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掌權五十餘年:也該有點統治者的風度
 
橫河
 
2001-5-30
 
【人民報消息】中共起家靠的是流氓痞子。正史已有很多專家在研究了,文章也發了無數。我就說些小故事吧。

「大革命時期」。毛澤東在著名的《湖南農民運動考查報告》一文中以極大的熱忱歌頌了這種極具破壞性的「痞子運動」,成為中共日後階級路線的基礎。

「恐怖分子頭子」周恩來。王明時期,中共工作重點在以上海為中心的大城市。周任中央軍事委員會頭子。那時沒有軍隊,中心工作是在大城市搞恐怖暗殺活動。滅顧順章滿門就是他的「傑作」。周後來在全國人民面前所表現的忍辱負重是被毛澤東修理出來的。不過他還是製造了文革中最大的冤案「五一六」事件。

紅軍時代殺AB團殺光了幾乎所有的中高級軍官,最終導致了大逃跑的「二萬五千里長征」是人所共知的了。人們不太知道的是,早期紅軍來源複雜,一打仗就有不少人當逃兵。紅軍子彈不足,抓住逃兵一律活埋以節約子彈。這是聽來自興國等前中央蘇區的朋友們說的,有的還是老紅軍的後代。

「陜北救了中央」。紅軍一路逃竄,不知該往哪兒跑。到了松潘,毛澤東方便時看到順手拿來當手紙用的一張舊報紙上有圍剿陜北紅軍的報導,立刻決定去陜北。邊走心裡邊打鼓,報紙是一年前的,不知這紅軍還有沒有了。橫下一條心,死馬當活馬醫吧。到了陜北才發現,這陜北紅軍還兵強馬壯的,正在清洗殺自己人殺得痛快呢。立即下令停止清洗,放了被關押的自劉志丹以下的幹部。人家是主,客人總得講個禮貌。在慶祝會師大會上,毛澤東親自表示感謝:「是陜北救了中央。」

「陜北救了中央,中央也救了陜北」。幾年後,借一次毫無軍事意義的東征除掉了劉志丹,通過整風制服了陜北的幹部,毛澤東換了說話的口氣,這次是:「陜北救了中央,中央也救了陜北」。當然,細究起來,這話也不算大錯。

「中央救了陜北」。又過了幾年,毛澤東坐了龍庭,這回說話時口氣可大不一樣了,一開口就擲地有聲:「是中央救了陜北」。

也有那不知趣的,寫了本書叫《劉志丹》,送給同是陜北紅軍出身時任雲南省委書記的閻紅顏徵求意見,誰知顏早已投靠了新主子,拿著書直飛成都去見李井泉,指著「陜北救了中央,中央也救了陜北」這句話說是「惡毒攻擊」,請李井泉向毛澤東告狀。李井泉尋思:毛是說過這話呀,沒答理顏。顏後來總算找了個機會直接告了禦狀。毛指著《劉志丹》這本書,說出了後來引用率最高的話之一:「利用小說反黨,這是一大發明。」

養精蓄銳,準備內戰。抗戰期間,中共一共打了兩個大仗:林彪指揮的平型關大戰,消滅日軍一運輸隊;彭德懷指揮的百團大戰。後者一直被批判,理由是暴露我軍實力。學黨史那會兒,就是通過這個才知道共產黨是不抗日的。毛澤東後來感謝日本侵略是幫助了中共上臺當是肺腑之言。

殺「漢奸」。村裡有個老貧農,59年把餓得到食堂偷東西吃的孩子吊起來打。憶苦思甜時痛訴被國民黨軍隊毒打的經歷,村裡人告訴我,他是冒充國民政府收稅官攔路敲榨被抓被打的,「要是在共產黨手裡幹這行,他早就被槍斃了」,村裡人如是說。就是這個老貧農,當年抗戰時是共產黨的積極分子,一次不幸被日本人抓去,可沒幾天又被放了,可能是查無實據,因為他並不隸屬任何抗日團體。就是這個不知道任何秘密的「外圍積極分子」,共產黨決定殺了他(後來他怎麼逃過去的我不記得了)。理由是,你能被放出來,一定出賣了什麼,一定是「漢奸」了。據說這是「常規處理」。要說日本人還真是少個心眼,其實抓住共產黨嫌疑,只要關兩天再放了就行了。只要他真是共產黨或和共產黨有關係,共產黨自己就會除掉他。

「再走一步就開槍。」日本投降後,共產黨統治了蘇北廣大地區。沒多久,國民黨打過來了,新四軍開始「大踏步的後退」(電影《南征北戰》),這下可苦了那些跟著共產黨瞎折騰的「地方幹部」,由於怕受國民黨報復,紛紛要求跟大部隊走。部隊不願帶,他們就跟著走。走到北面一處,部隊停了下來,對著跟來的地方幹部架起了機槍,「再走一步就開槍。」我所知道的,這些沒能跟走的除極個別的外,後來都去自首當了「叛徒」,再後來就在中共的歷次運動中被整。文革時我和這麼一位「叛徒」相熟,問他為什麼要叛變時他親口告訴我的。我為此特地找了當時還健在的其他「叛徒」和那批人中唯一沒有「叛變」的那個人核實過。那是七十年代早期,從此我再沒相信過共產黨說的話。

在農村時,經常聽老貧農憶苦思甜。一次,一個苦大仇深的老農來訴苦,講到傷心處,老淚縱橫,泣不成聲地說:「舊社會,我們日子苦啊,有多苦?告訴你們,那就和58年差不多了。」令我驚奇的是,在場沒有人對如此「反動」的言論表示不滿的。後來才知道,因為那個地區以前比較富裕,貧富差別不大,方圓幾十裡才有這麼一個赤貧,把他撤了,沒法完成「憶苦思甜」的任務,只好讓他「放毒」。再說革命成功後幾十年,人人都成了赤貧,大家都有同感,自然沒人反對(當然,他們也告訴我那人記錯了日子,最苦的應該是59年。因為事情起於58年的大躍進,大家就很自然的把賬記到58年頭上去了,那地方的農民對官方的說法都有自己的獨到見解,比許多喝洋墨水的還強)。我在至少兩個不同的省份聽不同的農民做過類似的訴苦。很多年以後,有人當笑話講給我聽這個故事,我告訴在場的人,這不是笑話,是很辛酸的真實。

要說在奪取政權時不得不用流氓手段還勉強說得過去,在掌權50年後的今天再靠痞子來鎮壓人民維護政權就毫無道理了。且看這次江澤民鎮壓法輪功,從一開始就表現出流氓地痞的本性。這在網上已有很多揭露,這裏只舉幾例。

4。25以後,中共一面加緊準備鎮壓,製造各種糾紛,一面興誓旦旦的說政府從來也沒有說過禁止練功大家不要聽信謠言。7。22鎮壓,「謠言」全都變成了真的。

逼人罵人比流氓更流氓。一般流氓自己罵人,中共流氓自己罵還逼人罵。為阻止法輪功學員上訪,很多地區在車站碼頭,北京在天安門廣場設關卡逼迫旅客遊客踩法輪功創始人的像,罵法輪功及其創始人,拒絕者勞教。古今中外無奇不有,如此大規模的在光天化日下以勞教懲罰不肯罵人者,江澤民為首今天的中共堪稱前無古人後無來者。

法輪功學員已有超過218人被中共警察和官員虐待至死,至今未見一例直接責任者承擔法律責任的,中共還大張旗鼓的嘉獎犯罪單位和個人,難怪當今中國大陸盜賊遍地,原來都是從共產黨這個榜樣學來的。

中共官員公開宣稱對法輪功學員要「政治上搞臭,經濟上搞垮,肉體上消滅」,「打死算自殺」。聽聽這還是人說的話嗎?

中共掌權已經五十多年了,也該有點統治者的風度了,怎麼還是這付「我是流氓我怕誰」的嘴臉?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