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稿照登:關於僵屍的幾點疑問和建議
 
2001-5-26
 
【人民報消息】註:蘭色字為引自「人民報」消息

這場鬧劇的總導演是曾慶紅。原因是:

1.僵澤民去安徽城鄉考察,新華社有必要在報導中以「中共中央總書記、國家主席、中央軍委主席江澤民」開頭嗎?!又有必要在提到曾慶紅名字之前加上「中共中央政治局候補委員、書記處書記、中央組織部部長」嗎?!

加這些頭銜是想要讀者或觀眾提個醒,江澤民和曾慶紅是幹什麼的(而其他隨行官員卻沒有,為什麼?),你們小老百姓別忘了。但,回想以前的報導,除召開大型會議,或什麼重要國事時,才將這些頭銜加上。到國內某地(即使是真的話),也沒有必要加這麼多頭銜。所以,看來這裏的「讀者」或「聽眾」絕對不是老百姓,而是別人——和曾慶紅有某種關係的人,與之有利益衝突的人——胡錦濤,可能就是一個。

2.另據新華社報導,5月20日朝鮮勞動黨總書記金正日會見曾慶紅(報導說它在安徽);

我到新華社網站又看了一下,日期又變成了3月23日。這是新華社5月22日發表的江給第三世界題字的日子。是巧合嗎?為什麼要把時間改了?

3.據新華社在「江澤民在安徽考察工作強調改進領導方式方法」中報導「5月17日至24日,江澤民和隨行的中共中央政治局候補委員、書記處書記、中央組織部部長曾慶紅,在安徽省委書記王太華、省長許仲林的陪同下,先後在黃山市、宣城市、蕪湖市、合肥市,圍繞黨的建設和「十五」期間經濟社會發展問題進行調查研究。」

這恰恰是曾的工作。這哪裏是江在考察,而是曾在宣傳他自己。

剛才安徽讀者來信揭發,安徽兩大報「合肥晚報」「江淮晨報」從5月17日至24日沒有任何一點關於僵澤民及其一行的新聞報導,人民日報和新華社更沒有報導過。這說明了什麼?一週以後補救有用嗎?這一週內中央發生了什麼事情?
如果僵澤民真去了安徽一週,官方媒體一定會跟蹤報導,過去只要僵澤民沒有送醫急救,每天的頭一條新聞都是它的秀,這是慣例,誰讓它愛作秀又佔著三位一體的位置呢?可是一週來沒有它的任何消息,而且沒有任何國家領導人的消息,整整一週,這可非比尋常!一週後消失的僵屍又出現了,官方媒體突然大肆炒作,好似一座被遺棄的死一般寂靜的廢墟突然鬧了鬼。

以前,江到國內某地去,一般都不作新聞追蹤報導,而是等江走後再報導。這是慣例。但當地的人,在江到來的當天,都能知道。因為此時,江所要經過的街道都要有警察「維持」。所以,請貴網號召安徽當地的網民們,調查一下,看是否知道。誰都有個親朋好友,問問當時作保衛工作的,比如警察。

另外更大的漏洞是,僵澤民鏡頭中,為了表示其真實性,有講話聲音和字幕說明,這本就不尋常,更刺激人神經的是,僵說:「我第一次到蕪湖……」,字幕上為「我第一次到巢湖」,後來僵又說到「蕪湖」,字幕上仍為「巢湖」,電視臺把所有的「蕪湖」都改為「巢湖」的用意為何?5月17日到24日僵澤民沒有去安徽!

無論蕪湖也好,巢湖也好,問問當地的網民就能知道。江是否在今年5月去過。

5月23日德國總理施羅德在德國柏林總理府會見到訪的中國財政部長項懷誠,並附有圖片(見圖);5月17日項懷誠參加上海國家會計學院成立儀式並發表講話。

可是我們在電視上確實看到僵屍去安徽有項懷誠陪同,財政部長有分身術嗎?同一天項懷誠到底是在德國見德國總理還是在安徽陪僵屍?答案只有一個:這不是今年5月的錄像,是以前的舊聞拿出來重放。

17日懷在上海,這到有可能。但23日又陪江,又在德國露面就太假了。德國不在安徽,更不在中國。也許坐洲際導彈,還有可能,但還有個時差。真叫人頭痛!

新華社和中央電視臺5月24日報導,僵澤民5月17日至24日在曾慶紅、項懷誠等人的陪同下在安徽城鄉考察工作,並登有照片。但新華社同時刊登消息,5月24日僵澤民在人民大會堂與委內瑞拉總統查韋斯舉行會談,莫不是人民大會堂已由北京搬到安徽農村,抑或僵澤民會分身術不成?這隻能說明僵屍沒在安徽。沒在安徽為什麼要特意編出國家主席到地方一週呢?該新聞為了達到什麼目的呢?總不能吃飽了飯沒事幹,拿老百姓開涮吧?

早上先考察,在坐專機回北京會談,編的沒有漏洞。問題是到一個省的鄉鎮要一週時間考察?以前,江到一地考察也就是兩三天,最多四天。別忘了,「五一」期間,江也「消失」過。到那裏去了?

另外,「人民報」報導這些天新聞裡任何國家領導人都沒有出來,新華社和黨喉舌人民日報、中央電視臺終於在一週之後趕制出這些漏洞百出的新聞,讓我們不由得想起「天安門自焚案」的醜劇,讓老百姓揭露得體無完膚。

一週是喉舌編劇本的最短時間了。

根據大陸某些新聞網提供的王進東自焚前後的照片,我們發現王進東自焚前的相貌特徵是臉頰消瘦、額頭有一黑痔、平額、小骨架,而自焚的「王進東」卻是大臉盤、寬而突的額頭,大骨架的胖子(見照片),由此可以懷疑兩者是否是同一個人。筆者懷疑有真假兩個王進東。http://www.renminbao.com/rmb/articles/2001/5/25/11459b.html

好好看看兩張照片,兩個人的耳朵,真的王是長耳朵,而假的是圓耳朵。

五月二十三日,北京人民大會堂舉行「首都各界慶祝西藏和平解放五十周年座談會」。與原來預期在「西藏和平解放五十周年」慶祝日前後,將舉行「中央西藏工作會議」相比,「首都各界座談會」的規格當然不可同日而語。不僅由會議性質決定規格不同,會議安排的出席者層級也不同。如果是中央工作會議,則中共中央最高領導人、國務院最高領導人都會出席,而「首都各界座談會」,則只要各方代表性人物出席即可。

但比較奇怪的是,這個座談會安排的出席者層級出乎意料之低。王兆國、曹志、阿沛·阿旺晉美和李貴鮮、王忠禹等人,分別代表中共中央統戰部、人大辦公廳和政協辦公廳、國家民委四個機構舉辦這個座談會,但代表中共中央出席和講話的,居然是羅幹。羅幹在國務院、中共中央書記處和政治局中,都有職務,又都是分管政法的,他來講話談「西藏十七條協議」和打擊藏獨等還可理解,但代表中共中央和國務院,出席原來高度重視的「西藏和平解放五十周年」這件大事,而在京的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卻不出席,真是蹊蹺。

在政治局七常委中,朱熔基才結束訪問行程回到北京,李鵬還在出訪行程中,既然僵澤民能上黃山玩,那重要的會議為什麼不出席,難道去安徽小鎮體察民情更重要?

李瑞環哪裏去了?為什麼這麼多天沒有他的消息?是與他不相干嗎?還是......?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