雙方營壘,是與非、善與惡、正與邪,洞若觀火:

  一方頭頂導彈文攻嚇之下一人一票,民主選舉領袖,實現政黨輪替,經濟奇蹟遠非吹牛。一方若敢實行一人一票,立刻土崩瓦解,失盡民心,專靠暴力專人民之政,對民主自由視為洪水猛獸,「六四」血腥屠殺之後,對於民主自由四個字,國人噤若寒蟬。

  一方可憐兮兮只求自保,害怕並入中共魔掌,不敢提出以民主自由統一中國。

  一方劍拔弩張,導彈瞄準,武恫文攻,振振有辭,指害怕共產黨統治為無稽,一國兩制足可篤信,儘管中共地下黨組織早已滲控港澳。澳門回歸慶典中,鎮壓法輪功與中共一般無二。照樣厚著面皮,大吹「一國兩制」。

  另一方法輪功信眾只求心性修養,追求真善忍。皆守法良民,修德君子,慈祥老人。樂善好施、潔身自好、嚴於律已者比比皆是,傳布世界四十余國,處處有益道德教化,社會文明、安定,被全世界越來越多的人所認識與接授。贏得美國幾百城市褒獎,唯獨在其國內,蒙不白之冤,慘遭荼毒,殘害及千萬百姓及家屬,仍打不還手,罵不還口,堅持和平請願,已獲噬霞甘淌凇⒁樵迸當炊推澆碧崦?p>  而江澤民一方無視憲法、破壞法律及法定程序。北京公安部公然向全國公安介紹經驗如何裁臟陷害,把城鄉封建迷信活動罪證按在法輪功頭上,製造錄相,騙及全世界。國家主席、共黨頭子江澤民超越職權,一言以為天下法,大搞一言堂,先鎮壓,後立法,放出犯人,抓進好人,把全中國變成血淋淋的非刑監獄與人權屠宰場。城鄉私設公堂,各地公安幾十種非刑拷逼,聳恿犯人輪姦女學員或自己親自上陣,冰天雪地裸裎凍殺,剝指甲、釘竹簽,集中古今酷刑,殘虐無罪好人,拒絕國際調查,聲稱「人權最好」時期。對國際人權組織、反酷刑組織譴責,歐美列國抗議反唇相譏,死皮賴臉,死不認帳。只憑誘人市場,經濟利益,拉攏列國,封人口舌,獨裁腐酋江澤民,國際醜態畢露,國人皆曰:可殺。

  上一輪誣陷高潮,中共駐外使領館盡欺騙拉攏之能事,愛國僑領、學子、學人數人受害,出頭露面,按中共「一言堂」為賊張目,誣良為盜,助紂為虐而後真相大白,在華界威信掃地。中共利用過後,棄如敝履,完全不替人家設身處地著想。當年中共以「保家衛國」驅騙百萬青少年赴韓戰成了炮灰,那是在中共統治之下。今日在國外再想搜羅旅外華人作傳聲筒,應聲蟲,再向法輪功善良大眾鍛治人罪,恐非易事。

  姜太公釣魚,願者上鉤,乃憑有道。

  中共以無道伐有道,其可同日而語?失道者寡助,新一輪誣陷狂潮,足可予見其敗。

  美國僑領老前輩司徒美堂先生被中共利用到足夠,如今一字不提,若歷史上無此人。

  作家老舍被統戰回歸,被利用為中共作宣傳,寫了《荼館》《龍須溝》《方珍珠》《海瑞罷官》等力作,嘔心瀝血宣揚中共,利用盡矣,被紅衛兵暴打、侮辱,不堪忍受自殺於太平湖。詩人穆旦,金庸之堂兄弟(查良錚)自港回中國大陸,同樣含冤慘死。

  名藝人馬連良自港回歸,為中共演戲十餘年,先演《海瑞罷官》被利用反劉少奇。毛澤東宴請吃飯。同一齣戲,後又被毛澤東誣為替彭德懷翻案,以群眾專政狂毆後驚嚇致死。張學良將軍幸未投共,否則下場比楊虎城將軍更慘。其弟張學思將軍曾被利用為東北民主聯軍(第四野戰軍前身)副司令,文革中慘遭殘害,含冤自殺。

  中共對國人愛國心的利用,令人心寒,令人心痛,令人膽寒。

  中華祖先,耳提面命:「敵國滅,謀臣亡,飛鳥盡,良弓藏,狡免死,走狗烹。」面對中共外交人員的抓壯丁,上賊船,加入戰團的笑面邀約,華人不可不慎乎!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