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染病不是因为传染造成的
 
2001-6-23
 
【人民报消息】中国现在出现了很多水灾、旱灾,有些地区发生了怪病、出现了怪虫。大家都知道在这些灾害之后会有瘟疫发生,可是历史的记载告诉我们一个奇怪的现象:传染病不是因为传染造成的,就象在法轮功受迫害之际,贪官判刑不是因为贪污造成的。

最不可思议的是本报近日报导的南京市大厂区检察院副检察长耿长太累计收贿人民币才5千元整就被判决有期徒刑一年;杭州市长叶德范受贿九万元人民币被判处有期徒刑6年。 黄石市市委书记、市长、市人大常委会主任、62岁的陈家杰,今年2月12日,被省检察院批捕。据检察机关指控,陈累计收受的贿赂连金饰、彩电等物品都包括进去才折合人民币10万余元也被判处有期徒刑6年。

现在中国的官还有几个干净的?若是受贿五千元、十万元就被判刑,那可就不是“隔一个枪毙一个”的问题了,说不定得统统枪毙。

看来这些人除了表面上贪了点钱以外,还有其真正的原因所在。请读者们继续观察一件事:凡是现在遭殃的是不是有一个共同的理由:反对法轮功。

下面,我们转载郑芳女士在正见网发表的文章「西方传染病流行中的异常现象 」来说明我们的观点:传染病不是因为传染造成的;在法轮功受迫害之际,贪官判刑不是因为贪污造成的;天灾人祸是人自己造成的。

西方传染病流行中的异常现象

传染病,顾名思义,是在人与人,或人与动物的接触中通过呼吸、体液、血液等途径传播的疾病。一个人是否得传染病,似乎取决于这种疾病的流行程度,染上就可能得病,染不上就不会得病。

在洲际飞行普遍的今天,全球性流感传播似乎并不奇怪。但在飞机发明之前很久就曾爆发过全球性流感,并在全球许多地方几乎同时爆发。例如,1918年西班牙流感,在很短的时间迅速传遍全世界,不到一年就造成4千万人死亡。在运输工具落后的过去,它是怎么迅速传播的呢?

本文搜集了西方传染病流行中出现的一些“异常”现象,这些现象都不能用传统的接触传染理论来解释。

修炼法轮大法的人知道,病由业力所致,所以一个人得病与否,并非取决于他是否“幸运”地没被传染上,而是与他自身的业力有关。该得病的,待在哪里都逃不掉。不该得病的,即使接触了病人,也不会被传染上。

天报应人的时候,绝对没有任何偶然。

(1)在相隔遥远的地域几乎同时爆发

1918年的第二次全球性流感于9月2日在美国麻省开始传播,在很短的时间内传遍全世界。这次流感的传播方式不同寻常。一方面,相距遥远的美国波斯顿和印度孟买在同一天爆发流感。众所周知,在1918年,没有人能在一两天内从麻省到孟买,也没有什么飞禽走兽有这样的能力,连风都不可能以这样的速度沿此路线吹过去。另一方面,流感经过3个星期才从波斯顿传到纽约,而这两个地方来往频繁。

(2)在人口稀疏的地带迅速传播,而在这些地方人与人的接触极少

1948年,意大利的撒丁岛发生流感,在远离居民区的乡下,一些牧羊人长期居住的地方也发生了被感染,而且和距离他们最近的居民区同时发病。
1918年11月和12月,一场致命的流感席卷整个阿拉斯加州。阿拉斯加州的面积比德州大2倍多,但只有4万5千居民,地广人稀。当时正值冬季,由于冰雪,人从沿海进入内陆基本是不可能的。

(3)一些地区或人,尽管已接触传染源,却能保持不被感染。

1918年的流感传播中,位于大西洋中部的St. Helena得以幸免,尽管来往的船只都在那里停留过。

澳洲直到1919年2月10日才在悉尼爆发第一次流感。在这之前,来往于被感染区域港口的船只都曾靠岸,并且在大洋中部其它地区也发生过感染。

公元540年古罗马的鼠疫流行中,有以下纪录:“……也有一些人甚至就居住在被感染者中间,并且还不仅仅与被感染者,而且还与死者有所接触,但他们完全不被感染。还有人因为失去了所有的孩子和亲人而主动拥抱死亡,并且为了达到速死的目的而和病人紧紧靠在一起,但是,仿佛疾病不愿意让他们心想事成似的,尽管如此折腾,他们依然如故”。

(4)不同寻常的传播速度和范围

1991年1月31日,在利马北部的海岸开始流行霍乱。两个星期中,它沿着秘鲁海湾推进了1200英里,象野火一样蔓延。一个月内就感染了7万人。2月28日,到达厄瓜多尔,3月8日到达哥伦比亚,4月16日到达智利。4月22日,传入巴西内陆。霍乱病菌在体外只能存活很短时间,因而只能通过人体传播的。它在南美的迅速传播--两个星期1200英里的速度--意味着带菌者必须在大范围内迅速活动,通过粪便和各种水源传播给成千上万的人。

(5)在与世隔绝的地方,没有传染源而发病

在南美苏里南的一个印第安部落,长久以来就与世隔绝。与携带脊髓灰质炎病毒的人接触几乎是不可能。但这个部落却有脊髓灰质炎发生。另一方面,实验证明,将脊髓灰质炎病毒故意传入隔离的人群,它却不能传播开来,慢慢就消失了。

(6)相隔数世纪的间歇性爆发,在这期间,病原菌藏在哪里呢?

关于淋巴腺鼠疫的记载最早出现于公元前五世纪的印度。在公元一世纪,可能在叙利亚和北非爆发。但在公元一世纪与公元六世纪之间没有记载。公元540年,古罗马帝国爆发鼠疫,有一亿人死亡。在随后的八个世纪中,淋巴腺鼠疫似乎从地球上消失了。直到1347─1350年重新爆发。这之后到17世纪中期,有零星的小的传播。在后面的两个世纪中,它又销声匿迹了。然后于1894年在中国再次出现。那之后一直到第一次世界大战,它在印度造成一千三百万人死亡。

天花最早是在公元前11世纪印度的木乃伊上发现的。这之后,天花就从古代的医学著作中神秘消失了。公元初期它席卷古罗马。然后再次消失,直到公元六世纪又重新爆发。

人无德,天灾人祸


参考文献
1. Cogan, L.Peter; "Seasonal Peaks of Common cold Incidence and Sun-spot Activity." Cycles, 24:183, 1973.
2. Black, Francis L.; "Poliomyelitis in Isolated Populations," American Medical Association, Journal, 232:486, 1975.
3. Hoyle, Fred, and Wickramasinghe, Chandra; Disease from Space, New York, 1979.
4. Hoyle, Fred, and Wickramasinghe, Chandra; "Evidence from the Medical Annals, " Space Travellers, Cardiff, 1981, p. 109.
5. Hoyle, Fred, and Wickramasinghe, Chandra; "The Terrestrial Connection," Living comets, Cardiff, 1985, p. 97.
6. Hoyle, F., and Wickramasinghe, N.C.; "Influenza Viruses and Comets," Nature, 327:664, 1987.
7. Hoyle, Fred, and Wickramasinghe, Chandra; "Life-Force, New York, 1990, p.91.
8. Diamond, Jared; "The Return of Cholera," Discover, 13:60, February 1992.

 
分享: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励和支持。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PayPal在线支付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