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亡在向中國共產黨招手(1)
 
2001年7月1日發表
 
【人民報消息】「社會主義好, 共產黨好」, 「沒有共產黨就沒有新中國,」這些爲幾乎全體中國人所熟悉的歌曲再次迴盪在神州大地的上空。 但是, 在中國共產黨的80年裏, 中國人民經歷了無數的戰爭、 運動和災難, 承受了巨大的犧牲和痛苦。 今天他們對黨的認識發生了很大的變化。

中國共產黨可以說是世界政黨中的一個獨特現象。 它在自己80年的漫長曆史中,曾經動員和吸引無數的仁人志士爲之奮鬥, 而又無情地整肅了大批忠誠的黨員; 它曾經指揮億萬民衆戰勝了對手的幾百萬軍隊, 而對自身腐敗的錮疾一籌莫展; 它明明只是一個政黨, 卻宣稱自己代表全國所有人的利益; 它舉着無產階級先鋒隊的旗幟走入世界, 如今卻掌控着國家的全部資源和財富; 它曾經以爭取民主自由爲己任, 但如今又不惜一切要控制國民的思想言論; 它仍然聲稱以共產主義爲奮鬥目標, 但搞的卻是資本主義。

*共產黨已背叛了自己的理想*

80年來,中國共產黨彙集了多少人的愛與恨, 耗費了多少人的青春與活力。每一個追隨它,關心它的人都有無限的感慨。老黨員楊傑女士1938年參加中共地下工作, 1946年入黨。 這位已經八十多歲的老黨員說, 經過八十年的奮鬥,中共發生的一大變化就是有「數字很大的黨員不符合要求」, 實現共產主義, 或者「大同」還是非常遙遠的事情。中國蘇州一位姓朱的中層幹部並不像楊傑那樣對黨感到相當的失望。他說: 「一個黨在成長過程中, 總有一些不完美的地方, 甚至出現一些錯誤。 但它能夠看到自己存在的問題, 看到自己的過錯, 勇敢地承認了, 改正了, 我就看到了它的希望。」

朱女士長期從事經濟工作, 55年前入黨, 她說, 自己當年入黨, 是出於一種樸素的感情, 認爲是黨帶給了自己好的生活。 在談到黨所犯的錯誤和腐敗問題的時候, 朱女士採取了諒解的寬容的態度。「我是1946年,自由民主學生運動中間反對國民黨的一個黨一個領袖一個主義時參加共產黨的。」

阮銘曾經擔任中共中央黨校理論研究室主任, 現在是臺灣淡江大學教授。阮銘46年入黨, 83年被開除黨籍。他在對比自己入黨時的抱負和黨的現狀時情緒顯得有些激動。他說:「 現在江澤民的共產黨背叛了自由民主這個理想, 變成獨裁的黨。當時蔣介石, 我們說他是獨裁, 現在江澤民比蔣介石還要獨裁100倍。」阮銘對共產黨的強烈批評,主要是針對中共對個人包括言論的全面控制。拿現在和70年代末80年代初相比, 阮銘認爲中國的自由是減少了, 而不是增加了:「那時候, 我們這些人都可以發表文章。 示威遊行, 胡耀邦說, 此起彼伏也沒有關係, 我們通過改革可以解決。 現在什麼都要打擊, 比70,80年代鄧小平, 胡耀邦和趙紫陽時期比, 自由度是多了還是少了, 顯然是少了。」

*黨已不是從前那個廉潔 朝氣蓬勃的黨了*

理論家王若水也象阮銘一樣對黨風惡化感到非常失望。 王若水是1948在北京大學上學期間祕密入黨的老黨員, 這位前人民日報副總編輯在80年代反自由化運動中,因爲堅持人道主義在社會主義理論中的中心地位,被中共開除了黨籍。王若水對失去言論自由有着特殊的感受。他回憶說,當年他入黨就是因爲黨提出的爭取民主自由的口號深得人心, 相信革命一定會給中國帶來富強, 民主和自由: 「建國初期的共產黨和現在的共產黨是大不一樣的。那個時候的共產黨是向上的, 廉潔的, 黨員和幹部工作都很勤奮, 由於黨風好, 整個社會風氣都變好了。人們都從現實生活中感覺到, 解放前和解放後,是兩個截然不同的時代, 解放前是舊社會, 解放後是新社會, 可是現在我沒有這種感覺了。看不出新社會有多新, 舊社會的所有骯髒, 醜惡的東西, 新社會全都有, 連黨也變了, 不是從前那個廉潔、朝氣蓬勃的黨了。」

王若水身患癌症已經三年, 在病中,他不斷思考中共走過的道路, 對自己奉獻出一生最好年華的黨的前途憂心忡忡。他在接受美國之音採訪的時候,提出了這樣一個問題:「1948年, 共產黨28歲生日的時候, 毛澤東寫了「論人民民主專政」, 說, 一個政黨也和人一樣, 有它的幼年, 青年和老年。 那時候, 我覺得, 黨就象28歲的年輕人, 朝氣蓬勃, 也成熟了。 現在共產黨已經80歲了, 已經成爲擁有6千萬黨員的空前龐大的黨。 但我覺得黨老了。 一個人老了, 就可能變得頑固守舊, 不能適應時代潮流, 改變自己, 黨也是這樣。」


 
分享:
 
人氣:8,832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捐款和支持!
 
       

 
 

 
 
人民報網站服務條款
 
反饋信箱:[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